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民宿由“亂”到“治”還需規範“加碼”

  記者日前走訪浙江、安徽、雲南、北京等地發現,眼下紅紅火火的國內民宿市場,要想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還需進一步規範“加碼”。

  明晰標準,市場各方不斷探索

  早在2015年底出臺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加快發展生活性服務業促進消費結構升級的指導意見》明確,創新政策支持,積極發展客棧民宿、短租公寓、長租公寓等細分業態。

  民宿業曾因行業規範慢于市場發展,導致長期在規劃、衛生、環保等方面面臨監管困境。

  大理市客棧協會會長楊鴻忠認為,2017年10月1日起實施的《旅遊民宿基本要求與評價》《精品旅遊飯店》等4項行業標準,則讓民宿、精品酒店等迎來統一規範,“有了國標是專業化的開始。”

  在以“莫幹山民宿”聞名國內旅遊市場的浙江省,2016年便以地方立法的形式規定了民宿範圍和條件,從建築設施、消防安全、經營管理以及申報許可等方面提出了具體規定。這對浙江民宿業的發展起到了很好的促進作用。

  隨著民宿市場的急劇擴張,其他一些省市也紛紛出臺政策。如蘇州市發文規範鄉村旅遊民宿發展,明確地下室或半地下室不得作為住宿經營使用等。在“五一”小長假前,青島也明確將把山居民宿等旅遊新業態安全納入監管體系。

  甚至有國內民宿平臺推出《民宿分級標準》,通過對周邊環境、硬體設施、裝修條件及服務水準打分,將旗下民宿分為經濟型、舒適型、精品型及豪華型四個檔次,推動“非標準住宿的標準化”。

  規權降稅,直擊行業發展痛點

  作為民宿業痛點之一,不少景區、古鎮周邊的民宿因為是租約式民宿,面臨著租金成本高、轉讓費高等問題。除此之外,民宿老闆常會面臨房主漲價或者收回的風險,造成經營困難,不敢大力投資。

  對此,一些旅遊城市開出了“藥方”。如黃山風景區南門所在的湯口鎮,先後出臺《關於加快湯口鎮民宿産業發展的實施意見》《湯口鎮民宿建設管理規範》《湯口鎮民宿經營管理規範》系列文件以及《湯口鎮農村宅基地和房屋及土地有償收回協議(模本)》等8個配套文件,促進當地民宿行業規範發展。

  湯口鎮相關負責人介紹説,這些規範明確了股東結構、出資形式、規模、開發經營內容、權利與義務、違約責任及爭議解決辦法等內容,保護投資者、村民、村委會三方合法權益。

  作為“營改增”獲益行業之一,民宿業正逐漸嘗到稅收優惠的甜頭。經營多家民宿的吳未算了一筆賬,“一家年營業收入300多萬元的店,能省約7萬元的稅。幾家店加起來,每年能省幾十萬元。”

  在黟縣豬欄酒吧,經營者説這不僅節省成本,還吸引了大眾、萬科等知名企業的團隊客戶。“增值稅抵扣鏈條打通了,很多企業之前的顧慮迎刃而解。”

  行業自律,不踩安全衛生“紅線”

  遊客翟玲最近正忙著在網絡上維權。她和愛人在某平臺預定了廈門火車站附近民宿,入住不久,床邊放置的隔斷櫃倒下,將翟玲愛人砸傷。住院治療多日,可房東先是拒絕承擔責任,然後賠付5000元失聯。對處理結果不滿意的翟玲向當地警方報案,經查證,該民宿未按規定取得相關證照,因此處以“行政拘留十五日,罰款五百元,涉事民宿被取締”的處罰。

  翟玲將此事舉報至預訂平臺,經過反復溝通協調,平台下架房源,並給予2000元慰問補償、返還預訂費。“安全隱患這麼大,平臺怎麼把關的?!”翟玲氣憤地説。

  衛生問題也是難以回避的民宿業頑疾。去年,江蘇省消保委曾對全省民宿業進行調查,超六成人擔心房間衛生及洗漱問題。

  “隨著民宿的增多,還會涉及資質良莠不齊、對當地帶來交通擁堵、加大生活污染等問題。”莫幹山民宿學院聯合發起人吉曉祥説。

  為何標準日漸清晰,“裸奔”經營、安全隱患等民宿亂象仍難終結?業內人士認為,國家標準的出臺主要具有參考意義,有待各地出臺更具操作性的實施辦法和信用評價體系,通過細化“標準”來進一步規範民宿業發展。正在公示的江蘇省首個《民宿業衛生規範》,對住宿、餐飲服務、飲用水、管理等衛生要求都進行了具體規範,強化“紅線”意識。

  “建議發揮行業協會作用,加大培訓力度,規範民宿經營行為。”莫幹山鎮民宿行業協會副會長沈蔣榮説,早在2016年,由莫幹山鎮民宿經營業主自願發起了行業性社會團體“莫幹山鎮民宿行業協會”。通過發揮地緣優勢,整合資源,有效提升了行業自律管理及服務水平。

關鍵詞: 標準;翟玲;紅線;加碼;莫幹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