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限塑令”十年效果如何? 快遞外賣包裝有待綠色化

  商超塑料袋 少用一大半(政策解讀限塑十年(上))

  快遞外賣包裝有待綠色化

   本報記者 劉佳華 祝大偉

   有這樣兩道選擇題,你能答對嗎?問題一:據國家郵政局報告,2016年全國快遞行業消耗塑料袋約( )個——A.14.7萬,B.147萬,C.147億。

   問題二:據公開數據,國內三大外賣平台日訂單量2000萬左右,1單至少1個塑料袋。按每袋0.06平方米估算,每天消耗塑料袋可鋪滿( )個足球場——A.16.8,B.168,C.1680。

   根據關於限制生産銷售使用塑料購物袋的通知,2008年6月1日起,全國範圍內禁止生産、銷售、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袋,所有超市、商場、集貿市場等商品零售場所實行塑料袋有償使用制度。

   10年過去,“限塑令”實施效果如何?互聯網興起,外賣快遞領域成為塑料袋使用大戶,實際情況怎樣?10年前強調的線下商品零售場所,限塑令推行順利嗎?記者展開調查。

大型商超:使用量明顯下降,替代品增加

   “請問您需要塑料袋嗎?”在廣西南寧華潤萬家超市東葛店,顧客結賬時,收銀員都會問一句。“不用了。”一位老人一邊説,一邊掏出折成幾折的布袋。

   工作日下午,超市購物的多是老年人,記者觀察近10分鐘,20多名顧客付款離開,只有2名購買塑料袋。收銀臺有3種塑料袋,承重6公斤、8公斤和10公斤,價格分別為0.2元、0.3元和0.4元,袋上印有執行標準、規格、環保提示、生産單位等。超市客服副總經理張頂新介紹,每天客流量約5000人次,銷售塑料袋1000個。

   限塑令在商超、藥店執行情況良好,全市各大超市、商場塑料袋銷售量明顯下降,收費塑料袋使用量比限塑前減少近七成,南寧市工商部門市場規範管理科有關負責人説。

   在吉林長春歐亞春城超市,除了可降解塑料袋,還提供了多款布袋、紙盒、紙袋、編織筐等。副總經理李建鑫介紹,2016年銷售了7.8萬個布袋,44.4萬多個可降解塑料袋;2017年銷售10萬多個布袋,約40.5萬個可降解塑料袋,塑料袋銷售量減少近4萬個,消費者更多選擇耐用的布袋。

   吉林省發改委有關負責人介紹,2015年起禁止生産、銷售、提供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購物袋、塑料餐具,吉林在全國第一個全面禁塑。如今,全省大型商超可降解塑料産品替換率達90%,市場供應主渠道已形成。

   國家發改委數據顯示,限塑以來至2016年,全國商超塑料袋使用量普遍減少2/3以上,累計減少塑料購物袋140萬噸左右,相當於減排二氧化碳近3000萬噸。

  小攤販:超薄塑料袋大多免費提供,禁而難絕

   限塑令要求,商品零售場所必須對塑料袋明碼標價,不得無償提供或將塑料袋價款隱含在商品總價內合併收取。但在一些場所,現實不容樂觀。

   “每晚都有人來賣塑料袋,這種薄的我一般買5捆,每捆1元共30個,第二天幾乎都用光。限塑令之後,厚袋子更貴了,我們要多花一些錢,但不會向顧客收塑料袋錢。”南寧某農貿市場一位攤主説。

   記者看到,商販都備有塑料袋,超薄的佔多數。顧客買菜時,攤主會主動套袋,有顧客接過袋子掂量一下,覺得袋子薄,還讓攤主多套一個。有騎車來的,為了袋子挂在車把上牢靠,也會要求多套一兩個。

   與市場兩街之隔的小巷裏,幾個商販在擺攤。一位賣水果的商販展示了3種塑料袋,“這是能裝10斤的,這是能裝8斤的,都是9元3捆,這種薄的9元6捆。”薄塑料袋上沒有任何標識。

