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毫無資質的假酒店為何輕鬆登上各知名旅遊APP

  來杭州出差的胡先生,肯定沒想到,自己會遭遇一個假酒店。他更不明白,這個帶著幾百條好評的假酒店,是怎樣通過審查,同時出現在了美團以及攜程、途牛、去哪兒、藝龍、飛豬等國內數家知名的旅遊APP上?而且,開業時間顯示為2015年甚至更早。

  經杭州警方初步查明,這“酒店”是嫌疑人張某(也就是老闆兼夥計)一月前剛剛租下來自己改造而成,並無任何資質。

  這樣一家假酒店是怎麼通過這麼多旅遊APP的審核?那麼多的好評又從何而來?出現在不同平臺上的開業時間又是怎麼一回事?有沒有職能部門在監管?遭遇了類似事件,我們又該如何維權?

  這兩天,錢報兩路記者為解答這些問號展開了多方採訪。

  網友:對旅遊APP信任崩塌回應:幾大APP回復格式化

  昨天報道見報後,立刻引起了讀者和網友的熱烈討論,多數人表示太驚訝。有人留言説,出去旅遊一般都會通過這幾大知名旅遊APP來選擇酒店。看到這樣的事情,自己對這幾個旅遊APP的信任度降低,甚至崩塌。

  “才營業一個多月的酒店怎麼會顯示2015年、2016年開業?”“幾百條好評甚至2016年的好評又是從何而來?”……儘管平臺陸續都採取了全網下線等措施,但這家不是酒店的“酒店”為什麼能夠通過各平臺的審核?大家一直都很想知道答案。

  昨天,記者再次聯絡了美團、攜程、飛豬等平臺,想了解這家酒店是如何通過平臺審核而上線的。

  攜程公關部相關人士表示:“從昨天下午接到錢報反饋後,攜程一直在調查,具體審核上的問題以及這家酒店為何能上線,需要業務部門調查。”記者提出想就此問題採訪負責人或者詢問業務部門的調查進展時,遭婉拒。

  昨天下午四點,攜程方面發來了就此事的最新回復:“攜程已經第一時間對酒店做了下線處理,並將對相關責任人進行追責。對於此次給消費者帶來的不好體驗,攜程表示誠摯的歉意。攜程對於酒店上線有統一的資質要求和審核流程,後續也將繼續嚴格執行酒店審核上線流程。”

  飛豬公關部表示:“飛豬平臺上的酒店分為直簽和代理兩種。昨天能預訂到的酒店是和代理商合作的,一旦有用戶反饋到問題,平臺會第一時間下線。”開張一個月的“宜家酒店公寓”怎麼會有兩年前甚至是3年前的評論?對此,飛豬方面表示:“可能以前就有的,可能後來經過了重新裝修上線,所以評價就聚合到原來的酒店ID上了。”記者追問,代理商提供的酒店飛豬是否就不再對此進行審核時,該工作人員沒有再回應。

  美團方面昨天下午5點針對資質審核等問題的再次回應,和記者前一天採訪得到的回復並無二致。

  監管:按屬地原則進行管理處理:遇到假酒店直接報警

  出門用APP定酒店是眼下許多人選擇的方式。如何保證APP上提供的這些信息的真實性?除了網絡平臺的自查自糾、設立進入門檻之外,是否還應該有政府職能部門對這些網絡平臺進行監管?

  “按照屬地原則,網絡平臺應該是由網絡平臺企業所在地的市場監管部門進行管理。”江幹區市場監管局的一位負責人解釋,根據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令第60號《網絡交易管理辦法》規定,網絡商品交易及有關服務違法行為由發生違法行為的經營者住所所在地縣級以上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管轄。

  換句話説,要對胡先生所使用的美團APP進行監管,按照屬地原則,應該由美團的運營公司北京三快在線科技有限公司所在的北京市市場監管部門來行使。

  如此説來,攜程要由上海來監管、途牛要由南京來監管……這是否也意味著,消費者遇到此類情況,維權投訴都不知該去哪兒?

  並非如此。這位負責人介紹,《網絡交易管理辦法》同樣規定:對於其中通過第三方交易平臺開展經營活動的經營者,其違法行為由第三方交易平臺經營者住所所在地縣級以上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管轄。第三方交易平臺經營者住所所在地縣級以上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管轄異地違法行為人有困難的,可以將違法行為人的違法情況移交違法行為人所在地縣級以上工商行政管理部門處理。

  舉個例子,如果你入住了杭州的酒店,發現酒店的情況和網絡平臺上的介紹有所出入,同樣按照屬地原則,由杭州的市場監管部門來進行管轄處理。

  那麼,如果像胡先生一樣遇到假酒店呢?

  負責人説,市場監管部門的工作基本是針對企業、私營個體。像張某經營的這種假酒店,屬於自然人的違法違規行為,“胡先生果斷報警是最佳的處理方式”。

  普通民宅短租房在浙江不合法

  像張某這樣開個三無酒店,自然是違法違規的行為,那麼,像近兩年流行的“愛彼迎(Airbnb)”這樣,讓有空房間的普通民居業主以短租方式出租給旅行者的“民宿”方式呢?記者採訪了解到,至少現在,在浙江省,這種短租房依然是不合法的。

  “從警方來説,整月整年的租房和短租房根本都不是一個部門管的,是兩個不同的部門。”杭州市公安局相關負責人告訴錢報記者。

  目前,居民住宅作為房源的出租房和火爆的“短租房”在法律上,並不能算是同一種房源。“租期以1天起步、在一個月以內的短租房,實際上是按照旅館這類特种經營場所進行經營活動、收取費用的,那麼就應該按照旅館的標準獲得準入資格,做好標準化的管理,尤其是登記身份證、衛生消毒、消防安全等等。”

  而且,這種短租也不能和“民宿”混淆。現在,在浙江,符合規定的民宿(含提供住宿的農家樂,下同),是利用城鄉居民自有住宅、集體用房或其他配套用房,結合當地人文、自然景觀、生態、環境資源及農林牧漁業生産活動,為旅遊者休閒度假、體驗當地風俗文化提供住宿、餐飲等服務的處所。公安部門表示,在風景區興起的民宿有嚴格的準入標準,“僅限于風景區內,也要辦理專門的準入手續,有規範的管理。”

關鍵詞: 酒店;APP;酒店公寓;攜程;短租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