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兩大直播平臺關停行業涼涼 看直播的人為何變少?

  網易薄荷直播近日在官網公佈了將全面關停運營的消息,另一家土豆泥直播也“官宣”了暫停直播服務的公告。兩大直播平臺同時宣佈告別,令用戶們唏噓不已。

  2016年還如日中天的直播行業,短短兩年竟然有了漸近黃昏的感覺。一度主宰年輕人業餘時間的直播風潮,為何這麼快就“涼涼”了?

  大局已定多家平臺“猝死”

  臨近年底,直播行業寒氣逼人。網易薄荷近日在平臺首頁發佈了名為《我曾經遇見過你》的停服公告,宣佈由於“業務調整原因”,即日起停止下載和充值,將於12月31日全面關停網易薄荷的運營。

  背靠網易,薄荷直播在2017年5月上線,壽命卻不過400多天。在薄荷直播推出一週年之時,平臺還宣佈註冊總用戶數突破了6000萬。但好景不長,平臺關停讓外界始料未及,不少主播都十分詫異,倍感惋惜。

  另一家主打“直播+電商”的直播平臺“土豆泥”,也幾乎在同一時間宣佈關停。今年關停的直播平臺還遠不止這兩家。11月,全民直播已經選擇離場,上海辦公室人去樓空,一波一波的主播上門討薪。王思聰旗下的熊貓直播,今年也傳出欠薪、融資困難的消息,而更多的小直播平臺依舊在風雨裏飄搖,苦苦支撐。

  含著“金湯匙”出生的薄荷直播為何猝然關停?艾媒諮詢集團CEO張毅認為,薄荷直播進場時,國內秀場類直播大局已定,直播江湖早已瓜分殆盡,留給後來者的新機會不多,遭遇市場巨大挑戰不足為奇。

  審美疲勞致用戶大量流失

  在北京某高校讀播音主持專業的王薇喜歡唱歌,她常常登錄直播軟體獻唱幾曲,還總把直播鏈結發到朋友圈裏。今年開始,直播鏈結開始被越來越多的短視頻取代,以前每晚都在宿舍直播的她,現在沒事兒就拉著室友一起拍攝短視頻。

  “不玩直播其實沒什麼特別的原因,就是覺得短視頻更好玩兒。”王薇説,她入駐的直播平臺都推出了短視頻功能,相比直播,短視頻更有趣也更容易保存,製作起來也簡單,只是不能接受粉絲打賞。

  在一位直播從業者看來,曾經風靡一時的直播尤其是秀場直播,已然不能滿足受眾的需求,內容同質化導致受眾審美疲勞,成了用戶流失的罪魁禍首。一些直播平臺頻頻出現的直播亂象,也消耗著用戶的好感。

  手機裏曾下載了四個直播軟體的小文感慨,經常轉一圈卻發現所有主播都在“尬聊”,一些人為了讓網友刷禮物不擇手段。沒過多久,他就厭煩了主播們的套路,乾脆卸載了所有直播軟體。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最新發佈的《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今年6月,74.1%的網民使用短視頻應用,各熱門短視頻應用的用戶規模達5.94億,超過直播用戶;直播應用的用戶使用率為53%,比去年年底下降了1.7個百分點。

  垂直領域直播依舊火熱

  不過,失去了薄荷直播的網易,還保留著涉足遊戲娛樂業務的CC直播。“直播已死”的唱衰聲不絕於耳,為何網易拿著遊戲娛樂直播的蛋糕不肯放手?

  張毅分析,遊戲、音樂、教育等垂直領域的直播依然有穩定的用戶群,還不至於説直播行業已窮途末路。

  不過顯而易見的是,從去年開始,直播行業用戶規模增速就在明顯放緩。艾媒諮詢昨天向記者提供的《第三季度直播行業監測報告》顯示,在線直播用戶增長率逐年降低,頭部平臺獲取了行業內更多的用戶和資本之後優勢明顯。如遊戲直播和娛樂直播平臺的頭兩名,月活躍用戶都超過了1000萬人。

  如今的新生代消費群體興趣廣泛,但又很難對某一領域保持持久的熱情,這讓直播和短視頻平臺未來都面臨考驗。最終,優質有趣的內容才是吸引用戶的最大“法寶”,不能持續引發共鳴的平臺終究會被淘汰。(記者 潘福達)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