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三位主持配音“大頭兒子”半天時間“一氣呵成”

  由何澄執導,央視少兒主持天團——鞠萍、董浩、劉純燕配音的動畫電影《新大頭兒子小頭爸爸3:俄羅斯奇遇記》(後簡稱《大頭兒子3》)已于上個週末登上銀幕。專家認為動畫片類型比較特殊,受到其他類型片的衝擊較少,依舊能有2周以上的充分發揮,甚至有望在火熱的暑期檔中,憑藉著兒童受眾基礎和粉絲基礎獲得過億的票房。

  果不其然,至截稿前,影片上映3天獲得了7010萬票房,看來這部國産動畫斬獲過億票房幾乎是囊中之物。在宣傳初期,《大頭兒子3》就打出“央視少兒頻道主持天團”的齊聚,配音陣容也是該片的一大看點及賣點,這也是《大頭兒子小頭爸爸》系列電影最原版的配音人馬:劉純燕配音大頭兒子、董浩配音小頭爸爸、鞠萍配音圍裙媽媽,這個聲音搭配瞬間可以為不少觀眾喚回兒時記憶,對此,新京報獨家專訪三位主持人,共同揭秘電影背後的製作秘密。

  溯源

  “大頭”IP是塊金字招牌

  在眾多國産動畫中,《大頭兒子小頭爸爸》是唯一一部跨世紀播出達23年的經典動畫,這部動畫已經陪伴80後、90後、00後三代人的成長,堪稱國産動畫片的里程碑。從1995年播出以來,該IP先後推出五季動畫番劇,收視率高達3.1%,播出覆蓋了逾百家電視臺,更斬獲了多個國內外的重要獎項,2014年還推出過同名舞臺劇。另外,這個IP在影市的表現也非常搶眼:2014年9月,首部作品《新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之秘密計劃》在國慶檔上映,與《麥兜我和我媽媽》、《魁拔3》的較量下獲得4250萬票房。後來,2016年8月《新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之一日成才》登陸暑期檔,在次周《冰川時代5》的強力衝擊下票房表現依舊堅挺,獲得了9040萬票房。

  聚焦

  新“大頭”加入新幻想

  《大頭兒子3》圍繞著大頭兒子一家的“白夜城大冒險”展開,講述了大頭兒子一家去俄羅斯旅行,但受到神秘力量的召喚誤入大頭兒子畫中的白夜城,並打敗了邪惡大怪獸的曆險故事。影片包含了俄羅斯異國元素和想象力十足的異次元風情,成長與童真的矛盾、父與子關係衝突等現實問題也在影片中得到探討。

  作為這個系列的第三部電影,曾執導過前兩部電影的何澄表示,前兩部電影定位比較偏現實題材,第三部則延續了前作的現實感,但更是加入了奇幻元素,“這是‘新大頭’系列電影的一次很大的嘗試和改變,現實方面故事背景走出了國內,奇幻方面則是大頭一家進入小朋友們喜聞樂見的奇幻世界白夜城,而城裏的一切滿足了孩子們對世界的豐富幻想。”除了劇情聚焦到國外,主要角色也採用更先進的3D技術。

  ■ 配音“三老”

  董浩(小頭爸爸)

  配音小頭爸爸的董浩、圍裙媽媽的鞠萍、大頭兒子的金龜子,都是陪伴觀眾童年的“黃金搭檔”,從動畫劇集他們就開始為《大頭兒子》裏面的角色配音。三位主持人向新京報記者表示,他們三人已經很難得有時間聚在一起,能在《大頭兒子3》上映期間“同框”實在是非常感動。董浩提起現在配音基本都是“各配各”的,能見面也很難,“再和老搭檔合作也沒有太大的新感受或是不一樣,我們已經有了十足的默契,另外對配音來説我已經應付自如,除了有時會考慮口型上的不同,會跟文字編輯提出一些發音上的問題,其他的基本上都比較尊重劇本的東西。”配音小頭爸爸,董浩依舊採取在配音房裏待一天不出來,直到“一氣呵成”才會走。

  鞠萍(圍裙媽媽)

  配音圍裙媽媽的鞠萍則自謙説沒有董浩和金龜子的經驗豐富,在配音、提氣上會有一些難度,但有兩個老搭檔的帶動則進步飛速,“電影配音比電視要求還多,你依舊需要提前準備,稿子要提前讀、斷句也不能有錯,上下文和劇情的連接也要和導演溝通商量,例如這樣説會不會顯得媽媽更有愛心,還是要照顧各種的情緒等。”在詮釋圍裙媽媽上,鞠萍表示自己不想讓觀眾聽到聲音就想起鞠萍姐姐,“像我這個年齡確實該當爺爺奶奶了,所以更傾向於把自己的聲音往年輕化塑造一些,有些時候對孩子影響不好的説法我們會商量,看能不能改得更有親和感。”

