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連續加班勞累過度 這位刑偵界“神筆馬良”去世

  原標題:因連續加班工作勞累過度

  刑偵界“神筆馬良”張欣去世

  係我國首席模擬畫像專家 曾參與偵破白銀案

  上海鐵路公安局刑事技術高級工程師,公安部首批八大特邀刑偵專家,我國首席模擬畫像專家。從警30多年,他潛心研究模擬畫像技術,通過模擬畫像和分析推理協助各地警方破獲各類重大刑事案件700余起。因連續加班工作勞累過度,突感身體不適,經搶救無效于2018年10月20日19時許不幸逝世,享年58歲。

  據上海鐵警昨日發佈消息:全國公安系統一級英雄模範、公安部刑偵專家、上海鐵路公安局刑事偵查處一級警長張欣同志,因連續加班工作勞累過度,突感身體不適,經搶救無效于2018年10月20日19時許不幸逝世,享年58歲。

  張欣同志長期奮戰在打擊刑事犯罪鬥爭第一線,在模擬畫像緝捕罪犯領域成績斐然、功勳卓著。英雄已逝,忠魂永在!

  也許你對張欣並不了解,但説起“白銀連環殺人案”你一定不會陌生。

  在這個案件的偵辦過程中,曾出現過一組刻畫嫌疑人面貌的畫像,這個畫像正是張欣靠目擊者的描述刻畫的!

張欣

  從警30多年

  協助警方破獲大案700余起

  從警30多年,張欣潛心研究模擬畫像技術,通過模擬畫像和分析推理協助各地警方破獲各類重大刑事案件700余起。

  關於白銀殺人案,讓刑偵經驗豐富的張欣感到破案形勢嚴峻的,是整個案件幾乎沒有目擊者。在當年的技術條件下,在沒有目擊者的情況下去尋找犯罪嫌疑人,無疑像是大海撈針。

  讓張欣感覺到慶倖的是,經過當地警方的認真排查,終於梳理出了一起發生在一年前的未遂的案件。

  據張欣介紹,“2001年的春節期間,一個廠區的下夜班的女工回家候,有個男的尾隨。當她開門進去以後,男子緊接著就推女工進屋。因為當時這個系列案子被傳得很厲害。所以這個女工當時懷疑這個人會不會就是系列強姦殺人案的嫌犯,她反應相當敏捷,一轉身把這個男人推出去了,把門關上。”

  驚魂未定的女工,深吸了幾口氣,正在恍惚的時候,發現窗口出現了這個人的人頭,在衝著她笑,她更加害怕了。女工迅速撥打了丈夫的電話。很快她的丈夫趕回家,隨後,夫妻兩人又發現男子在窗戶出現,他還在笑。夫妻二人迅速撥打報警電話。警察幾分鐘內就趕到了現場,當夫妻二人講清楚這個人的特徵以後,民警馬上就反應過來了,接報後趕到現場時,路上恰巧碰到了類似這樣一個人。可是,他們三人一起在周邊找了將近一天多,再也沒有發現過這個人。

嫌疑人畫像 圖據央視

  不易

  描畫像遇困擾 再次做出挑戰

  在這起未遂案過後的一年,張欣來到了白銀,他要根據這三名目擊者的回憶畫出犯罪嫌疑人的真實面目。

  張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雖然目擊者有三名,但此時已經距離事發已經過去了一年的時間,目擊者是否能準確回憶起當晚發生的一切嗎?

  接受央視採訪時張欣説,“這個困難主要是目擊者的回憶,所以這個畫像對我來説也是一個挑戰。我記得三張畫像本來打算是用一天時間完成的,結果足足用了三天時間。”

  畫像開始前,張欣分別與三名目擊者進行了聊天,他發現三人當中,單就記憶的深淺而言,女事主的記憶最為深刻、女事主的丈夫次之。

  張欣説,一轉身是一個照面,然後窗戶第一次發現這是第二個照面,最後她丈夫來了以後,他們夫妻兩個共同對窗戶外面這個人的一個照面,是第三個照面。這三次的刺激應該説對她是刻骨銘心的,所以説她的這種記憶相對這另外兩個人來説,要條件好一點。

  而那名與犯罪嫌疑人擦肩而過的警察由於是被動記憶,因此最為模糊,可信度也最小。然而真正困擾張欣畫像的還並不是記憶的深淺,而是目擊者頭腦中一些概念化的意識。

  張欣説,“她(女事主)跟我描述的時候,就説這個人很兇,這個人笑的是很神經質,是一種奸笑。她用了跟我表述的這種語言,是完全是很多是帶有這種主觀的這種想象的因素在裏面。”

  多次溝通

  排除干擾提取真實信息

  面對三名目擊者或帶有主觀色彩,或不完全一致的描述,張欣並沒有急於開始畫像,而是不斷地與目擊者進行溝通,他需要通過聊天排除干擾,獲得他真正想要的信息。

  張欣説:“因為案件重大,你不得不對每一個人描述進行疏理,提取他們有用的部分。所以我基本上是按照他們,所描述的身高、體態、大致的臉形進行繪畫的。”

  張欣還表示,“我們説不同的臉形,不同的胖瘦跟這個人的五官是有關聯的。胖人長不出個瘦鼻子,瘦人也不可能長出一個胖鼻子。窄窄的眉框骨不可能長出一個大眼睛,所以我們還是要根據科學的關聯,科學的規律去辦,去偽存真,通過她描述的這些胖、瘦具體的臉形,寬窄來判斷她哪些描述是可信的,哪些描述是主觀的。”

  最終

  三張模擬畫像成最直接線索

  經過了三天的緊張工作,張欣根據三名目擊者的描述分別畫了三幅犯罪嫌疑人的模擬畫像。對於張欣而言這一次的畫像也許是數百次的畫像裏最沒有把握的一次。

  張欣表示,最後畫出來的效果三張畫像,讓他們統一進行辨認,就是説這個女孩描述的,跟我們描述的差不多也只能是,只能是當時給我打了個分,只能是六七分像。可能我説七分可能還到不了,因為畢竟這麼長時間了。

  儘管如此,對於白銀警方而言,這三張模擬畫像仍舊是當時有關犯罪嫌疑人最為直接的線索。

  2016年8月26日,犯罪嫌疑人高某在甘肅省白銀市落網。高某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甘蒙“805”系列強姦殺人殘害女性案”成功告破。

  2018年3月30日上午10時30分,甘肅白銀中院一審宣判“白銀連環殺人案”,被告人高承勇被判故意殺人罪、強姦罪、搶劫罪、侮辱屍體罪,數罪並罰判處死刑。(人民日報官方微信、央視新聞)

關鍵詞: 警方;模擬畫像;勞累過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