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盲人也能攝影?! 真相是他們可能比你拍得好

  “看不見是盲人的局限,然而看得見也可能是一種局限。這些鏡頭背後照見的,是他們身在暗處的‘看’,也是我們心中的‘盲’。”

  説這句話的是傅高山——一個視障人士。如今他最為人熟知的身份是非視覺攝影培訓師。

  今年出版的《失明的攝影師》收錄了50多位盲人的170余幅攝影作品,其中就有傅高山的作品和經他培訓的盲人攝影作品。

傅高山。(圖片來源:中國新聞網 劉超 攝)

  用攝影與世界溝通

  對於傅高山來説,攝影是不可缺少的,甚至是他和這個世界溝通的手段之一。

  “我是先天性的低視力。從小就是這樣,視力大概連0.1都不到,應該是0.05,就是視力表上最大的那個字,我需要走特別近才能看到。除此之外,我也沒有立體感、顏色感。”

  他告訴記者,上學時,自己即便是坐在第一排還要“拿望遠鏡來看黑板”。“但拿望遠鏡看黑板有個局限性,比如天氣不好時光線就特別差,用望遠鏡看到的東西會更暗,所以我很多時候是看不見的。”

  2001年,隨著數碼相機開始變得可供普通家庭消費,傅高山開始用數碼相機替代望遠鏡。“這樣第一可以調焦拉近,第二可以增亮屏幕,第三還可以拍下來作為記錄。我拍照最早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

  視障人士攝影不是“瞎拍”

  雖然對於像傅高山這樣的視障人士來説,攝影更像是一種必須品,但一般人似乎普遍覺得,攝影無論如何都不應和盲人聯絡在一起。

  傅高山自己也了解這一點。“很多人覺得瞎子拍的就是瞎拍的,我自己其實不太認同。進行非視覺攝影的盲人對所拍攝的物體以及最後呈現的樣子是有預期的,有想法的,不能叫‘瞎拍’,跟‘瞎拍’是有區別的。”

  他還現場給記者演示了自己是如何拍照的。

  “首先就是讓相機儘量靠近自己的身體。因為盲人不用看屏幕,當相機越貼近自己身體,你就越能感覺到鏡頭的指向;第二,我們一般用的相機鏡頭的角度是70度,我們會儘量把手伸直張開成這個角度,來判斷這個物體能否被拍進去。”

  拍攝之後如何“看到”自己的作品?對於視障人士來説,這同樣是問題。傅高山説,盲人可以通過語言描述、讓別人在背上畫出拍攝內容或者直接觸摸凸起的照片來感受拍攝作品。

傅高山作品,這幅照片被收入《失明的攝影師》。出版方供圖

  盲人的局限不是“看不見”

  當傅高山熟練掌握了非視覺攝影的技巧,他希望能讓更多的視障人士接觸到攝影。

  在他看來,攝影的本質其實是記錄和分享,光和影的藝術在其次。在他開辦的盲人攝影培訓中,他會教視障人士最基本的攝影技術,但這並非讓他們掌握光影、對焦或者色彩,而是讓他們能拍到想拍的東西。

  他告訴記者,很多人覺得,盲人在生活中遇到困難是因為他們自己看不到,但從盲人角度來講,他們感受到的很多障礙其實來自於“人們對盲人的態度”。

  非視障人士往往通過把眼睛閉上的方式體會視障人士的感受。“覺得周圍毫無所知、步子都不敢邁、連走路都不敢走了、周圍是誰都不認識,他自己覺得自己閉上眼睛覺得周圍一無所知,他就覺得盲人一定生活在這樣的世界裏。”

  但這並非事實。“因為你閉上眼睛你第一天或者第一秒當盲人,但是作為資深的盲人來講他有很多方法可以了解環境,可以看到環境。”

  傅高山説:“我周圍的很多盲人,甚至是全盲的,他們有一些愛好旅遊。很多非視障的朋友就直接地説,‘你看不見了到處旅遊有個啥意思,你到這兒到那兒不都一樣嘛’。而從盲人角度説,肯定不是這樣。因為每個地方吃的東西不一樣、語言不一樣、氣味不一樣。除視覺以外,盲人還有聽覺、嗅覺、觸覺、味覺,還有第六感。人們忽略了有更多可以感受的地方。”

  而這恰恰是盲人的生活方式。“我曾在深圳到了一個城中村。在視覺上,人們可以看到很多區別。但從我的角度,也能感覺到差別——因為道路很窄,很容易感覺到旁邊是什麼店。如果要找吃的,路過就能聞到味道;想剪頭髮,也容易聞到洗髮水的味道。”

  “盲人先天沒有視覺,所以天然就具備了非視覺的能力。”傅高山告訴記者,而這些非視覺攝影的作品,可以讓視障人士表達出自己所思、所想、所感,也有助於整個社會去了解盲人群體的。

關鍵詞: 盲人;攝影;傅高山;他們;自己;視障;視覺;人士;可以;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