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影評人齊聚平遙電影宮抨擊影評亂象

  平遙國際電影展學術活動——“今天,我們需要怎樣的電影評論”影評人論壇14日下午在平遙電影宮論壇空間舉行,中外知名影評人共同探討中外影評人機制下的新特徵和新挑戰。

  參加論壇的有英國知名影評人、電影節策展人、作家湯尼雷恩,法國知名影評人讓-米歇爾傅東,以及中國影評人楊時和木衛二。論壇上,幾位影評人主要就當今影評人應該在行業內扮演怎樣的角色,國際影評人機制能否為中國提供參考,以及國外依託傳統媒體建立起來的獨立影評人體制,是否也在新媒體衝擊下開始動搖進行了深入探討。

  在楊時看來,現在是一個特殊的時代:既是中國票房爆炸的時代,是電影工業、電影藝術在中國受到廣泛重視的時代,更是一個媒體環境巨變的時代。在這樣的背景下,電影評論與電影藝術的關係變化值得關注。

  從上世紀80年代,甚至更早就開始從事電影評論工作,湯尼雷恩不僅經歷了時代變化,也深入關注了中國電影許久。他認為,隨著紙質媒體數量趨少,如果沒有學院的支持,電影評論就做不下去。他對線上的電影評論質量感到擔憂:“在線上大家的注意力不如在紙上的印象深,白紙黑字好像比白屏黑字更能集中注意力。”

  讓-米歇爾傅東認為,過去15年中國電影發生了爆炸性增長,導致可能沒時間去考慮過去如何以及其他國家如何。但“賈樟柯展現了電影行業的發展方向,更百花齊放,更多樣”。他坦言,法國紙媒也在衰落:“寫作並不都是為了工資,有人還是有寫作熱情。電影是一種文化的積澱,有更多的人去寫,就會有更多的人去讀。”

  關於電影評分的話題一直火熱,談及當今許多人會根據評分去選擇電影的狀況時,讓-米歇爾傅東將電影評分網站比作證券市場,給每個電影打個分放在那裏:“而電影評論有感情有感受,有清晰的表達。只打分太簡單了。如果沒有對電影共鳴的感受內容,就太格式化了。”談到此處,湯尼雷恩則稱:“這不像證券市場,更像速配網站。”

  木衛二則稱,自己不太關注打分:“這太簡單粗暴,而且很容易被操縱。”他還談及了國內購票網站打分亂象:“國內的這些購票網站分都很高,怎麼可能,中國每年怎麼可能有這麼多好片子?”反而用心寫的內容並不容易得到真的關注:“有時我寫了很長的內容,到最後讀者還是會問一句,這電影到底怎麼樣,你到底給幾顆星。”

  談及當今中國電影評論與票房的關係,楊時堅持認為:“寫作只到寫作就好,不應該跟發行和票房有關係。”他以“軟文”為例,抨擊了國內影評寫作的亂象,作為一名評論者和媒體從業者,他每週都會拒絕很多“軟文”邀約。他認為:“影評寫作其實不應該屬於電影工業系統中的一部分,應該屬於媒體系統,它不應該捲入電影工業當中,成為它的附屬品,而應該是獨立的,站在公正的媒體立場上進行觀察的角色。”

  湯尼雷恩談到在平遙國際電影展感受到了新的變化:“在平遙影展我跟很多年輕影人聊天,他們並非因為商業驅動,更多是想表達自我感受和經歷,做更加個人的電影。”他也十分推崇賈樟柯在汾陽創辦的藝術影院:“這是很務實的解決方法,藝術電影還是需要一些幫助才能有受眾。”也正因此,他對影評人在當今的作用依然樂觀:“可以去支持一些不同於商業和主流的片子。”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