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旅澳小提琴家潘寅林:中國的音樂應該讓人知道

  紀念潘寅林獨奏生涯50週年個人音樂會,3月24日將在悉尼音樂學院音樂廳舉行。這50年中,潘寅林擔任過中國、日本和澳大利亞多個樂團的首席。與小提琴結緣60多年,他説自己對音樂是“有感情的,這份感情沒有變過”。

  1976年,取材于塔吉克族音樂的小提琴曲《陽光照耀著塔什庫爾幹》問世。對於首演這支曲子的潘寅林來説,弓弦交磨中流淌的是陽光、未來和朝氣,那時他29歲,是上海交響樂團的首席小提琴手。如今在悉尼,71歲的潘寅林再看《陽光照耀著塔什庫爾幹》時,仍然“還是一種年輕朝氣感”。

  在他年輕朝氣的時代,潘寅林的第一個成就是22歲那年成為上海交響樂團的首席。回憶起那個時代,潘寅林對音樂會的聽眾們記憶仍深:“一場上海文化廣場音樂會的聽眾會有1萬多人,中間又有很多人是借著音樂會的浪漫來談戀愛的。”1972年,《千年的鐵樹開了花》的首演讓潘寅林一曲出名,拿下了更多70年代經典小提琴曲的首演和獨奏機會。

  1981年,潘寅林隨夫人到日本,考進日本讀賣交響樂團。面試時,他用精湛的琴藝説服了大家,演奏結束後,日本樂手用“全場鼓掌”的方式表達了對他能力的肯定。

  當時的日本很少有人知道中國小提琴的現狀,“日本樂手對中國音樂了解的程度並不深”,潘寅林説。短短兩年後,他就成了讀賣交響樂團首席。與之前在上海交響樂團成為首席的道路不同,讀賣交響樂團的首席由全體投票産生,潘寅林在首席投票中幾乎都是全票通過。就這樣,他在日本讀賣交響樂團又擔任了11年首席。

  對日本的這段經歷,潘寅林説:“這段日子過得非常充實,因為業務過關,也發自內心地感到自己在國外為中國人爭了光。”

  此後直到2000年,潘寅林經歷了日本和澳大利亞3個不同的樂團。1991年,潘寅林從交響樂團改入悉尼歌劇院,但他笑著説自己又想拉交響樂,於是接下了日本東京都交響樂團首席的邀請。

  潘寅林對這些經歷頗為自豪,“從日本到澳大利亞的3個樂團,我擔任了近20年的首席”。在他眼中,接連成為樂團首席是“又為中國人爭光”的一件事,“至少在那個時候就受人尊重”。

  之後從2003年到2012年,潘寅林接下了新的首席邀約,這次是重回上海交響樂團。他説:“重回母團,重任首席,真的開心踏實。”

  潘寅林坦言,中國音樂家在國外公開演奏中國樂曲的機會並不多,但每當應華人音樂家協會邀請進行演奏時,他還是一定會演奏《金色的爐臺》《千年的鐵樹開了花》等70年代人們耳熟能詳的曲子。他説:“應該讓中國音樂、音樂家在這兒被人知道。”

  潘寅林的夫人雷敬蓉也是音樂家,常常擔任潘寅林演出的鋼琴伴奏。兩人是上海音樂學院附中的同學,平日裏他們利用閒暇時間從事音樂教育工作,最近又為迎接潘寅林這場個人獨奏音樂會緊鑼密鼓地排練。“年輕的時候演出膽子大,場子再大也不知道緊張。現在體力不如以前,但還是要對觀眾負責,必須好好練習的”,潘寅林語氣中對演出的熱情絲毫不減。

  與小提琴結緣60多年,潘寅林説自己對音樂是“有感情的,這份感情沒有變過”。他順便也想起了一句話:“我們做音樂的是為大家服務的,為了讓人得到享受,讓上班的人在下班後得到不一樣的享受”,這也是潘寅林從音樂附小4年級記到今天的一句話。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