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電競運動員:睜開眼就得練

  3月11日晚,在北京24H齒輪場文創園的演播廳內,觀眾歡呼尖叫聲連連,還有粉絲亮起了應援燈牌不時揮舞。這不是明星演唱會,而是2019英雄聯盟職業聯賽春季賽的現場。電競運動員在臺上激烈角逐,大屏幕實時直播比賽畫面,調動著觀眾們飆升的腎上腺素。

  作為京東JDG電競俱樂部的主場,這樣的場景每週都會在這個演播廳內上演。和京城最熱門的籃球足球賽一樣,電競比賽同樣不缺乏粉絲捧場,他們也會花錢買票來到現場,為喜愛的選手加油助威。

  曾幾何時,打遊戲等同於“玩物喪志”和“不務正業”,後來終被正名成為官方力推的電競體育項目。人社部近日公佈的15種新職業中,電子競技員赫然在列。這份新職業,在電競産業鏈條中被推到了聚光燈下,成為行業爆髮式增長的縮影。

  隊員 每天訓練至少10小時

  三個小時的拉鋸戰尾聲,現場突然爆發出一陣長時間的高分貝驚嘆聲——在第三輪決勝局,JDG實現了驚天大逆轉,最終取得比賽勝利。賽後,JDG五位小夥子向主場觀眾鞠躬致意,參加完粉絲互動環節後,又趕緊來到媒體採訪區的現場。

  坐在最中間的ZOOM(張星冉),在去年的夏季賽常規賽中當選最佳陣容一陣上單(遊戲中的位置),是電競圈內備受關注的新晉明星選手。這樣高強度的比賽他早已習以為常,看不出有一絲疲憊。

  張星冉今年21歲,但已經有4年多的電競比賽經驗,選擇這份職業的理由很簡單——愛玩遊戲。高中時,他的遊戲天賦展露無遺,操作突出,排位戰績拔尖,便萌生了打職業賽的想法。是繼續學習還是打職業賽?他來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行行出狀元”,家人對他想從事電競職業的想法出乎意料地支持,他最終選擇簽約職業電競俱樂部。

  當愛好成為工作,“打遊戲”便失去了原有的樂趣,枯燥的訓練成了家常便飯。在位於順義的訓練基地,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外,只要睜開眼他就投入訓練,每天坐在電腦前至少十個小時,半個月才能休息一兩天。訓練之餘,張星冉喜歡看看電影、出門逛逛,“只要能不打遊戲就算是休息了”。

  社會 不再視為洪水猛獸

  隨著去年IG奪冠的消息刷爆朋友圈,圈外人對電競有了更多了解:電競職業不再是洪水猛獸,而是一份年輕人喜歡的正經工作,做得出色還能為國爭光。

  可多數從業者都曾經歷過身邊人的勸阻。電競圈知名選手Uzi曾透露,上學打遊戲時他常被父母從網吧抓回家打一頓,這種狀況直到俱樂部邀請他去打職業聯賽才得以改變。這幾年他終於感覺“喜歡的事情越來越被主流所認可”。

  這一代電競運動員,正經歷著行業的高光時刻:中國電競頻獲世界冠軍、電競項目入選雅加達亞運會、人社部“官宣”電競成為新職業……然而,外行人常將電競和玩遊戲混為一談,一度讓電競産業處於社會認知對立面,“不是正經工作”的質疑聲一直沒停過。

  “你不能期望一份職業能得到所有人的認同,但好的現象是電競的社會接受程度變高了。”張星冉看得很坦然。有賽事組織方也發現,廣告商的變化印證了行業受認可的趨勢:電競正得到汽車、食品等傳統行業的青睞,贊助商品牌不再只是設備部件和電子産品廠商。

  行業 人才缺口超20萬

  人社部最新提出的“電子競技員”概念,不只是坐在電腦前鏖戰的運動員。根據人社部給出的定義,電子競技員是指從事不同類型電子競技項目比賽、陪練、體驗及活動表演的人員;同時提出的另一份“電子競技運營師”新職業,説的是從事組織活動及內容運營的人員。一場電競比賽順利舉行的背後,需要這些工種的緊密協作。

  脫胎于遊戲,國內電競正向職業化、商業化、産業化的方向大踏步邁進,成為商機滿滿的新興産業。易觀數據預測,2019年,中國電子競技市場規模將達到1300億元;普華永道的一項調查顯示,電競已經取代足球,成為最具潛力的體育類增長項目。

  火熱的行情催生了更多人才的需求。據騰訊電競統計數據顯示,電競行業現有從業者5萬人,崗位空缺則已超20萬,到2020年缺口將擴大至50萬。

  不過,從“網癮少年”轉身職業選手,並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頂尖電競職業選手不過是鳳毛麟角,想從千軍萬馬的遊戲高手中脫穎而出難上加難,能拿到天價工資的選手只是極少數。完美世界教育研究院和伽馬數據(CNG)聯合發佈《2018年電子競技産業人才報告》稱,2018中國電競産業從業者平均月薪為11124.8元。

  電競業同樣吃“青春飯”,選手的運動壽命並不長,退役後的職業選擇成為一大難題,從相對封閉的行業環境抽身、跨入“外面的世界”挑戰不小。因此,真想把電競作為職業的年輕人,還得多思量。(記者 潘福達)

關鍵詞: 運動員;IG;Uzi;主場觀眾;睜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