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調查:58.3%受訪者認為不是所有圖書都適合縮減

  最近,該不該讀縮減讀物成為網友討論話題。一套大部頭的作品,一些在線文庫App將其濃縮成精華句子,讓讀者在短時間裏完成對整本書概覽性質的閱讀。這種縮減讀物並不新鮮,很多人小時候都讀過縮減名著,甚至現在依然在讀。

  上周,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對2000名受訪者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84.4%的受訪者讀過縮減讀物,名著導讀、精簡本是受訪者讀過最多的縮減讀物。54.1%的受訪者認為縮減讀物是對一本書內容的高度概括,讀過會有收穫,也有23.4%的受訪者認為這並不是真正的閱讀,失去了閱讀的意義。58.3%的受訪者指出不是所有圖書都適合縮減,選擇縮減讀物應注意類型。

  參與本次調查的受訪者中,00後佔1.6%,90後佔29.5%,80後佔49.6%,70後佔14.1%,60後佔4.9%。

  80後張春明(化名)是一名工科男生,小時候很喜歡看武俠小説,至於四大名著卻只喜歡讀《三國演義》。張春明説,自己的媽媽是語文老師,為了讓他不沉迷武俠小説,多看一些名著,經常買名著精簡本給他。

  在北京某事業單位上班的黃雅琴(化名)考研時買過別人的筆記,“雖然筆記已經是精華了,但是也得先把原書通讀後才能用。我當時對照著原書和筆記自己消化了好久,才真正理解了筆記上的重點為什麼是重點,第二遍學習的時候就拋開原書,靠筆記著重理解和記憶”。

  調查顯示,84.4%的受訪者讀過縮減讀物,名著導讀、精簡本(60.3%)是受訪者讀過最多的縮減讀物,然後是雞湯文、勵志類書的縮減版(57.3%),讀書筆記、學習筆記(38.4%)等。

  在山西某汽車銷售公司上班的袁瑋(化名)是一個5歲孩子的父親,他小時候看過精簡版《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現在回憶起來,袁瑋表示,精簡版的書有情節和故事線,但是人物刻畫會差一點。

  調查中,53.1%的受訪者支持閱讀縮減讀物,20.3%的受訪者不支持,26.5%的受訪者表示不好説。

  黃雅琴回憶説,她小時候看過《歐也妮葛朗臺》的縮減本,“當時知道葛朗臺是一個著名的吝嗇鬼,但簡版的圖書只介紹他做了哪些事情,結局如何,對他的吝嗇印象並不深刻。有一次跟同學們聊起這個人物,一名讀過原著的同學把裏面一些生動的細節拿出來講,引得大家捧腹大笑,我卻完全不知道這些細節”。

  “廣泛地讀世界名著縮減版開闊了我的眼見。跟同學們聊起書來,感覺自己什麼都知道,極大地滿足了我的虛榮心。”張春明説,縮減書幫助他了解了大概的故事情節,但也確實感覺不夠精彩,而他此後一直沒有讀過那些名著原版書。

  調查顯示,受訪者認為縮減讀物帶來的有益影響包括:對一本書高度概括,讀過會有收穫(54.1%),極大地節省了閱讀時間(46.0%),使閱讀變得更加簡單、輕鬆(45.5%),有助於培養多讀書的社會風氣(27.7%)。受訪者認為縮減讀物帶來的不利影響有:並不是真正的閱讀,失去了閱讀的意義(23.4%),容易讓讀者對原著精髓把握不準確,甚至歪曲原意(19.7%),讓閱讀變得不再規範和嚴肅(17.1%)。

  黃雅琴認為,最開始吸引兒童去閱讀一本書,就得靠故事情節,如果已經通過縮減讀物獲知了這些故事情節,就很難會再去主動閱讀原書。

  對待縮減讀物應該持什麼樣的態度?調查中,58.3%的受訪者認為不是所有圖書都適合縮減,選擇縮減讀物應注意類型,55.8%的受訪者建議將縮減讀物作為進一步甄別篩選書籍的依據,46.2%的受訪者提醒對於縮減讀物不可過度依賴,28.5%的受訪者建議將縮減讀物與原著對比閱讀。

  袁瑋認為,給孩子買什麼樣的書要看孩子的性格,“如果他喜歡看書,就可以引導他看原著,如果他沒什麼興趣,就讓他先看青少年版的。畢竟那一大摞書擺在那裏,如果他根本都不願意翻,就更談不上閱讀了。就像學英語,一開始一些單詞發音可能會不規範,但得先跟上學習進度。有了一定的基礎再糾正發音會容易一些,如果開始就一味強調正確發音,可能增加學習困難,失去學習興趣”。(記者 王品芝)

關鍵詞: 縮減;受訪者;讀物;閱讀;調查;認為;圖書;所有;58.3%;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