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從“茶馬古道”到台灣合歡山——“網紅”老羅千里訪茶記

  “登上合歡山,在海拔超過2000米的一處茶園漫步,遇到談得來的台灣茶農,我心裏覺得特別感動。”2018年盛夏,大陸“網紅”茶人老羅用了一週時間跋涉超過1000公里,在台灣島內“訪茶”。

  這是大陸個人赴臺旅遊開放後,老羅第二次到台灣,兩次到訪相隔數年,主題都是兩岸茶文化的實地交流。

  老羅本名羅軍,因為在大陸熱門的手機客戶端“喜馬拉雅FM”上主持一檔“老羅説茶”節目,結識了眾多茶友,活躍“粉絲”數萬,點擊播放量達數百萬。

  老羅早年曾在上海運營近10家“茶香書香”門店,如今將重心轉向茶的調查和研究。

  老羅訪茶的足跡最早可以追溯到十多年前的茶馬古道。當時,他跟著多名茶葉行家走進了雲南等地的山野鄉間,遍訪普洱茶的主要産地。那時積累的經驗,也令他更加堅定了持續訪茶的決心和信心。

  2018年以來,老羅對海峽兩岸多個茶葉産區進行了走訪,觀察不同産區茶葉特色品種的特性,遇到讓他“愛不釋口”的茶,他就少量採購與茶友和專家分享品鑒。

  “在中國茶的完整圖譜裏,一定少不了台灣茶。”老羅説,“訪茶歸來,我們先歸納出了多個特色品種,其中包括奇萊山、梨山等地的高山烏龍茶,讓我最難忘的則是合歡山烏龍茶。”。

  老羅千里迢迢到台灣,對合歡山的烏龍茶唸唸不忘。老羅此行訪茶到達合歡山時,一處高山茶場的主人林先生攜夫人,特意驅車數小時從台北市南下來與他匯合。

  老羅回憶,林先生70多歲,從前做地板生意,而今卻“回歸”鄉土,種茶為樂。

  “都説‘酒逢知己千杯少’,我們則是兩岸‘茶逢知己’,一見如故,我被他的熱情和執著打動,看著一片片連綿起伏的高山茶園,心潮澎湃。”老羅説。

  激勵老羅執著于歸納整理中國茶品種與特色的,還有一個因素,就是如今兩岸茶文化的變化。

  老羅認為,在海峽兩岸的“90後”甚至更年輕的人群中,傳統的功夫茶文化正在被快速消費所取代。“當喝茶只是為了快速飲用,而不是為了慢節奏的生活,那麼茶也被賦予新的文化意義。”老羅説。

  近年來,老羅和他的團隊也開始關注台灣概念的“調味茶”“冷泡茶”“手搖茶”等,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十多年前從台灣傳播進入大陸的,大陸也有“喜茶”等新品牌。他認為,這都是未來茶消費者的“藍海”。

  “既然兩岸年輕人願意認知這些快消品,兩岸茶人也應當關注他們的細分需求。”老羅説。

  老羅給自己設定的“小目標”是,先集齊108種具有真正代表性的當代中國茶品種,從茶的香氣到茶的化學構成等進行一一解讀,而更遠的目標是要推廣中國茶的獨特審美。

  “相信,中國的茶飲料和茶文化,有朝一日會比西方的葡萄酒産品及文化更加流行和普及,大陸和台灣可以攜手大有作為。”他説。

關鍵詞: 老羅;合歡山;茶馬古道;不同産區;茶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