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世界盃記者手記D23:音樂,足球的詩和遠方

  休賽日的莫斯科,盧日尼基球場不對球迷開放,球場邊的麻雀山球迷節也關了門,容納千人的媒體工作間只坐了2名記者。他們都去哪兒了?

  從盧日尼基乘坐5站地鐵,抵達著名的紅場,和聖瓦西裏大教堂。以紅場為中心,向各個方向散射的步行街上,挂著證件的媒體記者和身穿各國球衣的球迷,正在開啟另一場狂歡。

  一名身穿弗拉門戈球衣的巴西球迷從揹包裏拿出一座仿製的大力神盃,以五彩的聖瓦西裏大教堂為背景,忘情地親吻。身旁的法國球迷看到,笑著過來湊熱鬧。巴西球迷把獎盃遞到法國球迷手中,後者掏出一面法國國旗,模倣超人的樣子係在脖頸上,仰天笑出了聲。

  幾百米外,6名本地模樣的姑娘在路中央唱著俄羅斯民族歌曲,熟悉的旋律《喀秋莎》響起。抱著吉他的伴奏男孩是典型的俄羅斯青年,深褐色的長髮濃密而秀直,髮型一如年輕時的“冰王子”、俄羅斯滑冰世界冠軍普魯申科。路過的俄羅斯老頭興奮地舉起了握拳的手,沙啞的聲音與眾不同。

  筆者聽不懂俄語的歌詞,但仍被充滿力量的旋律和韻腳所感染。回到酒店,對照視頻查歌詞,她們唱的是:“駐守邊疆年輕的戰士,心中懷念遙遠的姑娘。勇敢戰鬥保衛祖國,喀秋莎愛情永遠屬於他。”

  閉上眼,回憶過去的22天,除了16場比賽的畫面,還有各國球迷們的歌聲。巴西對陣塞爾維亞賽前的地鐵車廂裏,塞爾維亞球迷暢想著淘汰桑巴足球,他們改編了意大利名曲《再見吧,朋友》:“啊巴西再見,啊巴西再見!”3個小時後,巴西隊勝利晉級,歌聲變成了“啊,再見吧,塞爾維亞”。

  類似的回憶太多。德國隊小組出局之後,多年的“死敵”英格蘭人送上歌聲,更像是嘲諷:“你們還在看世界盃嗎,德國?”

  還有前幾日手記中提到的,克羅地亞隊戰歌《熾熱的心》,是筆者在現場被旋律深深震撼後,追問克羅地亞記者才知曉了曲名。那名記者笑著説:“這首歌真的非常棒,應該讓更多人知道。”

  歌曲是個有趣的視角,呈現著世界盃的另一種面貌,它不是勝利後的狂喜,或是失敗後的熱淚。四年一度的世界盃,本就是一次全球的狂歡,以32天共64場比賽為核心,畫出署名為足球的弧度。

  更重要的是,當人們的內心確實放下了勝負,全心地投入,世界盃不會虧待熱愛足球的人。這是世界盃的初衷,也是所追求的詩和遠方。(完)

關鍵詞: 球迷;世界盃;足球;記者;聖瓦西裏大教堂;遠方;手記;大力神盃;毛建軍;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