   剛買完菜的李女士提著袋子説:“有的菜沾著土,有的帶著水,用塑料袋提回家直接扔了,不心疼。如果用布袋子,還得收拾一下,不方便。賣菜的都會提供塑料袋。”

   南寧市工商部門市場規範管理科負責人説,限塑令在集貿市場執行情況不佳,特別是菜市場個體經營者免費提供超薄塑料袋的問題仍普遍存在。有個體商戶坦言,這是無奈之舉,“如果提出收費,顧客扭頭就走,生意沒法做。”

   長春市工商部門市場處處長張慶文也表示,在一些小型市場、超市、雜食店,禁塑令的執行因塑料製品成本、質量問題等,存在打折扣現象。

   3年前,吉林禁塑令頒布之初,記者曾走訪長春光複路小商品批發市場,當時不可降解塑料袋經銷商面臨經營壓力。近日,記者來到該市場,卻發現傳統塑料袋仍隨處可見。有門店前貼著禁塑宣傳單,店內塑料袋卻各式各樣。一間小店前挂著“塑料袋”“垃圾袋”大牌子,下面黑紅藍白各色塑料袋擺了幾排,店內塑料袋琳瑯滿目,基本都是傳統PE材料塑料袋,有些無任何標識。經詢問,中等大小的塑料袋4元50個,最便宜的小號袋1.5元70個,批發給長春市的小商戶。

   “禁塑力度不斷加大,禁塑難度也依然存在。”張慶文説。

  外賣快遞:新業態帶來新壓力,監管在加強

   回到開頭的兩個問題,前者答案是C,後者是B。隨著電商、快遞、外賣等新業態發展,塑料餐盒、塑料包裝等消耗量快速上升,造成新的資源環境壓力。

   以外賣為例,塑料餐盒、塑料袋使用普遍。在南寧某住宅小區門口,剛送完一份外賣的送餐員説:“我負責的這片區域外賣商家很多,大部分都用塑料袋打包,只有3家用紙質包裝。”在某大型商場負一層,一家雞排連鎖店店員説:“我們賣的是油炸食品,送外賣、顧客到店打包帶走都要用塑料袋,平均每天100個。”

   一名剛收到外賣的市民説:“這種能一起打包的,比如肉串和烤腸,會放在一起用塑料袋裝;米飯、面、粉之類的,會用塑料餐盒裝;最後會用一個大袋子把小袋子裝在一塊兒,便於攜帶;飲料、湯汁還會另裝在一個袋子裏。”

   “吃完外賣,一般會把餐盒等垃圾放在裝外賣的袋子裏一起扔了,不會重復用,因為有飯菜的味道、油污等。”這位市民説,儘管收到的外賣塑料袋、餐盒質量不錯,商家還會收餐盒費,但吃完外賣並不會回收利用,而是直接丟棄。

   針對這些新問題,吉林省發改委有關負責人表示,餐飲外賣、郵政快遞等新興消費行業的監管責任主體不明確,出現監管盲區和薄弱環節。對此,今年5月1日起施行的《快遞暫行條例》明確提出,鼓勵快遞企業使用環保包裝材料、回收快件包裝材料。國內的快遞外賣企業也紛紛行動起來,以實際措施推進“綠色物流”。

   日前,國家發改委有關負責人表示,發改委準備會同相關部門研究調整限塑令,研究制定在電商、快遞、外賣等行業率先限制一系列不可降解塑料包裝使用的相關實施方案。

   在地方,相關嘗試也已開始。南寧市區一家健身餐餐館用紙袋包裝外賣食品,店主説:“我們以前用塑料袋,改用紙袋後,顧客覺得我們的商品看起來更綠色環保。”

關鍵詞: 塑料袋;外賣;塑令;綠色化;快遞;包裝;塑料;袋子;顧客;商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