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民宿沒執照臨時漲價 新類型旅遊糾紛增多維權難

  民宿沒有營業執照臨時漲價 分時度假以度假為名的集資、詐騙

  新類型旅遊糾紛增多 消費者維權難

  民宿沒有營業執照臨時漲價,國外遊學産品經過國內的層層代理價格虛高,分時度假甚至産生以度假為名的集資、詐騙亂象,消費者無法維權。隨著人們出門旅遊形式的多樣化,一些新類型的糾紛在不斷增多。日前,北京西城法院對一些新類型旅遊合同糾紛典型案例進行了通報。

  網訂民宿遭臨時加價

  2017年6月,張女士在某短時租賃平臺網站上以697元+96元(服務費)的價格預訂了一間民宿。但她隨後收到房東消息,對方説十一期間不是這個價格,要求她加價。張女士與房東協商未果後,打網站客服電話要求網站介入協商解決。客服表示,房東臨時要求加價的行為的確不合理,但是建議雙方自行協商處理。張女士認為,房東的報價應當以網站顯示的價格為準。另外,網站既然收取了服務費用,理應給予相應的服務,而不是讓消費者自行協商。

  目前,隨著網絡仲介平臺的發展,很多房東將自己的閒置房屋“上架”,做起了短時租賃的生意。越來越多的遊客也希望在旅行中獲得別具特色的當地體驗,開始選擇網上預訂民宿。

  西城法院在審理中發現,消費者對民宿的投訴基本集中在虛假宣傳、臨時加價、退房退款難三個方面。對此,法官提示消費者應選擇相對規範的民宿經營者,遇到糾紛時要做好記錄並保存證據,可以向消費者協會、旅遊投訴受理機構等組織申請調解,或依照合同有關條款申請仲裁,或者直接向法院提起訴訟。

  海外遊學要看服務方資質

  遊學作為一種教育方式,近年來很受家長們的青睞,每到寒暑假,“海外遊學”旅遊備受關注,孩子們通過“遊學班”參觀當地名校、學習語言課程、入住當地家庭、遊覽國外名勝。

  小王在暑假前夕與北京某教育諮詢公司簽訂了一份《美國常青藤名校訪問項目協議書》,約定該公司組織小王等一批學生參觀白宮、國會大廈,同時參加教授課程、職場交流會等活動,活動時間10天,總費用33500元。但小王交完費用,出行前才了解到,該公司沒有安排人員陪同乘機,同時該公司並沒有組織出境旅遊的相關資質。小王以此為由要求該公司全額退款,該公司抗辯稱小王是有完全行為能力的成年人,沒有必要安排陪機服務。法院最終判決教育諮詢公司酌情退還了小王部分合同款。

  “實踐中,行業的普遍做法是境內文化交流公司與境外旅行社合作組織遊學。作為消費者要慎重選擇有資質的服務方,查看其是否具有文化交流活動的營業資質,同時在簽訂合同時必須明確具體服務內容,避免因合同解釋存在分歧産生糾紛。” 西城法院民一庭庭長郭雲燕表示。

  分時度假謹防集資詐騙

  分時度假就是把酒店或度假村的一間客房或一套旅遊公寓,將其使用權分成若干個周次,按10至40年甚至更長的期限,以會員制的方式一次性讓渡給客戶,會員獲得每年到酒店或度假村住宿7天的一種休閒度假方式。

  李先生夫婦與北京某旅行諮詢公司雙方簽訂了一個“分時度假”旅遊合同,李先生夫婦向旅行諮詢公司交納總計25000元費用後成為該公司的會員,每年享有免費7天的酒店入住權,為期五年。當日,李先生又與上海某酒店和該旅行諮詢公司簽訂了一份三方協議,約定李先生成為上海某酒店的會員,旅行諮詢公司代為收取“會費”25000元。後來,李先生夫婦以一方患有嚴重疾病無法旅遊為由起訴到法院,要求解除合同,法院最後支持了李先生夫婦要求解除合同的請求。

  西城法院法官提示,分時度假近年才開始進入我國,一些消費者對此缺乏了解,因此在簽分時度假合同時要提高風險防範意識,要看清合同的解除、違約條款等方面內容,還要謹防上當受騙。“分時租賃在我國尚處於發展階段,行業發展尚不成熟,加之涉及多方服務主體,普通消費者難以區分,很多不法分子鑽了這一漏洞,借分時度假名義詐騙錢財,消費者尤其要注意辨別。”(文/本報記者 李鐵柱)

關鍵詞: 民宿;旅遊;公司;度假;臨時;糾紛;消費者;遊學;類型;維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