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一個殘疾人眼中的中國“助殘變遷史”

  作為中國寓言文學研究會副會長兼秘書長,余途以他的多部作品為讀者所熟悉,他的代表作《余途不多餘》曾獲中國寓言文學研究會最高獎金駱駝獎的創作一等獎。但很多讀者不知道的是,余途還有另一個身份:殘疾人。

  5月20日,是中國第二十八次全國助殘日,余途以他的“另一個身份”接受了中新社記者專訪。

  今年58歲的余途,與很多他這個年齡段的殘疾人一樣,是小兒麻痹症患者。他剛11個月大時,病魔就收走了他這輩子行走的權利。他説:“我得的應該算是‘時代病’。在上個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因為新中國正處於建設期,加上受3年自然災害的影響,各方麵條件都不足,導致小兒麻痹症爆發。而如今,小兒麻痹症在中國已非常鮮見,這本身就説明中國在衛生防疫方面的巨大進步。”

  雖然自稱“很早就適應了自己的身體與別人不一樣”,但輪椅生活的不便仍曾如影隨形。他人生中遭遇的第一個重大打擊就是升學——中考後超過重點中學的錄取分數線卻被拒之門外;隨後,自幼愛好美術的他,也因身體局限無法進入高等院校繼續深造。

  “但現在不同了,國家出臺了《殘疾人參加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全國統一考試管理規定》,我的一些殘疾人小朋友中,就有進入清華、北師大等著名院校學習的。”余途稱,語氣中頗有些“君”生我已老的遺憾。

  來自中國官方的資料顯示,2017年,全國有10818名殘疾人被普通高校錄取。

  以往在中國各地的公共場所鮮見殘疾人身影,以至於給人帶來一種錯覺,中國的殘疾人並不多。事實上,中國現有8500萬殘疾人,是一個數目相當龐大的群體。余途説,以往之所以讓公眾有如此誤會,是因為受外部環境的限制,殘疾人不願出門。

  余途介紹,他從小學繪畫,經常要去中國美術館看畫展。早年間,美術館門前有十幾級臺階,他要上去得拄拐連扶帶爬。但不記得是在哪年,美術館修建了符合國際標準的坡道,從此以後他可以非常方便地坐著輪椅出行。

  美術館的無障礙設施只是一個縮影。如今,中國已先後出臺12項無障礙公共服務政策措施,制定修訂9項無障礙環境建設國家標準和行業標準,創建193個全國無障礙環境示範、達標市縣。全社會無障礙環境建設的良好氛圍已逐漸形成。

  説起出行,余途還談到對殘疾人生活質量帶來巨大提升的一個改變。他説,小時候每次跟隨家人或同學去故宮、頤和園等市區景點,都感覺是一次“標誌性的壯舉”。現在他已有殘疾人駕照,自駕成為他出行的主要方式。“以前想去離家不遠的地方都要‘運籌帷幄’,現在我可以開車去內蒙,去邊境,這種出行的自由度是以前難以想象的。”

  作為中國寓言文學研究會副會長兼秘書長,余途以他的多部作品為讀者所熟悉,他的代表作《余途不多餘》曾獲中國寓言文學研究會最高獎金駱駝獎的創作一等獎。但很多讀者不知道的是,余途還有另一個身份:殘疾人。

  5月20日,是中國第二十八次全國助殘日,余途以他的“另一個身份”接受了中新社記者專訪。

  今年58歲的余途,與很多他這個年齡段的殘疾人一樣,是小兒麻痹症患者。他剛11個月大時,病魔就收走了他這輩子行走的權利。他説:“我得的應該算是‘時代病’。在上個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因為新中國正處於建設期,加上受3年自然災害的影響,各方麵條件都不足,導致小兒麻痹症爆發。而如今,小兒麻痹症在中國已非常鮮見,這本身就説明中國在衛生防疫方面的巨大進步。”

  雖然自稱“很早就適應了自己的身體與別人不一樣”,但輪椅生活的不便仍曾如影隨形。他人生中遭遇的第一個重大打擊就是升學——中考後超過重點中學的錄取分數線卻被拒之門外;隨後,自幼愛好美術的他,也因身體局限無法進入高等院校繼續深造。

  “但現在不同了,國家出臺了《殘疾人參加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全國統一考試管理規定》,我的一些殘疾人小朋友中,就有進入清華、北師大等著名院校學習的。”余途稱,語氣中頗有些“君”生我已老的遺憾。

  來自中國官方的資料顯示,2017年,全國有10818名殘疾人被普通高校錄取。

  以往在中國各地的公共場所鮮見殘疾人身影,以至於給人帶來一種錯覺,中國的殘疾人並不多。事實上,中國現有8500萬殘疾人,是一個數目相當龐大的群體。余途説,以往之所以讓公眾有如此誤會,是因為受外部環境的限制,殘疾人不願出門。

  余途介紹,他從小學繪畫,經常要去中國美術館看畫展。早年間,美術館門前有十幾級臺階,他要上去得拄拐連扶帶爬。但不記得是在哪年,美術館修建了符合國際標準的坡道,從此以後他可以非常方便地坐著輪椅出行。

  美術館的無障礙設施只是一個縮影。如今,中國已先後出臺12項無障礙公共服務政策措施,制定修訂9項無障礙環境建設國家標準和行業標準,創建193個全國無障礙環境示範、達標市縣。全社會無障礙環境建設的良好氛圍已逐漸形成。

  説起出行,余途還談到對殘疾人生活質量帶來巨大提升的一個改變。他説,小時候每次跟隨家人或同學去故宮、頤和園等市區景點,都感覺是一次“標誌性的壯舉”。現在他已有殘疾人駕照,自駕成為他出行的主要方式。“以前想去離家不遠的地方都要‘運籌帷幄’,現在我可以開車去內蒙,去邊境,這種出行的自由度是以前難以想象的。”

  余途稱,這種改變也折射出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殘疾人生活水平的不斷提升。畢竟在多年前,擁有私人轎車對普通健全人來説也是一種奢望。

  作為一名作家,余途對人文環境的變化更是感觸頗深。他説,過去一些人的有色眼光,也是造成殘疾人不願出門的原因之一。那時,一些人的歧視態度、不屑眼神,甚至是不雅言論,都會嚴重傷害到殘疾人。但如今,這些現象得到極大改觀,殘疾人群體在經歷了被歧視、被拒絕的逆境後,正在日益被接納、被認知。

  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余途説得最多的兩個詞就是“進步”和“改變”。來自中國殘聯的部分數據也許有助於公眾宏觀了解一些“進步”和“改變”:2017年,全國貧困殘疾人得到有效扶持,有92.5萬殘疾人退出建檔立卡;安置10.5萬殘疾人就業,扶持帶動21.8萬戶殘疾人家庭。截至2017年底,全國城鄉942.1萬名殘疾人實現就業。從2016年1月1日起,困難殘疾人生活補貼和重度殘疾人護理補貼制度在全國範圍內正式實施。截至今年3月,“兩項補貼”制度已惠及2100多萬人次。截至去年年底,為900多萬城鄉貧困殘疾人提供了最低生活保障,城鄉殘疾居民參加社會養老保險人數達到2614.7萬,60歲以下參保重度殘疾人中,政府代繳養老保險費比例達到96.8%……

  作為中國8500萬殘疾人中的一員,余途是不幸的,但他説:“生活在這個時代,能成為新中國改革開放40年的見證人之一,親歷中國助殘環境日益向好,也是我人生中的幸事。”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