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走出兩年前的失利陰影 德尚離翻身只剩一場球

  終場哨響,德尚開心得像個孩子,一把抱住助教,然後招呼教練團隊一起圍著跳啊,叫啊。慶祝完了,他才捋了捋銀發,朝對手教練席走去……

  這場勝利,對德尚而言,是告別兩年的煎熬。他有太多要釋放的情緒了,就像把整個不如意塞進袋子扔進垃圾桶。

  兩年前的同一個清晨,2016年歐錦賽決賽,法國隊0比1不敵葡萄牙隊,丟掉了獎盃。巴黎街頭,很多球迷在哭泣。人們幾乎不敢相信,在自己的家門口,把冠軍拱手讓了出去。

  德尚成了眾矢之的。這名1998年率隊贏得世界盃的鐵血隊長,那一刻成了輿論口中的罪臣。他毫無保留地迷信馬圖伊迪,他每次換人就只會想到小個科曼,他對本澤馬帶有明顯的偏見……人們堅持,因為德尚的能力,法國足球輸掉了面子。

  一個能力平庸的、固執己見的主帥,德尚被套上了這樣的帽子。儘管法國足協將帥印留在他手裏,德尚卻知道,接下來的每一天都是煎熬。自命不凡的法國人總是要找到這樣、那樣的不滿,來質問德尚。甚至,在齊達內率領皇馬衛冕冠軍盃時,還有媒體提問德尚:齊達內未來會成為法國隊主帥麼?

  對此,德尚回答得很乾脆:未來有一天,我相信齊達內會的。但他也表達了自己的態度:至少現在不是,俄羅斯世界盃也不是。那是我的球隊。

  一支我的球隊,兩年裏,德尚刻上了自己更深的印記。歐錦賽核心帕耶被放棄,曼聯邊鋒馬夏爾被放棄,許多歐錦賽的主力都被新人替換,至於本澤馬的爭論,當輿論的口水快要淹沒自己時,德尚仍不為所動,甚至斬釘截鐵給出了“國家隊與本澤馬永別”的強悍回應。

  但這支法國隊依舊在躁動中前行。特別是頭號射手格列茲曼的未來成為更衣室裏最不穩定的因素。兩個月前,球隊重新聚集時,德尚對所有人只説了一件事:必須在去俄羅斯前,確定下賽季的合同。結果,和以往完全不同的節奏,格列茲曼在賽季剛結束就宣佈留在馬競俱樂部,和巴薩的故事就此了結。一塊最大的絆腳石除去了,德尚這才領著弟子,奔赴俄羅斯。

  今晨,坐在教練席上,德尚一定想起了兩年前的那一幕,那個被埃德爾在加時攻入的遠射。時間過得真快,才兩年的光景,他的頭髮更加灰白,原來合身的西服也寬大了一些。賽前他告訴隊員:這是世界盃,別去想歐錦賽,不存在什麼復仇,況且眼前的是比利時隊不是葡萄牙隊。但心裏,誰都清楚,德尚翻身的急切。

  比利時隊比兩年前的葡萄牙隊更加強大,甚至在前20分鐘裏,法國隊大門就有被攻破的危險。“我們非常年輕,但在心理上做好了準備。”賽後德尚透露,他始終相信,勝利屬於這支法國隊,“而且,隊員們有自己的品格。”

  這種品格,越來越接近1998年德尚擔任隊長的那支法國隊。烏姆蒂蒂的破門,讓他成為俄羅斯世界盃法國隊第三位進球的後衛。而二十年前的那屆世界盃,法國隊也是依靠三名後衛的進球,才殺入決賽。當烏姆蒂蒂的進球淘汰比利時隊時,德尚一定想起了半決賽金球淘汰克羅地亞隊的圖拉姆。

  毫無疑問,在連續帶隊闖入兩屆洲際大賽的決賽後,德尚已經成為法國足壇的第一人。但在倔強的前隊長心裏,離開徹底的翻身,自己還有一場球。這位謹慎的主帥,居然在賽後主動提到歐錦賽決賽的失利,“我感謝過去49天團隊所有人的努力,對兩年前的那場決賽,我們記憶猶新。”

  這樣的表白,索斯蓋特或者達裏奇,你們懼怕了麼?(新民晚報特派記者金雷 聖彼得堡今日電)

關鍵詞: 德尚;兩年;法國隊;一場;自己;陰影;歐錦賽;決賽;葡萄牙隊;本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