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海昏簡牘中發現千余枚漢代“六博”棋譜

  海昏侯劉賀墓主槨室文書檔案庫曾出土5200余枚簡牘,負責這批簡牘文字釋讀工作的北京大學出土文獻研究所近期公佈階段性成果。據悉,研究人員目前辨識出千余枚竹簡上記載了一種名為“六博”棋的行棋口訣,屬首次發現,為研究漢代的社會風尚乃至兵制提供了很好的實物資料。

  記者了解到,“六博”是春秋戰國十分流行的一種棋類遊戲,是象棋、國際象棋等兵種棋盤類遊戲的鼻祖。西漢的皇帝都十分喜歡“六博”遊戲,朝廷還設有專門的官職管理博戲。“六博”棋的行棋之道與當時的兵制十分相似,是象徵當時戰鬥形式的一種遊戲。

  北京大學出土文獻研究所所長朱鳳瀚介紹説,《漢書藝文志》中並未收錄“棋譜口訣”一類文獻。南朝齊、梁間,阮孝緒《七錄》將《大小博法》《投壺經》《擊壤經》等列入《術伎錄雜藝部》。《隋書經籍志》子部“兵家”類著錄有《雜博戲》《太一博法》《雙博法》《皇博法》《博塞經》《二儀十博經》等博戲類文獻6種10卷。

  此次發現的“六博”簡文有篇題,篇題之下記述形式以“青”“白”指代雙方棋子,依序落在相應行棋位置(棋道)之上,根據不同棋局走勢,末尾圓點後均有“青不勝”或“白不勝”的判定。簡文所記棋道名稱,可與《西京雜記》所記許博昌所傳“行棋口訣”、尹灣漢簡《博局佔》、北大漢簡《六博》等以往所見“六博”類文獻基本對應。

  據《西京雜記》記載,六博“行棋口訣”在當時“三輔兒童皆誦之”,可見“六博”在漢代盛行的情況,但其規則約在唐代以後失傳。漢晉墓葬中常見六博棋具,漢以後的墓葬則經常出土博局紋鏡、博戲俑,畫像石上也時有表現博戲的畫面。過去發現的簡牘文獻,多用六博占卜。

  南昌漢代海昏侯墓自2011年發掘以來,出土1萬餘件(套)珍貴文物,對研究中國漢代政治、經濟、文化具有重要意義。專家認為,海昏簡牘中的“六博”棋譜尚屬首次發現,結合既往所見六博棋局實物與圖像資料,能促進漢代宇宙觀念、六博遊戲規則等思想文化與社會生活方面的研究。(記者袁慧晶)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