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教育部:競賽以及競賽結果不作為中小學招生入學依據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昨天(21日),教育部網站公佈了一份備受關注的答記者問,內容是關於近日教育部印發的《關於面向中小學生的全國性競賽活動管理辦法(試行)》,《辦法》中明確,競賽以及競賽産生的結果不作為中小學招生入學的依據。

  其實,今年初,這股針對奧賽等杯賽的禁令風已經颳起。目前,華羅庚金盃少年數學邀請賽(“華杯賽”)已確定暫緩舉辦,備受關注的“學而思杯”今年也不再舉辦,最新的《辦法》更是將禁令刮向全國。

  中秋假期前,江蘇南通的劉女士坐在培訓機構門口等著接孩子放學,説到假期的安排,雖然學校放假了,但培訓班不能停。“我想讓他玩,但是沒法玩,現在是學習的比玩的多。(孩子)上五年級,今年很多老師都説開學就有很多學校過來到整個班級去挑孩子,從寫字到課外參加的任何一個競賽類的,把所有都擺出來,提前把孩子篩選一遍。學校肯定都是擇優選,哪個學校都想要好學生。”劉女士説道。

  劉女士所説的“擇優”是當今大部分家長共同的焦慮。其實,教育部早在2014年就出臺過文件,《關於進一步做好小學升入初中免試就近入學工作的實施意見》,文件明確規定,地方各級教育行政部門和公辦、民辦學校均不得採取考試方式選拔學生,公辦學校不得以各類競賽證書或考級證明作為招生入學依據。但是,記者在採訪中發現,依然有學校採用“點招”“秘考”等方式,擇優選拔學生,“擇校熱”也依然存在。

  廣州某培訓機構工作人員稱:“之前一直是通過‘秘考’,整體上民辦學校都是這樣選拔學生的,但是今年可能有一些學校會改為‘面談’,其實説得通俗一點,面談的話裏可能還是會考。”

  在教育資源不均衡的當下,即便家長不願意,但“升學”的洪流裹挾著家長把孩子送入一個又一個培訓班。為了減輕各類競賽造成的中小學生過重的課外負擔,今年初,教育部研究制定了《關於規範管理面向基礎教育領域開展的競賽掛牌命名錶彰等活動的公告》,要求現有面向中小學生的競賽活動一律按管理權限進行重新核準,未經重新核準的,不得再組織開展活動。公告下發後,著名的華羅庚金盃少年數學邀請賽(“華杯賽”)暫緩舉辦,備受關注的“學而思杯”今年也不再舉辦。

  但在教育部近期召開的一次座談會上,仍有家長直言,目前小升初的孩子已經開始學習初中物理知識,為的就是在參加競賽時能夠具備優勢。

  為進一步建立規範管理面向中小學生的全國性競賽活動長效機制,教育部近日再次印發《辦法》,《辦法》規定,只有在中央編辦、民政部登記註冊的正式機構才能組織面向中小學生的全國性競賽;此類競賽實行清單管理制度,每年申請、審核並動態調整一次;競賽結果不作為中小學招生入學的依據。

  教育部部長陳寶生表示:“所有的競賽通通不能和招生挂鉤。(你想)競賽就去競賽,但是,和招生無關。”

  面對這股更加強勁的禁賽風,學而思南昌某教學點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從2017年下半年開始,就已經全面地取消了競賽,也把競賽相關的內容從教學大綱和講義中刪除了。但從短期來看,《辦法》會對招生産生一定的不利影響:“之前一些以提高競賽成績為目標的家長可能就會選擇退出。從長遠看,學而思更多是為了培養學生的綜合素養、全面能力。”

  2012年,北京市曾經發佈過最嚴“禁奧令”,各類奧數培訓班紛紛關門,但現在,不少培訓機構換個名稱繼續教學,且生意火爆。如何才能讓禁令真正落地,長久生效?教育部基礎教育司負責人介紹,過去競賽活動的亂象,與監管機制不健全有很大關係。此次教育部設立了專門的舉報投訴電話,廣泛接受社會監督。教育部將通過調研、巡查等方式,強化對競賽活動的監督檢查,對違規舉辦的,將嚴肅處理,有關處理情況及時通過教育部官方渠道向社會公告。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認為,除了加強監管,更要建立健全教育評價機制。“從根本上來説,還是要積極發展第三方評價,讓其檢驗學生正常的成長、發展,完善教育評價制度,讓專業的評價真正發揮作用。”(記者李欣)

關鍵詞: 教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