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韋斯安德森的異想世界

  韋斯安德森明年就要50歲了,比克裏斯托弗諾蘭還年長一歲。但不同於拿著保溫杯的諾蘭,他始終保持著一種羞澀的少年感。

  韋斯安德森的作品可以分為三個類型:第一類是青春成長,屬於他早期命題;第二類是家庭情節劇,是他最擅長的一種;第三類則是人類命運與個人的關係,這是他躍上大師之路的重要跳板。

  今年北京展映的“焦點影人”單元,我們將一起進入韋斯安德森的異想世界。《穿越大吉嶺》、《了不起的狐狸爸爸》、《布達佩斯大飯店》、《犬之島》,這四部作品在他的職業生涯裏,都有很重要的位置。

  無論從星光度還是影響力來説,《穿越大吉嶺》可能是《瓶蓋火箭》之外,韋斯安德森最不為人矚目的一部電影,《瓶蓋火箭》好歹還帶著一個處子作的標簽。

  《穿越大吉嶺》是一部公路片,相比前作《天才一族》和《水中生活》,這部電影中的父權一面有所缺失,三兄弟的父親去世了,他們試圖穿越印度,去尋找隱居在印度靈修的母親。

  安傑麗卡休斯頓再度在韋斯安德森的電影裏出演了一個母親角色。這似乎是韋斯安德森在給自己找自信,畢竟安傑麗卡休斯敦是大導演約翰休斯敦的女兒。名導背後鎮場,多少會有一點神靈保祐的感覺。

  在穿越了大吉嶺之後,三兄弟找到了家庭的重建,感情的回溫,也找到了韋斯安德森真正要表達的主題:人不能逃脫自己的情感,而是要正視它。

  到了《了不起的狐狸爸爸》,這個主題更為直接。《了不起的狐狸爸爸》是韋斯安德森第一部定格動畫,凸顯了他的工匠精神。

  這部電影的故事很簡單,狐狸爸爸為了保護自己的家庭,和兇狠的人類作戰。而作為一個中産階級家庭,狐狸爸爸和人類的搏鬥,更像是它的一場中年危機。

  在中年危機中,它對於自己的家庭産生了一定的厭倦感,並想通過保護家庭的舉動,再度證明自己對家庭的重視,落實到行為,也就是和人類搏鬥。

  搏鬥之後,狐狸爸爸的中年危機得以宣泄,它還是得正視自己的家庭,這是它無法逃脫的責任。

  《布達佩斯大飯店》是韋斯安德森的一部重要轉型之作,當然,早在《水中生活》的時候,他就試圖完成一次轉型,只不過失敗了。

  在《布達佩斯大飯店》裏,很明顯他找到了中和他個人風格與宏大主題之間的方式。這部電影出來的時候,很多人就已經指出,韋斯安德森是在説茨威格的命運。

  茨威格是一個偉大的作家,他的作品深刻地思考了人類文明與人類命運的走向,最終他也因為對於世界的絕望,選擇了自殺。一個高尚的人,在混亂的時代,難免會因為過度沮喪,而選擇離世。

  這部電影同樣是一個群戲故事,和很多二戰前的寓言式電影一樣:形形色色的人,在戰爭即將來臨的陰霾下,粉飾太平,快活一天算一天。

  乍一眼看上去,那個世界依舊是璀璨和輝煌的,所有美好,也依然存在。但是,最終,它們都將化為烏有,成為不可追憶的昨日。

  韋斯安德森拿下今年柏林電影節最佳導演的新作《犬之島》,再度回到定格動畫創作,選擇了一個科幻故事。

  在這個故事裏,被馴養的動物,成為被城市文明流放的部分,而人類對於被馴養動物的情感,因此被隔絕。

  在“正視情感”的主題上,韋斯安德森又做出了一次跨越。正視情感只是第一步,重要的是如何把失去的情感尋回,並且拯救它。

  韋斯安德森曾經表示説,在拍攝這部影片的時候,“定格動畫帶給他的影響比較小,而黑澤明所帶來的影響,則更大”。從海報的日文元素以及風格來看,它的確像是黑澤明的名作《七武士》海報風格的某種重現。

  今年4K修復版《七武士》將登上第八屆北影節的銀幕,如果把兩部片子並在一起比讀,也許別有風味。那麼,就希望你們都能搶到票吧。

  “北京展映”活動將於4月6日至22日。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