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文學40年|第二集:給我詩和遠方

  觸摸時代的脈搏,感受文學的力量。

  娛樂廣播自9月7日起推出10集紀念改革開放40週年特別節目《文學40年,我們共同見證》。

  悠悠四十載,賞文學之美,憶時代風華。

  “1986年我18歲,我現在的藏書當中有很多都是在86年買到的,我覺得對於我的思維、我的寫作來説,最重要的影響第一個就是《朦朧詩選》。《朦朧詩選》對於我們這一代人來説太重要了!”

  這是著名主持人白岩松在一次演講中的回憶。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伴隨著文學的全面復蘇,朦朧詩的興起為詩歌注入了新的生命力,同時也給新時期文學帶來了一次意義深遠的變革。

  這是一本1985年11月第1版的《朦朧詩選》。淡綠色的書封、雨後落花般朦朧的設計,書頁已然泛黃,詩卻不曾褪色。一頁頁讀來,仍能嗅到那個時代特有的浪漫和激情。

  曾是《詩刊》編輯的唐曉渡回想起當年朦朧詩的興起記憶猶新:“朦朧詩帶有轉捩點和新的出發地的意義,是整個當代詩歌復興的一部分。表達真實的個人情感世界,這是朦朧詩對當代詩歌復興做的最主要的貢獻,它具有啟蒙性質。”

  朦朧詩的出現是新生代詩人們對社會轉型的思考,它以“叛逆”的精神,打破了當時現實主義創作原則一統詩壇的局面。廣東一位詩人在《詩刊》上發表了一篇文章《令人氣悶的朦朧》,他認為這類詩晦澀難懂,並將此類詩體稱之為“朦朧體”。從此,“朦朧詩”這個略含貶義的稱謂,便成為日後新詩潮的命名,文壇圍繞著“朦朧詩”展開了一場熱烈的論戰。

  舒婷,當代著名女詩人,她從1979年開始發表詩歌,《致橡樹》是她最有代表性、最具影響力的詩作。《詩刊》副主編商震曾經在《人民文學》擔任詩歌編輯,與舒婷有過不少交往。他饒有興致地告訴記者:“那個時候,在一次朗誦會上我曾經仰著頭看過舒婷。但是90年代中後期,我到了《人民文學》之後,舒婷像我親姐一樣親,我們是非常好的朋友。看舒婷的《致橡樹》感覺她是一個多麼溫文爾雅、溫柔的一個小女生,其實她是一個非常爽朗的大姐姐,快人快語。其實這裡面就帶有一個詩歌作品和詩人之間的關係問題。文如其人是指的內心,不是外向。詩人的內心的活動才是真正的在作品中表現出來的東西。”

                                   

                                                  記者國實採訪原《詩刊》副主編商震

  1979年3月,《詩刊》發表了詩人北島的作品《回答》,這首北島早期的詩歌,也是北島最著名的詩作。它反映了整整一代青年覺醒的心聲,標誌著朦朧詩由地下正式走上詩壇,並確立了它在中國當代詩歌轉折期的地位。

  現在仍活躍于詩壇的王家新,一直是這個時代詩歌的守望者。對他而言,“朦朧詩”就是一種啟蒙。回憶起大學時代詩歌對自己的觸動,王家新仍難掩激動:“我們這一代詩人、文學青年可以説幾乎都受到北島他們的影響。我也有幸趕上了中國詩歌的80年代,春雷滾滾那樣一個年代。我們這代人被壓抑的一種詩歌的熱情、激情、狂熱,還有創造力都被煥發出來了,都被喚醒了。朦朧詩是我們這一代人的搖籃。”

                                  

                                                            記者國實採訪詩人王家新

  《今天》是由北島、芒克等人創刊的民間詩歌刊物,在八十年代的中國詩壇,這本藍色封面、油印的文學刊物,像火種一樣在青年人之間傳遞,喚醒了他們對詩歌的熱愛和創造力。

  隨著詩歌運動對青年人的喚醒以及《今天》雜誌對朦朧詩的傳播,舒婷、北島、芒克、楊煉等各具代表性的朦朧詩人在詩歌創作中表達著他們對自我價值的確認,對人性復歸的呼喚,對人的心靈自由與解放的追求,引起了一代青年的情感共鳴。

  朦朧詩是新時期文學的一朵奇葩。當整個中國以開放的姿態面對世界,朦朧詩也啟迪了詩歌乃至文學的多元化發展,它鮮活而旺盛的生命力,像黑暗中的一線曙光,照亮了遠方的路。

  本期撰稿:國實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