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娘道》高收視低評分引熱議 “苦情戲”已經過時了?

  電視劇《娘道》高收視低評分引發熱議

  “苦情戲”過時了?不僅是代際審美有落差

  ■本報記者 張禎希

  最近,電視劇《娘道》的遭遇,撕開一道代際審美差異的口子。

  這部在兩大衛視平臺黃金檔播出的作品,收視一直保持同時段前三,十分制的豆瓣評分卻只拿到2.8,是導演郭靖宇所有作品中評分最低的一部。

  與早年“雷劇越罵越火”的邏輯不同,低分與高收視的矛盾幾乎是一場兩個年齡段群體間的角力——豆瓣中的“文藝青年”大多看不慣劇中略顯陳舊的“娘道”,紛紛打出超低分,導演郭靖宇本人也直言,這個傳統的故事服務的是“不會買網絡會員、只守著自家電視、收入也不是很高的傳統觀眾”。

  有學者指出,《娘道》引發的巨大代際審美差異,實則蘊含著當下觀眾對女性命運更積極更廣闊的思考。從目前的高收視看,電視劇投合特定人群心理的細分製作理念,是明智的市場選擇。然而,要形成真正留得下來、傳得開去的經典,還需多一點基於真實人性的提煉以及符合時代語境的思辨性考量,少一點情緒上的刻意投合。

  靠忍與自我犧牲完成的道德實現不再符合青年欣賞趣味

  青年文化學者周紅豐的博士論文選題恰是 “女性觀眾研究”,在她看來,《娘道》不符合當下語境的道德答案,是激發青年人吐槽的關鍵。

  《娘道》以民國初年為時代背景,通過主人公瑛娘與五個孩子間聚散離合的傳奇故事,揭示了母親的偉大。導演説,片名“娘道”的含義是生而無求,哺而無求,養育而無求,舍命而無求,簡而言之就是母親對孩子無悔無私的付出。這也是《娘道》的中心思想。

  只是,片中隱忍、無私、逆來順受、甘於犧牲……在道德層面上所謂的 “娘道”,讓一些青年觀眾感到難以理解。比如 “我這條賤命算什麼,一定要生出兒子”的臺詞,以及女主角“卑微到塵埃裏”的生活態度。她面對婆婆、妯娌的百般刁難,總是一味忍讓,甚至在得知丈夫少爺的身份後,立馬對其感恩下跪……

  與《娘道》中“一言不合就落淚,一聲不吭就下跪”相反,《延禧攻略》《如懿傳》等近期被青年觀眾追捧的作品,讓劇中清朝人物的思想和行為方式都更有現代感。比如魏瓔珞為了自己的前程一心要爭取上位;即便是相對被動的皇后如懿,也會因為對丈夫乾隆的失望,主動斷發休夫。

  一方面是坐在客廳電視機熒屏前但“在網絡中沉默的大多數”撐起的高收視,另一方面是網生代青年 “抵抗性觀看”導致的口碑塌方,對此,北京師範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教授周星從不同人群的影視欣賞習慣角度給出了分析。“上了歲數的人在欣賞習慣上更具個體性,觀劇更多從個人經驗與認知體驗出發,不會太受外部輿論影響;青年網生一代則更注重群體性與呼應感,不喜歡就表態再彼此感染是常態。”

  “投合某個年齡段”是傳播優勢也是品質軟肋

  可以説,《娘道》的收視成功,恰恰證明了以年齡段作為劃分標準的網絡、電視産品規劃理念的可行性。只是,刻意投合一類審美情緒的文藝創作,是收視成功的唯一保證嗎?

  近年來, 《瑯琊榜》《北平無戰事》《人民的名義》等一批真正優秀的劇作,往往憑藉符合歷史邏輯的沉穩敘事,以及主人公熱血的正義情懷,贏得來自不同年齡段的讚譽,在網絡口碑與收視數據上皆獲佳績。相反,為某一人群 “定制”的作品,即使可能因話題火紅一陣,真正能成為經典的卻很少。

  在上海社會科學院研究員陸曉文看來, 《娘道》對傳統審美的過分投合,恰恰成了其藝術表達上的軟肋。“女主人公一切為了宗族、一切為了後代的人物設定,可能契合了老一輩人的某種傳統道德印象,但這樣的極端化人物在過往也是極為罕見的,並不足以成為一個有普遍意義的時代樣本;此外,這部電視劇的主線很簡單,卻為了突出人物的傳奇性與劇情的看點,將巧合、誤會與衝突安排得過分密集,刻意雕琢的痕跡很重,讓人難以信服。”在陸曉文看來, 《娘道》的低評分與文本上的先天不足也不無關係,還真不能簡單歸結為觸到了青年人的情緒 “逆鱗”。

  “為投合某一群體而進行的創作,通常難以將人類共通的情感加以貫穿。而將人物吃透描準,基於真摯感知的作品往往能夠跨越題材,讓不同生命階段的觀眾産生共鳴。”周星提醒,目標受眾明確沒有錯,但想要留下經典,創作者不妨少一點投合之意,多一份對真摯情感與藝術體驗的追求。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