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俄羅斯人對足球的熱愛,被低估了

  當當當,從下諾夫哥羅德開往莫斯科的7次火車緩緩啟動,6個小時後,它將抵達莫斯科共青團火車站。儘管已是當地時間深夜11點多(北京時間8日淩晨4點多),但火車上的俄羅斯乘客似乎都沒有睡意。放眼望去,車廂裏都是手機屏幕的亮光——他們正在通過視頻直播或者文字直播,緊張關注著俄羅斯與克羅地亞的比賽。“唉!”看到拉基蒂奇穩穩將點球罰入、俄羅斯在點球大戰中遺憾落敗後,整個車廂裏響起了一片沮喪的嘆息聲……都説俄羅斯人對冰球的喜好程度超過了足球,但這20多天的經歷告訴我,他們對足球的熱愛,還是被低估了。

  誰説他們不關心足球?

  之前很多媒體報道,這屆世界盃在俄羅斯“遇冷”,缺少氛圍。這樣的疑問,在我剛到俄羅斯時也有過——開幕戰前一天,謝列梅捷沃機場內有關世界盃的宣傳海報少得可憐;開賽後那段時間,在地鐵上看到載歌載舞的南美球迷們,俄羅斯人像看怪物一樣看著他們……然而隨著比賽的深入,尤其是在東道主順利從小組晉級,並通過點球大戰戰勝了強大的西班牙隊後,俄羅斯人對於足球的熱愛,開始徹底爆發了。

  下諾夫哥羅德的克裏姆林宮附近,球迷公園就設立在那裏。每逢比賽時間,當地的俄羅斯人都會攜家帶口從四面八方聚集到這裡,享受著足球的快樂。“在球迷公園的大屏幕前看球更有意思,比在家裏看球熱鬧多了。”一名帶著全家老小的俄羅斯球迷表示。俄羅斯與克羅地亞的比賽開始之前,下諾夫哥羅德突降大雨,但“戰鬥民族”們似乎根本不當一回事,很多俄羅斯小青年們更是赤裸著上半身,在雨中嬉戲打鬧。足球,讓內斂的俄羅斯人變得奔放起來。

  “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多人,感覺全下諾夫哥羅德的人都來了。”一位在附近酒吧工作的俄羅斯人表示,“感謝世界盃,我們酒吧的生意比以前好了太多。”在這家以水煙為特色的酒吧裏,很多俄羅斯人都是全家出動,大人喝啤酒抽水煙,小孩子們喝飲料吃零食,都很享受。

  警察都在偷偷看比賽

  除了普通人享受世界盃,甚至是有些在車站附近執勤的警察,也會忙裏偷閒,隨時關注著俄羅斯隊的比賽——俄羅斯VS克羅地亞下半場開始時,我們前往火車站對面的麥當勞買夜宵,就親眼看到路邊一輛警車上,四個警察正頭碰頭地湊在一起,通過手機收看比賽。看到我們發現了他們在看球,還不好意思地衝我們笑了笑。

  下諾夫哥羅德這樣的小城世界盃氣氛都如此濃厚,更不用説莫斯科、聖彼得堡這樣的大城市了——北京時間10點多,火車抵達共青團火車站後,我們用Yandex叫了一輛出租車,一路上,這位40多歲的司機都在認真聽著廣播,內容正是對於東道主出局那場比賽的技戰術復盤。“雖然沒進四強很遺憾,但這批俄羅斯球員沒有給祖國丟臉。”對於這支俄羅斯隊,他如此評價。要知道,在本屆世界盃開始前,俄羅斯隊還被媒體冠以“史上最弱東道主”,然而他們憑藉出色的發揮,有力地回擊了外界的質疑和嘲笑。

  遺憾出局後,俄羅斯各大媒體也高度讚揚了球隊的表現,稱俄羅斯隊是“驕傲地離開了世界盃賽場”。

  完成使命的志願者們

  世界盃志願者大多是俄羅斯人,多以年輕學生為主。兩天前,在下諾夫哥羅德球場內見到的一幕,也讓我感受到了志願者們對足球、對世界盃的那份愛。

  法國和烏拉圭比賽結束後,我在混合採訪區裏採訪結束時,已接近當地時間9點。從媒體通道向球場外走,我發現所有身穿紅色外套的志願者們都朝著球場內跑去——這場比賽結束後,下諾夫哥羅德球場就沒有比賽了,它的世界盃使命就此結束,而這群志願者們,也即將迎來分別的時刻。

  志願者們聚集在球場的中央,各種合影,各種依依不捨。“我們因為世界盃相聚在這裡,成了很好的朋友,現在到了説再見的時候,真的非常捨不得。”一位俄羅斯姑娘已經泣不成聲。不少小夥伴紛紛上前安慰她,希望她不要這麼傷感。“這次分別後,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再見面。”一位法國志願者也有些動容,“是世界盃讓我們成為了朋友,讓我們認識了彼此。”整個球場,充斥著離別的氣氛。

  有的小夥伴,已經相約4年後繼續去卡塔爾當志願者,“2022年,我們卡塔爾見。”

  世界盃焦點

  四強集結,世界盃上颳起青春風暴

  27歲定律,第九個世界盃冠軍國家隊誕生?