  劉純燕(大頭兒子)

  大頭兒子這個角色從播出時,他的聲音就歸屬於劉純燕,“有時我説我是金龜子乾脆就不配了,但是大家覺得這個聲音的標誌性、給人的記憶感太強了,他們説沒法換人,所以就一直要配下來。”這次《大頭兒子3》的配音劉純燕也只花了大半天就完成,劉純燕笑説,製作確實沒有什麼難度,開口就來,因為熟悉了角色也不用太去考慮該怎麼揣摩這個人物。她提到自己對大頭兒子聲音特徵做出了一個小改變,通過留心身邊與大頭兒子同齡的小朋友,從一開始偏向女性化的音色調整成了常規五六歲小男孩的音色,“這次就更加闔家歡一點,故事背景在俄羅斯,他最開始應該是用新鮮和開心的聲音來處理,後來他爸爸救他的劇情會比較感人,每一段給大頭的配音都需要一氣呵成的,都會想用一種聲臨其境的真實感來詮釋。”

  ■ 同題問答

  1 新京報:如今電影市場國産動畫片的表現並不是很好,更多的都是院線上的炮灰,很難有經典的、一直吸引人的IP,作為少兒影視作品的參與者,怎麼看待國産動畫的市場現狀?

  鞠萍:劇情上還是需要突破,以前我們總想著怎麼讓小孩子高興,其實它更是個闔家歡的東西,例如《瘋狂動物城》中的朱迪警官,小朋友非常崇拜朱迪,片中爸媽跟她視頻電話,強忍內心的孤獨和不順,讓我感動落淚,這是一個動畫片的高妙之處。所以怎樣去打動孩子的心,讓孩子和父母一起感動,讓他們知道自己長大了應該付出什麼。我不太贊成動畫裏面老是做一些觸摸不到的橋段,生活中沒有那麼多神話,創作上要打開視野,解開矛盾、解決困難,回歸現實生活。

  董浩:現在的國産動畫確實收成不多,但我們需要時間來養一養這塊地,説不定它慢慢就會起來,藝術這個東西是需要耐心的等待和文火慢燉地來培養,而不是幾天就能夠促成它的成長。我並不認為國産動畫的現狀就能用低迷來形容,是需要大家的等待和支持,現在也有很多人在做這一方面的工作,就像《大頭兒子》系列的影片用心來做就會很好。

  劉純燕:在製作上和構思上還是需要加強,拿配音來説,一個好的動畫片70%的成功要來自於配音。有的時候自己的作品我會重新去翻看,聲音塑造上可能沒有太大改變,但要保證角色性格越來越豐滿,很多東西也不允許你改動太多,改動太多就怕小朋友接受不了,所以應該保持創作和傳統的平衡。

  2 新京報:片中的三個關鍵角色都是幾位老師配了很多次的,現實中你們和這些角色相像嗎?

  鞠萍:我是山東人,生活中比較賢惠、能幹、愛張羅,但我是一個很理性的媽媽,喜歡孩子去獨立思考、獨立做一些事情。

  董浩:其實配音會改變你的性格,比如我以前配音唐老鴨,性格都挺像唐老鴨的,配小頭爸爸以前性格不像,後來越配越像了,就像我在家裏也會對老伴更好一點。

  劉純燕:我倒不會説配這個角色就跟著他跑,但是我生活中會發現很多和大頭兒子相似的小朋友,如果他們都像大頭兒子一樣幸福就好了,希望他們都能停留在美好的時光裏幸福。

  3 新京報:有續集還會再配音嗎?

  鞠萍:配啊,只要他們找我,我就一定會繼續配下去。我現在胖成這樣了(笑),就是可以在聲音層面有這樣一塊天地去重現我的表演已經很完美了。

  董浩:必須要配啊,就算很忙也一定要來,央視是我的藝術搖籃,對這個IP我也有感情,只要“一息尚存”,孩子們喜歡,我一定會配下去。(笑)就像這麼多年我都一直堅持做少兒主持,因為不想把人活得那麼現實,不想讓孩子們覺得這個叔叔也離開了他們。

  劉純燕:大頭兒子真的是配定了,這個形象深入人心了,也根深蒂固了,所以我也很習慣大家給我的標簽化和配音形象的定義。

  采寫/新京報記者 周慧曉婉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