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出國打工度假體驗世界?千萬別忘了背上技能包

  出去看世界,不光是體驗世界有多精彩,還是為了去體會不同生活方式的內在價值

  “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錢包那麼小,我們走不了。”有許多被遠方吸引的年輕人,因為現實生活壓力放棄了去外面看看的夢想。近幾年,隨著新西蘭、澳大利亞等國家對中國公民開放“打工度假”簽證,“邊打工、邊度假”的方案似乎給出了兩全選擇,一時間頗受年輕人青睞。

  這種機會,一個人一生中或許難得有一次。應該説,以這種途徑激勵年輕人走向世界各地,確是一種支持他們的方式。他們在升學間隙或者畢業後工作前,專門抽出9個月到1年的時間,去世界各地看看,體驗不同的社會環境、不同的生活方式,在歐美非常流行,被稱為“空檔年”。

  脫離現有環境,獲得獨立視角,獨自應對旅行中的各種狀況,無疑是年輕人需要的歷練。今年5月,澳大利亞埃迪斯科文大學聯合中山大學、陜西師範大學發佈了一份調查,涵蓋了500名澳大利亞、中國及其他國家的“國際揹包客”。結果顯示,80%以上的西方人認為,這段經歷讓自己識別和解決問題、與人溝通、克服挑戰等方面的能力都有所改善。超過60%的人同時認為,時間和金錢管理能力也有所提升。但同時,也有近半數中國揹包客表示持消極感受。或許,中國年輕人對打工度假這種新近傳入的文化體驗方式還期待過高,反而容易産生心理落差。

  澳大利亞、新西蘭的確都是高時薪國家,但持打工度假簽證,想找份收入豐厚的工作可能性極低,一般都是農場採摘、酒店服務員等低薪工作。以這種方式體驗旅遊的美好,首先得做好幹臟活累活的思想準備。本質上講,這種看世界的方式,不光是體驗世界有多精彩,還是為了去體會不同生活方式的內在價值,以及為了豐富經歷需要付出多少努力和艱辛。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揹包客因為來自不同文化背景,更難融入當地社會,有時會遭遇不公正的對待。據報道,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和新南威爾士大學去年對來自107個國家的4300多名臨時移民的工資情況做了調查,發現1/3的揹包客和1/4在澳大利亞工作的外國學生工資,僅為最低工資的一半或更低,而亞洲工人的工資又要低於英語國家的工人。此外,也存在沒收護照、交押金換工作等強制行為。

  澳大利亞設有專門的公平工作監察專員處理這樣的不法事件,也提供包括中文在內的多種語言服務。如果保存好完整的證據鏈,有機會討回被剋扣的工資。但調查顯示,一半的海外工人報告從未或很少收到過工資單,而近一半的人表示他們的工資是現金支付的,無法證明僱主違反了最低工資規定。

  臨時移民佔澳大利亞勞動力的10%左右,被視為重要的勞動力補充,但這不意味著“想走就走”的揹包客一來就能找到工作。

  對年輕人而言,如果你有什麼想做的事,就去做,前提是確保自己能夠通過它生存下來。出國打工度假,千萬別忘了背上技能包。多一點技能儲備,以應付各種預想之外的狀況,打工度假才會成為難得的經歷,而不是遺憾的回憶。

關鍵詞: 埃迪斯科文大學;出國打工;揹包客;技能;內在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