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雷佳音式“中年萌”越來越吃香

  雷佳音在《我的前半生》中飾演的“前夫哥”陳俊生。

  第24屆上海電視節已經開幕,最受關注的電視劇白玉蘭獎將在本週五揭曉。同樣是出演《我的前半生》,飾演男二號的雷佳音入圍了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最佳男主角,而飾演男一號的靳東卻兩手空空。此事在入圍名單公佈時就掀起波瀾,組委會執行副秘書長傅文霞回應:“這是第一輪選片人選出來的。”事實上,在中生代男演員中,靳東式的“老幹部”曾獨領風騷,但已經引發觀眾審美疲勞,而雷佳音式的“中年萌”正後來居上。

  從張嘉譯演《蝸居》開始,中年男演員們就開始走起了體面正直的“老幹部”路子。憑藉《偽裝者》《歡樂頌》大火,這一人物設定在靳東身上真正發揚光大。靳東不僅在戲中的角色相當“老幹部”,還在日常生活中發各種心靈雞湯類的微博,也因此被不少人稱為“好為人師”。

  相比一本正經的靳東,很多人對雷佳音的第一反應是自帶喜感。耷拉眼角的雷佳音長了一張有點“喪”的臉,但只要他一笑,憨厚中還透露一點小壞。關於雷佳音的種種段子,觀眾早就爛熟於心——比如畫風清奇的街拍、自稱“老易烊千璽”的自信。今年4月舉行的北京國際電影節,他拉著佟麗婭走紅毯,為電影《超時空同居》做宣傳,像是在趕集;最近關於白玉蘭獎的採訪,有記者問有沒有信心奪得最佳男主角,他讓記者重新大聲問一遍,然後自己壞笑著回答:“沒有!”

  同樣像雷佳音這樣靠“萌”受到年輕人關注的還有潘粵明、郭京飛。這些男演員人到中年,卻被粉絲發現了少年感。他們或呆萌,或嘴賤,或搞笑,一言以蔽之就是接地氣。但“中年萌”只是這些男演員吸引觀眾的“配菜”,觀眾是因為“主菜”可口才會買單——潘粵明在《白夜追兇》一人分飾兩角,貢獻了巔峰演技;雷佳音在《我的前半生》裏飾演的“前夫哥”火了之後,貢獻了《和平飯店》中“最有文化的土匪”一角,又在《超時空同居》裏挑戰了窮小子和霸氣總裁的反差角色;郭京飛的戲路也很多變,不僅能演喜劇,《瑯琊榜2》裏陰鬱的法師角色也讓人眼前一亮。

  相比之下,不管是《歡樂頌》還是《我的前半生》,靳東塑造的角色都是中年精英。劇評人葉春池認為,作品可以豐滿藝人的人設,但過深的人設卻有可能妨礙作品的突破,這也是“老幹部”靳東現在遭遇的事業瓶頸——觀眾是喜歡過他的某一形象,但很快就開始抱怨他演什麼都差不多,辨識度不高。有評論認為,男二號雷佳音取代男一號靳東入圍白玉蘭獎,其實並不意外,“雷佳音的狀態要更好一些,表演的代入感實在太強了,靳東的狀態還是停留在以前的作品中,演技其實是挺主觀的東西,但狀態可以客觀分析。”

  公允而言,並非靳東的演技變差了,只是觀眾要求的進步速度快於他本人。而一個現實問題是,當下的中年男演員中,除了靳東,換個人恐怕很難演出拿腔拿調的“精英范兒”。葉春池覺得,演員的定型問題,其實也不一定完全是個人意願造成,求穩的片方也會傾向於讓演員重復演繹成功角色,“實現真正的突破,對藝人和經紀公司而言,都需要很大勇氣,且很可能得不償失。”

關鍵詞: 雷佳音;靳東;中年;演員;白玉蘭獎;觀眾;越來越;角色;上海電視節;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