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玉雕國家級非遺傳承人:做市場的多做藝術的少

玉雕大師高兆華在工作中

  廣州玉雕國家級非遺傳承人高兆華:現在玉雕行業做市場的多做藝術的少

  傳承玉雕絕活需要各方合力

  專題統籌/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黃蓉芳、申卉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王曉全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廖雪明

  1965年,16歲的高兆華進南方玉雕廠第一次以學徒的身份拿起一塊碎石料開始雕琢到現在,53年時光飛逝,年近古稀的高兆華用雙手創作出的玉雕珍品已難以數計。他培養出來的學徒,已經有2個省級大師、6個市級大師、3個高級工藝美術師和11個高級技師。

  高兆華還在廣州大學開設了玉雕專業,第四批碩士研究生已經畢業。“玉雕,早已經不是考不上大學的孩子的最末出路了。”他説,目前,在廣州從事玉雕的相關從業者達到14萬人。但玉雕技藝的傳承人群體仍然很小。“因此,頂尖的玉雕技藝如何傳承,仍然是整個行業所面臨的最大問題。”

  結緣玉雕:為學藝輟學,卻因學藝重拾文化課

  回憶起剛進南方玉雕廠的時候,那時剛16歲的高兆華被老師傅的手藝吸引住了。一個手掌大小的侍女擺件要做足足一年,匠人們雕琢著玉石,也仿佛在雕刻著時光。高兆華回憶,當時看到老師傅手裏快要出活了的作品,“那人物的眼睛像活了一樣”。

  在玉雕廠的學徒生涯,高兆華過得非常充實。起初,他為了學藝而輟學,做學徒後卻上起夜校“惡補”高中文化。“動手做起來才發現知識儲備的重要性,我們當時做的題材以歷史人物、神話人物為主,玉雕也需要對人物的感受和認知。”

  “與專業相關的書籍就買了兩千多冊,還有不少世界名著、藝術理論類、作品集等。”除了閱讀,他至今還在上多種短期課程,“我上過琵琶獨奏家的課,領會音樂和工藝美術的關係,還有舞蹈家授課的人體動態與藝術。”高兆華認為,藝術作品的靈氣需要綜合修養和長年累月的積累,“如果要掌握基本的雕功其實並不難,但如果沒有積累、思考和創造,只能成為普通的匠人。”

  “有個説法是廣州是全國玉雕生産基地。”高兆華表示,廣州玉雕起步不算早,但一直避開短板,走出了一條創新的路子,“南方玉雕廠建廠開始就在搞創新,20世紀70年代我們就有創新領導小組。這讓廣州玉雕形成了自己獨特的品種,比如玉球製作是我們的絕技,比如我們的通雕手法是人物、獸口、花鳥魚蟲都可以通雕。我自己1972年創作的不倒翁玉雕作品,就是出口國外的獨創作品。”

  “廣州玉雕現在仍在推出大型創新作品,而且更有生活氣息、文化氣息,選取貼近生活和大眾的題材。”高兆華説。

  傳承前景:廣州不少學校已開玉雕專業課

  要創新,就需要有年輕人。2011年,高兆華與徒弟共同創作的玉雕作品《日月同輝》獲得“中國工藝美術文化創意獎”特別金獎,為廣東玉雕界爭得至高榮譽。17歲的玉雕學徒就有機會參與到價值數億的大作品製作,新一代玉雕師比前輩們有了更高的起點。據了解,這件作品花費的雕琢時間超過一萬小時,幾厘米長的流蘇就要雕琢三個月,目前售價5億元人民幣。

  高兆華對徒弟要求很高,進入工作室的學徒在三個月內必須獨立完成一個龍頭的雕刻,從挑料、雕工、初步拋光都要獨自完成。此後,高兆華會根據個人特質因材施教,有的適合做人物,有的適合做花鳥、獸口,“他們掌握一項技藝後馬上就學另一項,熟練掌握多種技藝,將來自己獨創設計就會有更多想法和靈感。”

  在他看來,在工藝美術的傳承上,現在最缺的是工藝美術文化底蘊,大部分從業者受教育程度低。“以前的玉雕從業者許多都是十幾歲的孩子,初中畢業考不上高中,沒有美術基礎。他們經過培訓可以掌握雕刻技藝,但文化素養不足使這些玉雕師傅缺乏設計能力,是動手不能動腦的普通匠人。”高兆華説,廣州工藝美術界的幾個大師,包括牙雕、木雕、廣繡、廣彩等在內,一直都想能建立一所工藝美術文化的學校。如今,高兆華的另一個身份是廣州市工藝美術行業協會會長,一直致力於培育出真正的工藝美術傳承人。