  昨天淩晨,隨著克羅地亞拿到最後一個半決賽名額,俄羅斯世界盃的四強隊伍已全部産生。

  值得注意的是,本屆世界盃全部736名球員的平均年齡接近28歲,是史上參賽球員平均年齡最大的一屆世界盃,而在四強中,法國和英格蘭卻分別是本屆世界盃上平均年齡第二年輕和第三年輕的球隊,僅僅為26歲。青春的風暴仍在延續,不過按照英國人總結的“27歲定律”,似乎在俄羅斯的大地上,將要誕生世界盃歷史上的第九個冠軍國家隊。

  請別再叫它“歐洲中國隊”了

  過去,總是習慣於在大賽中掉鏈子的英格蘭,被中國球迷調侃為“三喵軍團”“歐洲中國隊”。

  如今隨著英格蘭隊殺入世界盃四強,在已拿到U17世青賽冠軍、U20世青賽冠軍的情況下,如果成年隊再拿到本屆世界盃的冠軍,英格蘭就將比肩2002-2003年的巴西足球,成為世界足壇第二個實現國字號“三冠王”。

  英格蘭青訓迎來大爆發並非偶然,2010年英足總推出的“精英球員養成計劃”,它要求敦促各職業俱樂部完善梯隊建設,英超中青訓營的最低年齡組別為U9,在此之上,每個年齡段設一支球隊,直到U17和U18兩個年齡段合二為一。

  在國家隊層面,英格蘭早在上屆世界盃就開始了年輕化改造,當時的平均年齡就已是26歲207天。

  到了本屆世界盃,隊長凱恩只有25歲,23人平均年齡只有26歲18天,只有5個人參加過上一屆世界盃,並且沒人擁有在世界盃進球的經驗。

  英格蘭隊蝶變的最大功臣,無疑就是主教練索斯蓋特,他沒有徵召英超中更有經驗、名氣更大的球員,而是大膽起用新人,並革新了傳統的英式足球,代之以更加簡練高效的打法,終於率領這幫年輕人,讓英格蘭時隔28年後再次晉級世界盃四強。

  這樣一支英格蘭隊,我們還能叫它“歐洲中國隊”嗎?

  青訓得力,法國比利時終迎收穫

  當19歲的“超新星”姆巴佩陷入烏拉圭銅墻鐵壁般的重圍中時,25歲的瓦拉內先站了出來,然後是26歲的格列茲曼。26歲,也正是本屆世界盃上法國隊的平均年齡。

  沒有了卡瓦尼,平均年齡28.1歲的烏拉圭敗下陣來。而此前擁有梅西,平均年齡29.3歲的阿根廷,面對法國依然無可奈奈何,這足以證明年輕的強大。

  法國一直都是歐洲足球青訓的傑出代表,其實法國隊在奪取1998年世界盃和2000年歐洲盃冠軍後,也經歷了一段低谷,甚至在2008年歐洲盃和2010年南非世界盃上,法國隊均未能小組出線,一度出現了青黃不接的局面。

  擁有雄厚的青訓基礎,法國足球僅僅需要的是時間和等待。2016年歐洲盃,法國隊靠著一批年輕球員獲得亞軍,終於宣告法國足球重新崛起。

  和英法一樣,比利時同樣也是從深耕青訓開始,並在2012年前後,迎來人才井噴,盧卡庫、阿扎爾、德布勞內等人均是比利時青訓的頂級“産品”。

  2014年巴西世界盃上,比利時隊的平均年齡為25歲241天,時隔12年重新亮相世界盃就殺入八強。而本屆世界盃上,在馬丁內斯的調教下,這支愈加成熟的比利時擊敗了五星巴西晉級四強,而這一切看來似乎都只是水到渠成而已。

  27歲定律,第九個冠軍國家隊誕生?

  在2014年世界盃決賽前,英國廣播公司(BBC)進行了大量數據分析,通過世界盃32強11人首發陣容以及歷屆奪冠隊伍的平均年齡,統計得出一條“27歲定律”,即參加世界盃並且最有機會奪冠的年齡是27.5歲。

  而在此前的11屆世界盃中,有10屆的最終奪冠球隊平均年齡都不到28歲,2010年南非世界盃冠軍西班牙隊當時平均年齡為27.3歲,2002年的五星巴西的平均年齡為26.9歲,1998年法國的平均年齡為27.4歲,1994年巴西的平均年齡為27.9歲。

  唯一一次與這個定律不相符的是2006年的意大利,平均年齡達到了29歲,而再上一次還要追溯到1962年世界盃,當時巴西隊的平均年齡為30.1歲。

  在本屆世界盃上,似乎青春風暴刮得格外猛烈,前四名球隊中沒有一支球隊的平均年齡超過28歲,而其中,最符合“27歲定律”的,就是27.6歲的比利時和27.9歲的克羅地亞。

  在7月15日的莫斯科盧日尼基體育場,會誕生第九個奪得世界盃冠軍的國家隊嗎?

  本報記者 湯皓

  湯皓

  湯皓

關鍵詞: 世界盃;俄羅斯;年齡;足球;平均;世界;比賽;我們;下諾夫哥羅德;冠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