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狂熱足球迷”馬克龍世界盃現場觀戰半決賽,盼球隊奪冠重振法國

  “狂熱足球迷”馬克龍世界盃現場觀戰半決賽,盼球隊奪冠重振法國

  在2018年世界盃披荊斬棘的法國隊,似乎印證了法國總統馬克龍的競選口號“法國回來了”。10日,馬克龍親自飛往俄羅斯聖彼得堡,現場觀戰法國對比利時的半決賽,在他的注視下法國隊以一球獲勝,進入世界盃決賽。這位年輕的領袖在為進球歡呼的同時,似乎也看到了重振法國的希望。英國《衛報》11日報道稱,馬克龍正利用“足球外交”爭取政治資本,同時期望世界盃的勝利有助於法國國內問題的解決。但也有人警告説,法國國內的種族歧視、階級分化乃至意識形態的分裂並不會因為足球的成功而“自然消解”。另據法新社最新消息,馬克龍已經決定去俄羅斯觀戰決賽,屆時還將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會晤。

  法新社11日報道稱,俄羅斯當地時間10日晚,法國隊在聖彼得堡1比0戰勝比利時隊,進入世界盃決賽。法國總統馬克龍和比利時國王、王后一起現場觀戰,最終馬克龍“笑到了最後”。此前馬克龍承諾,如果法國隊進入半決賽,他將飛往俄羅斯為法國隊現場加油助威。比賽結束後,馬克龍前往法國隊更衣室,問候並祝賀了法國隊員,他還在推特上發言説:“我們進入決賽了!讓我們相約週日(決賽當日),共同見證這場比賽!”賽後,馬克龍還接到了俄羅斯總統普京的祝賀電話。

  法新社稱,這是法國隊歷史上第三次進入世界盃決賽。法國足球正處於新的黃金時期。1998年法國世界盃,主場作戰的法國隊進入決賽並奪冠,2006年德國世界盃,法國隊再度進入決賽,但點球大戰惜敗意大利。齊達內等老一代球星退役後,現在的法國年輕球員人才輩出,他們距離冠軍僅差一步。法國國內的足球熱潮已經接近歷史頂峰。

  《衛報》11日稱,1998年法國世界盃奪冠挽救了深陷困境的時任總統希拉克——儘管他連半支法國隊球員的名字都叫不出來。馬克龍很清楚,法國的足球熱潮將産生政治資本。這位40歲的中左翼總統正竭力擺脫“富人總統”的外界印象,他將自己塑造成一個狂熱的足球迷。他公開宣佈支持法甲球隊馬賽,參加電視足球秀,在世界盃賽前前往法國隊駐地演講。他講述自己童年的足球故事。他説:“我那時踢左後衛,踢球有點臟但技術不好,在球場上我是那種不願意放棄、喜歡經常鼓勵隊友的人。”如果法國隊這次奪冠,那正應了馬克龍的政治口號“法國回來了”。

  事實上,這支年輕、種族背景多元的法國隊已經極大提振了法國國民的士氣。法國媒體對這支本屆世界盃上最年輕的球隊之一給予了高度讚譽,稱隊員們“隨和、有教養而且謙虛”。這支球隊中很多黑人隊員都來自巴黎郊區,如19歲的超級新星姆巴佩、中場核心博格巴和坎特。國民對姆巴佩及其隊友的支持,對種族主義的右翼民族主義者無疑是一個重擊。本屆世界盃法國對烏拉圭的四分之一決賽前,馬克龍特地邀請了巴黎郊區足球俱樂部的小球員們前往愛麗舍宮,看他們比賽並和他們合影,以此表示對他們的支持。

  法國期望通過足球解決由來已久的社會問題,但不少人警告説這種想法不現實。種族歧視、因經濟不平等導致的階級分化和意識形態矛盾有著深刻的歷史根源。20年前,阿爾及利亞後裔齊達內領導的法國國家隊被認為是對法國社會所有弊端的一個答案,但事實並非如此。就在他們奪冠4年後,法國極右翼領袖勒龐公開抱怨法國隊“黑人太多了”,並且在大選中獲得了大量選票。2011年,還有官員試圖限制法國足球青訓項目中黑人和阿拉伯人的人數,使法國隊更加“白人化”。上個月,法國前總統弗朗索瓦奧朗德還警告説:“我們希望1998年世界盃的勝利能改變法國社會,但它沒有改變,政治家們去改變它才最重要。”法國反種族主義活動家表示:“政客們認為他們已經通過足球解決了所有的問題,但事實上這些成功就像煙火一樣短暫”。

關鍵詞: 法國;馬克龍;法國隊;狂熱足球迷;世界盃;足球;現場;球隊;決賽;半決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