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電音會成新爆款嗎?資本助推在線音樂市場“變音”

  電音會成為新“爆款”嗎?

  資本助推在線音樂市場“變音”

  經過多年的資本浸染、縱橫捭闔,在線音樂已經從“聽歌工具”成長為市值堪比巨頭的獨立集團,爆款頻出的音樂新類型也讓市場有理由相信,在線音樂行業將是影響新一代年輕人的重要方式。哪種類型的音樂將成為下一個爆款?在平靜許久的行業格局會産生變化嗎?沒有人能給出準確的答案,但毋庸置疑,戰爭進入全新維度的在線音樂新時代已經到來。

  巨頭集中押寶電音

  “到今天為止,電音迷丁磊終於實現了白天養豬、晚上打碟的願望。他前段時間甚至特意學習了打碟,還開玩笑説要改名叫‘網易DJ丁磊’。”10月12日,網易電音品牌放刺FEVER的活動現場,網易放刺FEVER CEO王縝的一句調侃引發了現場的笑聲。屏幕中穿著樸素,完全看不出“夜店風”的網易CEO丁磊笑容滿面在打碟機前豎起了大拇指,網易進軍電音市場的決定再一次“自上而下”開始執行。

  電音是電子音樂的簡稱,艾媒諮詢發佈的《2016-2017年度中國電子音樂市場研究報告》顯示,2016年中國電子音樂用戶規模為1.97億,預計2018年將達到3.58億,2019年將突破4億。

  雖然小眾,但喜好電音的用戶有著精準的標簽。據王縝介紹,網易放刺FEVER的目標受眾包括電音愛好者及有職業發展需求的人群,以90後、00後為主。他們注重品質和體驗,追求個性和自我認同,擁有比較挑剔的審美,並且有著強烈的好奇心和探索欲,永遠充滿活力。

  作為一個獨立的品牌,網易放刺FEVER定位成一家綜合電音服務平臺,主要業務板塊涉及現場活動、音樂製作/DJ學院、藝人經紀、品牌跨界合作、衍生品開發、遊戲音樂、高端定制電音旅行等。

  相比網易進軍電音的高調,市場上其他玩家對電音的關注度其實更早。2017年9月,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副總裁吳偉林在接受北京晨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電音將是繼“嘻哈”之後的新流行。電音節在拉斯維加斯、日本等很多地方異常火爆,甚至一票難求。相比其他音樂形式,電音更容易突破語言的限制,更容易傳播到全球。今年1月,騰訊音樂和索尼音樂聯手,宣佈成立國際電音廠牌 Liquid State。

  王思聰也對電音表現出了濃厚的興趣。王思聰旗下香蕉娛樂在2017年成為電音派對ULTRA CHINA的聯合舉辦方。

  資本改造流行方式

  電音市場能否被新一代年輕人接受?

  在王縝看來並不值得擔心,電音的現場體驗等多元化的音樂方式恰好迎合了中國年輕人消費升級,消費多元化的變化。“現在網易雲音樂有一億多電音用戶,可見中國電音市場的潛力巨大。基於這個背景,我們希望把現場的體驗帶到線下。”

  其實,運用資本的力量推動一種音樂方式,在移動互聯網跨界泛娛樂的時代已經有多個成功案例。2017年,愛奇藝的一檔綜藝節目《中國有嘻哈》爆紅,連同嘻哈這種音樂形式成為備受年輕人喜愛的流行方式。

  愛奇藝首席內容官王曉暉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中國有嘻哈》的第一季是從“零招商”的清冷開始的。但節目的爆紅讓第二季的贊助商“打破了頭”。嘻哈之後,愛奇藝和優酷又紛紛推出街舞節目,最終兩檔節目都受到市場歡迎。

  資本重塑在線音樂

  一種新的音樂形式和流行文化的走紅顯然離不開資本的強勢介入,但資本對行業的影響其實更加深遠。在資本的助推下,格局逐漸穩定的在線音樂市場出現了變音。

  騰訊音樂娛樂(TME)集團的IPO招股書公佈以後,“估值差不多一個網易”的數據令行業感慨。但分析TME的發展歷程就能發現,整合QQ音樂、酷我音樂、酷狗音樂三個渠道,與瑞典的流媒體巨頭Spotify互相換股,花大價錢儲備多年的音樂版權,依託背後騰訊集團的社交優勢,資本+流量+用戶+的巨大優勢成就了TME。但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由於全球市場的拋售,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將其首次公開募股至少推遲到11月。

  或許是時間上的巧合,在TME準備上市之時,百度宣佈戰略領投網易雲音樂新一輪融資,雖然百度方面沒有透露次輪投資的價格,但百度瞄準的顯然是網易雲音樂能帶來的內容生態優勢,而網易雲音樂也需要百度的流量和技術優勢。國內在線音樂寡頭化趨勢已然十分明顯。

  北京晨報記者 韓元佳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