  據他介紹,目前廣州不少學校已經開辦玉器雕刻或設計相關的專業課,有職業學院開設玉雕班,兩年半的課程以大師授課為主,注重實操。“我在廣州大學開設玉雕專業,第四批碩士研究生已經畢業了。”

  目前高兆華的工作室有12個徒弟,4個“頂崗”學習的學生,從這裡已經走出了2個省級大師,6個市級大師,3個高級工藝美術師,11個高級技師,他頗為自豪的是,門下任意一個徒弟所獲大小獎項均在30個以上。

  傳承困境:頂尖的玉雕技藝面臨失傳

  不過,他也坦言,目前,進入這個行業的還是以市場從業者為主,能夠傳承玉雕技藝的藝術家仍然缺乏。

  “傳承人的創新創造能力,除了適應市場、設計受歡迎的産品,另一方面還有藝術造詣。”他説,“我自己現在是只做藝術,不做市場。”高兆華表示,目前入行成為玉雕師的學生大部分都在做市場,雕刻熱銷型産品,許多頂尖技藝都用不上,有徒弟後來回工作室和高兆華聊天,説以前學到的不少技術都快忘了。

  他認為,玉雕師的培養屬於高成本,只有讓新一代玉雕師多參與大型作品的製作,他們的技藝才能學以致用、熟能生巧,進而開創出更多新的雕刻技術。據了解,目前廣州玉雕行業有14萬從業者,由銷售人員和雕刻者兩部分組成,其中雕刻者有2000多人,其中華林玉器街是廣東省四大玉器産業基地之一,這條街的從業者就有13萬人。

  裂紋、質地、色彩,玉雕的每一次刀落都可能發現新的變化,因材施藝成為玉雕師的必備技藝。不能按圖索驥就是玉雕最大的特點。隨著石料不斷被雕琢,其表面會出現新的顏色變化,最吸引高兆華的,正是雕琢玉雕過程中需要不斷地再次設計。“所以這是一項無法用機器替代的技藝,機器做不到辨別玉石裏層的顏色,還有製作過程中的押裂,機器做平面活才有優勢,可以做浮雕類,但每一塊玉石的軟硬都不同,這是工藝美術的不可替代性。”

  他以自己的《日月同輝》為例,高兆華一口氣用了5種獨創技藝,作品中“嫦娥奔月”的部分,嫦娥手提宮燈上的流蘇,最小直徑僅4毫米。採用了快要失傳的“活環術”,五個玉雕光環部分採用了獨創的新技法“掏膛術”,可以內置綵燈。但是如今,這件作品很可能成為“孤品”,這也是他最不願意看到的。

  “現在人才對這些技藝的傳承就像一個金字塔,頂尖部分的那些技藝面臨失傳。”高兆華一邊用手勢比畫一邊講解,“比如我們的玉球製作,掌握這門技術的師傅最年輕的都六十多歲了,還有我們的通雕技藝,也面臨失傳。如果這個行業光做市場,不做藝術,玉雕就無法走得更遠。”

  振興建議:重拾南方玉雕廠品牌價值

  高兆華説:“如果我們的玉雕師都去做市場,做流行的小擺件,沒有機會製作大作品,就算這些絕技學會了,也會手藝生疏,到頭來都會還給師傅。”

  他認為,玉雕傳承絕非個人所能把控,需要多方面通力合作,即使免費教學也沒有意義,“傳承人重在質量而非數量,資金、人才、平臺缺一不可,能將新一代玉雕師培養到什麼程度才是關鍵。”

  高兆華指出,目前已經關閉的南方玉雕廠依然有極高的品牌價值,他希望政府牽頭將南方玉雕廠重新開辦,將各方資源整合,在玉雕廠這個有雄厚實力的大平臺,打造大型玉雕精品。

  廣州六類傳統工藝

  非遺代表性傳承人

  廣繡:

  陳少芳(國家級) 許熾光 (國家級) 梁桂開(省級) 伍潔儀(省級) 陸柳卿(省級) 譚展鵬(省級) 梁秀玲(市級) 梁雪珍(市級)

  廣彩瓷燒制技藝:

  陳文敏(國家級) 譚廣輝(國家級) 許恩福(省級) 翟惠玲(省級) 何麗芬(省級) 趙藝明(省級) 馮瑞華(市級) 歐兆祺(市級) 周承傑(市級)

  廣州玉雕:

  高兆華(國家級) 劉鉅華(省級) 尹志強(省級)

  灰塑:

  邵成村(國家級) 劉志威(省級) 歐陽可朗(市級)

  欖雕:

  曾昭鴻(國家級) 吳明南(省級) 伍鴻章(市級) 曾憲鵬(市級)

  廣式硬木傢具製作技藝:

  楊蝦(國家級) 招讚惠(省級) 楊耀輝(市級) 劉伯浩(市級)

  五號樓工作室出品

關鍵詞: 玉雕;非遺;傳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