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表情包産業化之路悄然開啟 知識産權保護需重視

  2018年,第一批“00後”已經步入大學校園,逐漸成為互聯網用戶主力軍。如果説“90後”是與互聯網共同成長的一代人,那麼“00後”就是含著互聯網“金湯匙”出生的一代。在以“00後”為代表的年輕人眼裏,表情包是他們日常交流的重要工具。表情包不僅能起到輔助溝通的作用,甚至可以直接用它來溝通交流。企鵝智酷發佈的《從“00後”到“70後”:2018中國網民春節消費娛樂調研報告》顯示,2018年春節期間,使用表情包拜年的網民比例高達45.6%,超過電話、短信等傳統拜年方式。

    表情包何以如此火爆

  “表情包的火爆,意味著口頭語言的實時情景傳播方式開始逐漸成為人們交流交往的基本形式。”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楊鋼元副教授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表情包的傳播是信息傳播技術革命所帶來的一種必然現象。

  互聯網時代,智慧手機的普及使得人們更加依賴於網絡虛擬社交。由智慧手機所創造的交流語境,與線下實際交流相比,儀式感較弱。因此,包含著趣味性、個性化以及豐富的感情色彩的表情包,成為了一種輔助語言。“表情包的使用也使得語言本身的堅硬性得到潤滑,給人們的交往提供了另一副社交面具。”楊鋼元副教授説。

   線下變現方式多樣化

  表情包的“大火”也帶動了一批創作者。從最初的利用名人、明星“創作”,到一大批原創表情包出現,精明的創作者也發現了其中的商機,走上了“變現”的道路。這其中的一個方式便是利用互聯網平臺的“讚賞”功能。

  2015年,微信表情開放平臺讚賞功能上線。微信強大的社交功能,超過10億的月活躍用戶,為表情包的變現提供了強大的支撐。作者只需在微信表情開放平臺進行註冊,將符合製作規範的表情包上傳等待審核,上架成功的表情包即可接受讚賞。

  記者調查發現,微信表情開放平臺上的優秀案例“萌二”,讚賞人數已經突破24萬人次,人氣表情包“長草顏糰子”的讚賞人數已突破10萬人次,“蜜桃貓”系列的讚賞均已突破萬次。越來越多的原創作者加入微信表情開放平臺。

  高人氣表情包的創收途徑已經不單是微信表情開放平臺的讚賞功能,表情包作者開始進行線下跨界合作探索,發展“表情包”衍生産品。例如,有的與淘寶店家合作製作周邊産品,有的與出版社合作出版相關書籍,甚至還有人開設線下實體店舖。表情包走上了産業化發展的新道路。記者調查發現,表情包“長草顏糰子”已于3年前開設淘寶官方旗艦店,推出了糰子公仔、毛毯、手機殼、充電燈等周邊産品。其中,充電燈銷量最高,截至目前累計總銷量超過15000個。以單價69元為計,累計銷售額超100萬元。

  “長草顏糰子”所屬北京十二棟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對本報記者説,“表情包是我們宣傳推廣原創形象,與受眾互動的一種方式。公司主要做的是從IP孵化到流量運營,再到線上線下變現的全産業鏈佈局。”除了開設淘寶旗艦店,十二棟公司還在北京三里屯開設了線下抓娃娃機店,未來還將在南京、杭州、成都、上海、廣州等地陸續開店。

    知識産權保護需重視

  表情包産業化發展的過程中,也存在著知識産權保護等新問題。近年來,隨著社會發展進步,人們的版權意識逐漸形成,支持正版、打擊盜版成為社會共識。表情包的高讚賞人數也反映出新一代互聯網用戶版權消費意識的增強。

  然而,風靡全網的“葛優躺”表情包卻曾被葛優本人以侵犯肖像權為由告上法庭。最終,藝龍網公司被判賠償葛優經濟損失及維權合理支出7.5萬元並進行賠禮道歉。

  針對真人表情包的維權問題,微信表情開放平臺作出規定:真人表情包想要上線,需要提供版權擁有證明,以防侵權事件發生。此外,微信表情開放平臺堅決反對抄襲,建立了一套審核機制以及完善的投訴流程,支持原創作者維權。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著作權法中對表情包的相關規定,一方面是保護表情包製作者,即版權方的權益;另一方面則是避免表情包製作者侵害到其他人的合法權益。“表情包如果使用真人作為基礎的話,必須徵求當事人的同意。”

  雖然目前不少熱門表情包作者已經正式授權部分網店進行周邊産品生産,表情包周邊産品仍然存在盜版問題,此外,目前版權意識尚未在全社會普及,知識産權的保護依然是未來表情包産業發展的重點之一。(記者 徐佩玉)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