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美國第一室內樂”亮相上海國際藝術節

  你好台灣網上海10月23日消息 創立於1946年的茱莉亞弦樂四重奏在世界古典樂壇坐擁絕對的地位,是公認的“美國第一室內樂”。10月22日晚,他們亮相上海國際藝術節,在正式演出之前,對本台記者獨家開放了綵排現場。

茱莉亞弦樂四重奏綵排現場(你好台灣網 圖)

  提起茱莉亞弦樂四重奏,樂迷們都不會陌生,其成員皆為有音樂界“哈佛”之稱的紐約茱莉亞音樂學院教授。在國際樂壇上斐聲響譽近70年。而這一次亮相上海國際藝術節凱迪拉克上海音樂廳的四位音樂家是最新更替過的組合。

  小提琴家羅納德科普斯,作為協奏曲獨奏家和室內音樂家,他獲得了極高的國際在於,且受到觀眾和評論家的一致高度讚揚。他多次與萬寶路樂團、洛杉磯樂團和鄧斯米爾鋼琴四重奏樂隊以及茱莉亞四重奏一起巡迴演出。科普斯先生為各大廣播電臺和電視臺以及索尼經典、獵戶座、CRI、Klavier、Bridge、新世界記錄、ECM、音樂遺産協會等錄製過大量獨奏曲目和室內音樂作品。他與斯蒂芬哈特克、唐納德克羅克特等作曲家也展開過密切合作,並在藝術家諮詢委員會國際比賽中獲得獎項。二十年來,他在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擔任小提琴教授,于1997年加入茱莉亞學院,並擔任小提琴部的主席。

  大提琴家阿斯特麗德施文是國際知名的獨奏者、室內音樂家和教師。2016年擔任茱莉亞弦樂四重奏的大提琴演奏家,並加入了茱莉亞大提琴學院。阿斯特麗德施文首次以大提琴獨奏的身份亮相是在祖賓梅塔指導下的紐約愛樂樂團演出中,並獲得了茱莉亞音樂學院的學位。她師從哈維夏皮羅、倫納德羅斯、H.T.Ma博士、伯納德和傑奎琳杜普雷。她曾參與萬寶路音樂節和威廉普萊斯大師班,並曾在馬薩諸塞大學、哈特音樂學院,霍利奧克山學院和因特洛肯藝術學院任教多年。她最近接替了著名大提琴演奏家羅納德倫納德在帕爾曼音樂計劃的夏季音樂學院擔任大提琴教師,並將在柯蒂斯音樂學院的斯蒂芬科斯表演學院擔任教師。演出當天,也是阿斯特麗德施文的生日,其他三位音樂家把生日快樂樂曲安排在了綵排的第一首,給了她非常大的驚喜,可以看出這個新組合四位成員彼此合作默契、友情甚篤。

  中提琴演奏家羅傑塔平2013年加入茱莉婭四重奏和茱莉婭音樂學院,接替了已經任職44年之久的塞繆爾羅德成為樂團成員。1995年,他從倫敦搬到了美國,並加入了Takcs四重奏並進入留聲機雜誌的名人堂,贏得了三項留聲機獎,一項格萊大獎,另外三次格萊美提名以及其他諸多獎項。他曾是波士頓室內樂團的主要中提琴手,英國室內樂團成員以及歐洲室內樂團的創始成員。羅傑塔平先生是匈牙利共和國騎士十字勳章的成員,擁有諾丁漢大學的榮譽博士學位,並且是倫敦市政廳音樂學院的研究員。

  希臘著名小提琴家阿麗塔朱拉是一位被公認為極富有激情和詩意的藝術家。最近她被希臘全國評論家協會提名為“年度青年藝術家”,並獲得了著名的Triandi Career Grant和TassosPrassopoulos基金會獎。2018年,阿麗塔朱拉加入茱莉亞四重奏樂團,成為第一小提琴手,同時也擔任茱莉亞音樂學院的小提琴和室內樂執教教員。朱拉女士常以獨奏家和室內音樂家的身份出現在美國,歐洲,加拿大和亞洲等世界各地。在卡內基音樂廳,巴黎盧浮宮禮堂,愛麗絲塔利音樂廳,肯尼迪中心,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加拿大國家藝術中心等場地也都能頻頻見到她的身影。朱拉女士曾是林肯中心室內樂協會的成員之一,在那裏,她曾與當今一些最受好評的藝術家一起巡迴演出,其中包括與伊扎克帕爾曼在卡內基音樂廳、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和林肯中心玫瑰劇院等難忘的演出經歷。同時她也與諸多傳奇指揮家一起合作演出過,例如像米歇爾普拉松、皮恩卡斯祖克曼、加裏霍夫曼、吉爾伯特卡利什、科林卡爾、以及克裏夫蘭,艾默生和卡瓦尼弦樂四重奏成員等等。2012年和2013年,她在奧伯林音樂學院擔任客座教授,經常主持碩士課程。朱拉女士曾在茱莉亞學院師從伊扎克帕爾曼以及凱瑟琳秋,也曾是喬治和瑪麗弗羅斯的獎學金獲得者。其在學院裏的其他老師還包括皮恩卡斯祖克曼、PatinkaKopec和她的父親LefterZhulla。

茱莉亞弦樂四重奏綵排現場(你好台灣網 圖)

  四位演奏家在綵排現場會為了一小段曲子的呈現效果反復琢磨和練習,也會在彼此磨合中用琴聲幽默減壓。正是因為四位演奏家有著良好的溝通和默契的配合,他們才能為樂迷帶來一次又一次無與倫比的音樂享受。茱莉亞弦樂四重奏不僅演繹傳統經典作品,同時兼顧推廣新曲目的使命,始終秉持著既傳統又大膽的藝術風格。這支樂團的每一場演出都是一次獨特體驗,四位藝術家通過對作品深刻的理解、傾情的演奏以及不斷的探索,向觀眾展現弦樂四重奏的玄妙。此次音樂會曲目包括:海頓《F大調弦樂四重奏》、巴托克《第三弦樂四重奏》和德沃夏克《C大調德沃夏克弦樂四重奏》。海頓被譽為“弦樂四重奏之父”,《F大調弦樂四重奏》是他的晚期作品,依舊充滿創意和熱情。巴托克《第三弦樂四重奏》完成于1926年,樂章數量少、結構方式奇特、音響效果粗糲,被認為是“最難理解”的作品。這部作品只有兩個樂章,與古典弦樂四重奏的四樂章傳統相背離,在巴托克所有四重奏作品中也僅此一例。

  該四重奏的團員始終遵守創立者羅伯特?曼恩與威廉?舒曼的信條:“要把新作品當作經典名曲來演奏,要把經典名曲當成新作品來演奏。”他們的演奏,無論是哪個時代與風格的作品,都能為樂曲注入招牌的音樂特色——清晰的結構和聲音、純凈的線條以及共同的目標態度。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