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台灣文化走筆:點亮傳統之光的鹿港燈籠鋪

  (記者陳鍵興、賈釗)海峽亙古吹送的風,穿過曲巷,拂過紅墻,沁入在鹿港悠長的小鎮聲息裏。中山路騎樓下的一間老店前,曾有位鬚眉皓白的老人,常常坐在那裏,細心勾畫著懷中的燈籠。

  如今,店前的各式燈籠還在風中搖曳,老人卻已不在。推門進去,一人蹲坐在低矮的桌前,同樣抱著盞燈籠,專注地落筆抹上油彩。他叫吳怡德,是老人的小兒子。

  吳怡德的父親吳敦厚先生2017年初辭世,生前秉持傳統技法製作燈籠80余載,在台灣被譽為“活的燈籠史”。直到過世前一年,他仍公開亮相教授燈籠彩繪。

  “爸爸做燈籠對做工一絲不茍,而且非常重視畫工,要求栩栩如生、精緻耐用,他希望這個傳統技藝代代相傳。”説起父親,吳怡德很是驕傲。對他而言,父親是山,是憑著精湛手藝養活一大家子的“靠山”,更是憑著滿腔熱忱傳承古老文化的“精神高山”。

  吳敦厚1925年生於鹿港,哥哥喜愛音樂並成為了一名專業教師,他卻偏偏小學時就聽力嚴重受損。有人説,或因聽障,吳敦厚的視覺能力反而得到加強。

  據吳家人講述,吳敦厚年少時,台灣正在日本殖民統治下,但父親會做詩、寫書法,對他産生了潛移默化的影響。當年鹿港有一個製作燈籠的王姓人家,這個傳統手藝引起了少年吳敦厚的興趣,但王家技藝不傳外人,他只能倚門悄悄觀望並默記於心,然後回家自己練習。

  燈籠製作是集竹編、彩繪、裱褙、書法等的綜合藝術,吳敦厚還有許多不説話的“老師”。吳怡德告訴記者,鹿港廟宇眾多,父親自學時常常跑去觀察各樣的雕工、彩繪,融會貫通運用到燈籠製作中。

  聽吳家人講,吳敦厚在鹿港天后宮八卦藻井看到泉州匠師所作“龍頭魚尾”、獅、樵夫等雕刻,深受啟發,用於燈籠彩繪,自成一格。吳怡德告訴記者,父親雖是無師自通,但非常重視傳統,講求創新而不逾矩。

  “一府(台南)、二鹿(鹿港)、三艋舺(台北萬華)”,這句老話説的是大陸先民來臺開發的歷史順序。作為昔日寶島第二大城,鹿港曾帆影雲集、商賈齊聚,見證了兩岸往來的盛景,還因為福建匠師來此定居而傳承了閩南民間工藝菁華,孕育出聲名顯揚的“鹿港師傅”,涉及品類包括佛雕、木器、錫器、竹器、制香、繡工等。文化底蘊深厚的鹿港,無疑是吳敦厚燈藝創作的優良土壤。

  記者在吳家燈鋪採訪時,正巧有人來訂貨。“他們家孩子結婚,要新做兩對燈籠。”吳怡德説,“燈籠古時候用途很廣,但因為時代變化,現在離百姓日常生活越來越遠,但還是有不少人講究傳統,尤其在鹿港。”

  歷史據説可追溯到西漢時期的燈籠,數千年來一直與中國人的生活息息相關,已成為中國文化的重要符號。吳怡德告訴記者,閩南話裏“燈”與“丁”同音,因此燈籠自古就有祈求添丁之意;而早年間,孩子去私塾唸書,家長會準備一盞燈籠,由老師點亮,象徵學生前途光明,謂之“開燈”。吳家子弟還介紹説,在日本殖民統治時期,台灣的愛國志士在燈籠上繪製民間故事,教導子孫認識自己的文化,意味薪火相傳。

  “我家祖上是從泉州來的,而父親做得最多也最擅長的就是‘泉州燈’。”吳怡德告訴記者,台灣傳統燈籠主要有泉州、福州兩式,最大差別是燈骨,前者以竹篾編織成網狀,後者則呈圍傘狀。此外,吳敦厚在彩繪題材上最喜歡蟠龍,他認為龍與中國人的關係是很密切的。

  吳怡德始終遵循父親的要求,精選台灣竹南出産的桂竹,先劈細修成竹篾,再用蒸氣加熱,接著晾幹,再糊上紙或綢布,工法精細,彩繪筆法和用色也十分講究。“父親希望我們的燈籠精緻耐用,二三十年不能壞。”他説。

  已近花甲之年的吳怡德依然每天工作十多個小時,幾乎全年無休,超負荷的勞動讓他的頸椎常常感到不適。“父親離開前一年還在教人做燈籠,就是希望這手藝不要丟了,我當然要努力做下去。”吳怡德説。而談到下一代,他內心有些矛盾,既希望孩子有興趣學,卻也擔心他們從事這日益沒落的行業會愈加艱辛。

  “去年元夜時,花巿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入夜後,鹿港街巷裏,排排燈籠會如約點亮。在這個台灣小鎮,因為吳敦厚這位民藝大師和他子嗣們的堅守,人們看見,千百年來照亮黑夜的燈籠未因時代變遷而熄滅,始終閃耀著撫慰人心的文化之光。

關鍵詞: 燈籠;鹿港;傳統技藝;走筆;台灣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