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網上付費收聽達百萬次 線上銷售讓年輕説書人“升值”

  每週五、週六晚上,位於護國寺街西口的護國寺賓館都會聚集幾十位年輕人。這裡是評書演員武啟深、郭鶴鳴、鄭思捷、武宗亮常駐的書場。每週兩次的現場評書表演,雖然為他們積累了不少人氣,但卻幾乎沒有任何收入。支撐著這些年輕人繼續説下去的,不只是他們對評書的熱愛,還有一個新開拓的市場。

   上線,從溫飽到小康

  郭鶴鳴從小學藝,後入伍參軍,從北京某部隊退伍後,他又在天津的北方曲藝學校學習曲藝。原本在一家英語教育機構任職的武啟深,則是因為師父的要求而專心説評書。“長安居大不易”。對於這些年輕人,漂在北京還要專注于評書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是明星,沒上過春晚,他們説一場相聲或評書的演出收入最多不過二三百塊錢,一個月只有幾千元的收入,別説買房,就連租房都很難維持。

  不過,近幾年隨著線上市場的開拓,這種境況漸漸得以改變。在線音頻分享平臺喜馬拉雅的評書頻道,排在前面的都是袁闊成、田連元這些大師的經典之作。入駐平臺三四年的郭鶴鳴、武啟深、武宗亮等人在其中排名並不靠前,大師們動輒上億次的播放量他們也比不上,但每部書幾十萬次的播放量已經要比現場演出帶給他們的收入多得多了。平臺用戶付費下載音頻,收入由平臺和創作者按比例分成。郭鶴鳴表示,銷售好的時候他們在喜馬拉雅一個平臺上的收入就能有一萬多塊錢,平常大部分時間也有大幾千塊。

  除此之外,他們還在其它平臺進行音頻、視頻銷售。一回書定價幾塊錢,一整部書則要幾百塊錢。他們在這些平臺的收入每月少則幾千塊,多則幾萬塊。“曲藝演員經常説觀眾是‘衣食父母’,我們是真真切切感受到這四個字的含義了。”武啟深説,因為沒有挂靠單位,他們的主要收入來自觀眾在線上的購買。與現場演出相比,線上銷售一次製作可以長期銷售,讓他們的作品升值了不少。

  相比之下,本身在文藝團體工作,平時還在藝術院校任職的武宗亮花費在線上銷售的工夫就少,他主要在喜馬拉雅上分享,也有一些平臺會購買他的作品,分發到更多平臺上進行銷售。

  一個線下書場,最多不過容納二三百人,像護國寺賓館這樣的小場地,五六張桌子,坐滿了也就三十來人,而線上的市場可以説是無限大。郭鶴鳴他們在喜馬拉雅上都有幾萬名粉絲,一個作品的點擊量少則幾萬,多的能到幾百萬。這數字也許比不上什麼網紅主播,但對於評書演員來説已經是天文數字。

  線下,從不敢“松嘴”

  在護國寺賓館的現場可以發現,郭鶴鳴他們的粉絲是一水兒的年輕人,大多是二十來歲,基本沒有超過四十歲的,傳統書場裏的老年人更是罕見。

  這幾個年輕人説的書也都非常“年輕”。郭鶴鳴最受歡迎的作品有喜馬拉雅上銷售的《藏地密碼》,也有他現在在護國寺賓館書場説的《哈利波特》。武啟深説的則是日本懸疑推理的《刑部島》和《冰與火之五王之戰》。武宗亮説的《烽火戲諸侯》,雖是老題材,但是他自己新寫了本子……這些年輕人更喜聞樂見的題材,讓他們聚攏了一批年輕聽眾。尤其是《哈利波特》有大量的擁躉,許多原來不聽評書的“哈迷”,都是通過郭鶴鳴的評書版《哈利波特》喜歡上了評書這種形式。

  評書行裏有句老話,“説書的一松嘴,聽書的就抬腿”。線上的粉絲多了,這些年輕演員更不敢鬆懈了。武啟深説,每週三開始,他就為週五、週六書館的三場演出焦慮,怕説不好,怕説錯了。雖然才37歲,但一週説三部書還是“壓力山大”,直到週六晚上演出順利結束後,他才會徹底放鬆,一定要喝點酒來慶祝。

  “生書熟戲”,説評書必須得經常説新書才能吸引觀眾,但評書演員開新書都非常慎重。可能是同一部小説,但説評書與有聲書不同,有聲書只需要照書念就可以了,而評書需要演員自己先將作品讀完並消化,同時還要有更詳盡的背景介紹和衍生。郭鶴鳴説,他為了説《哈利波特》,看了《第三帝國的興亡》《英國史》《諸神紀》《怪物考》《西方美學史》《理想國》《西方神話詞典》《耶路撒冷三千年》,“不誇張地説,説完《哈利波特》,我買書的錢都夠買輛車了。”

  岳岳是郭鶴鳴的老粉絲了,幾乎每場都會去現場聽,但她依然還會在線上購買。她説,郭鶴鳴説書非常細緻,而且引經據典,值得反復去聽,“線上聽的時候,會發現有些線下沒有聽到的點。”更多的粉絲則是因為不能到現場聽,有外地的,也有國外的,線上的渠道則為他們提供了很多便捷。

  讓郭鶴鳴他們驕傲的是,以往前輩們的評書都是電臺錄音放在網上共享,正是從他們這裡開始有了付費追評書,扭轉了人們的消費理念,為評書未來的發展開了個好頭。(記者 牛春梅)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