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國足集訓隊的“校園生活”:鐵桿球迷守望不離不棄

  近日,國足U25集訓隊即將走進軍營接受特種部隊軍訓的消息不脛而走,在球迷群體中引發不小轟動。在奔赴軍訓地泰安之前,這支隊伍先在北京體育大學校園逗留幾日,進行了一系列的素質拓展訓練與身體測試。

  接近十月中旬,北京天氣轉涼,在北體大集結的U25國足隊員們趁著白天的休息時間漫步在校園中,需要裹上深紅色的國家隊風衣。除了身背國家隊比賽任務的何超、張修維尚未報到之外,其餘53名隊員在這裡度過了談不上“魔鬼”、甚至有點“清閒”的4天時光。而這段短暫的“校園生活”,或許是集訓隊長達88天的首期集訓中最輕鬆的日子。

  根據日程安排,集訓隊即將在13日啟程前往山東泰安,在軍營中接受為期5天的高強度特訓,這一點也得到了隊內球員和工作人員的確認。“隊內還沒發正式通知,但應該白天就會過去,”一位年輕隊員不經意間説道。“軍訓就軍訓,我們沒什麼心理負擔,練練也挺好的。”

  中國足協將北體大作為本次集訓的開營地,而集訓的第一階段,便是在校園裏進行簡單的素質拓展與身體測試。53名隊員總共分成4組,只有諸如體檢、觀影、就餐等活動是全隊統一的,至於每天的訓練、測試計劃,則是每組獨立完成。

  身體指標檢測、最大攝氧量測試、衝刺跑、心理調查,以及那些極富創造性的新穎內容……令人眼花繚亂的訓練項目甚至在社交媒體上被“瘋轉”。顯然,集訓隊希望在最短的時間裏,讓隊員們在放鬆狀態中迅速形成凝聚力,心繫于一處。有隊員笑言,雖然項目有點“奇怪”,但這卻能“培養運動中的集體主義觀念”。

  沈祥福領銜的這支集訓隊以生面孔居多,很多隊員的名字就連資深球迷們也叫不上來。被推上集訓隊管理層的楊晨、邵佳一,反倒成了人們視線的焦點。集訓開營的頭兩天,兩位足壇名宿沒少被各路媒體“圍堵”,不過全隊上下的對外口徑卻出奇低調,對集訓話題閉口不談。據報道,邵佳一還婉拒了球迷的簽名請求:“我不是來簽名的,是來工作的。”

  12日,也就是集訓隊在北體大駐留的最後一天,訓練場邊終於褪去了喧囂,只有寥寥幾位球迷依然堅守在“崗位”上。一問才知道,這幾天他們每天都在訓練場、訓練隊宿舍門口“蹲點”。

  韋世豪所在的小組上午被安排在足球場訓練,內容也很簡單,半小時“搶圈”之後,十多位球員輪番進行50米衝刺跑測試。還沒到一個小時,隊員們就快速換下裝備返回宿舍。幾位學生球迷圍住了北京國安的韋世豪,逐個簽名、合影之後,韋世豪已經被大隊伍甩開,他索性放慢了腳步。他説:“這幾天基本上沒怎麼做有球訓練,今天‘搶搶圈’感覺挺好的,”另外,他還表示在北體大這幾天過得不錯,隊員們不算疲憊。

  訓練之餘,白天的部分時間允許隊員自由活動,但需要趕在就餐時間前回到宿舍樓。中午十二點整,球隊在宿舍樓大廳集合,等到人齊後列隊前往相隔不遠的學校食堂。50多人的隊伍浩蕩而出,輪流到餐廳入口進行人臉識別,食堂瞬間熱鬧了起來。一頓自助吃下來,飯菜美味,有湯有水果。

  下午又有兩組球員在田徑場和體育科學樓分別進行了不同測試,而有4位隊員偷偷溜到足球場,借了別人的足球,在角落的樹蔭下襬了兩個小球門,悠然踢起了比賽。“下午我們幾個沒訓練安排,閒著也是閒著,就來足球場透透氣,”有位球員一邊擺著球門,一邊説著。

  不過,小夥子們的“好日子”恐怕就快到頭了,500公里外的泰安,正有一支特種部隊“嚴陣以待”,靜候著他們。國足集訓隊組建不到一週,就要面臨著一場艱難的“客場攻堅戰”。為期5天的軍旅之行結束後,球員們即刻移師雲南,正式集訓會在那裏啟幕。   猶記得國足上一次祭出“軍訓+封閉集訓”這記組合拳,還要回溯到2007年,可2010年南非世界盃預選賽上,國家隊早早出局使得一切努力化為泡影。11年過去了,當如今這批年輕球員們即將再次穿上軍裝,所有人都期待著能收穫一個不一樣的結局。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