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考古學家解密匈奴“龍城”猜想 臺頂發現奇特羊頭骨

   原標題:考古學家解密匈奴“龍城”猜想

  “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王昌齡在《出塞》中提到的“龍城”就是古代匈奴的首都,但“龍城”到底在哪兒卻一直是一個千古之謎。近日,中國與蒙古國聯合考古團隊宣佈,在蒙古國中部地區發現距今約2000年的疑似匈奴單於庭“龍城”遺址。這個“龍城”是什麼樣子的?和傳説中的“龍城”有哪些異同之處?近日,負責此次考古的中方領隊向北京青年報記者揭開了這處“龍城”的神秘面紗。

  考古學家發現匈奴“三連城”

  中國與蒙古聯合考古隊人員近日發佈消息説,在蒙古國中部地區發現距今約2000年的疑似匈奴單於庭“龍城”遺址,即匈奴人的統治中心和重要禮制性場所遺址。

  資料顯示,“龍城”在《史記》《漢書》《後漢書》中都有記載,有學者認為龍城與匈奴的都城單於庭是同一個地方。據記載,漢朝大將衛青曾在對匈奴的戰爭中在“龍城”取得勝利。由於“龍城”的特殊地位,此戰被視為一次重大的歷史事件。

  負責此次考古調查的中蒙考古隊中方領隊、中國內蒙古博物院院長陳永志接受北青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對該處遺址的考古調查已經持續了五年。“考古的地點緯度很高,9月就會下雪,因此我們每年的時間只有7月到9月這三個月。此前的幾次考古中我們發現,這處遺址有三個城垣,三座城排成一線,共用一個中軸線,彼此相距僅有100米左右。”

  “這種形式我們叫‘三連城’,雖然以前在匈奴的考古遺址中也有發現過兩連城等,但‘三連城’這種形式還是非常罕見的。”陳永志説。

  最新的考古發現,讓這個奇怪的城市遺址,和傳説中的“龍城”有了更多關聯。

  臺頂發現奇特羊頭骨

  陳永志介紹,此次考古學家調查的是“三連城”中位於中間的一座城。在城中心發現了一座大型祭祀性建築臺基遺跡。“這是一個用黏性較大的紅土做的正方形臺子。在臺子的頂部我們發現了曾被人大量踩踏的痕跡。我們經過調查確認,臺子所用的紅土並非這處遺址所産,而是從遠處特意運過來的。”

  有趣的是,在臺子的正中央,考古學家發現了用羊頭骨和羊腿骨擺成的造型。“羊頭的朝向是北方,這和匈奴墓地的朝向是一致的。類似的用羊頭骨擺出來的造型現在也會出現在當地遊牧民族的祭祀活動中。”

  另外,考古學家在臺子周圍共發現有36個大型圓形柱洞,陳永志説,這些洞裏發現了木材的痕跡,説明在臺子周邊曾有回廊。“通過這些發現,我們可以確認,這處臺子是一個匈奴的祭祀臺。”

  而根據記載,“龍城”正是匈奴人的一處重要祭祀場所,用於祭祀祖先、鬼神和天地。

  多重證據指向匈奴“龍城”

  那麼這裡是否就是“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裏所提到的“龍城”呢?

  陳永志介紹,之所以認為此次發現的祭祀臺屬於匈奴“龍城”,原因之一是去年中蒙考古學家在杭愛山東南發現了東漢軍隊留下的摩崖《燕然山銘》,其中提到漢軍曾焚燒“龍庭”。“此次發現匈奴祭祀臺的位置處於杭愛山北麓,和《燕然山銘》發現的地方都在繞杭愛山的交通要道上,符合漢軍攻擊‘龍城’後凱旋的路線。”

  其次,三連城遺址的位置水草豐美,三座城加在一起,規模超過目前已確認的所有匈奴時期城市遺址,可見三連城的地位不一般。

  再次,在三連城遺址周邊,發現了多處匈奴貴族墓葬,出土了包括金銀器、漢地青銅器在內很多重要文物,部分墓葬被考古學家確認係匈奴單於墓,由此可見匈奴貴族對該遺址的重視。

  最後,從此次出土的祭祀臺和城市情況來看,該城市內沒有明顯的人類居住痕跡,也不具備軍事防禦功能,而是具有特殊功能的匈奴時期城市遺址。

  陳永志表示,此次發現的祭祀臺進一步印證了漠北匈奴人在單於庭“龍城”進行的“春夏秋”三季祭祀活動。因此初步推斷,三連城遺址,很可能是文獻中記載的單於庭“龍城”遺址。“當然,由於匈奴沒有文字,目前還缺少決定性的證據。但在三連城遺址還有部分區域尚未進行考古發掘,我們期待以後能夠獲得這一地區是否就是失蹤近2000年的‘龍城’的確切證據。”

  漢代史研究專家表示,“龍城”在漢朝與匈奴的歷史中都具有重要意義,如果此次發現能夠確認“龍城”的位置,將對我們重現當年那段波瀾壯闊的歷史提供大量參考,大大推進對當時不同民族交流情況的研究。文/本報記者 屈暢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