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梅婷:這哪是配音,根本就是在演戲

  演員梅婷最近的話題度頗高。在不久前的熱播劇《瑯琊榜2》中首演反派就讓人恨得牙癢癢,彈幕飄過密密麻麻的“馮遠征快來”、“安嘉和在哪”,觀眾的恨意可見一斑;而在上周湖南衛視真人秀《聲臨其境》中,梅婷又憑藉《唐山大地震》和《飛屋環遊記》兩段風格完全不同的配音圈粉無數,精湛的演繹堪稱神還原,觀眾們見識到了一位中生代女演員的實力和積澱,就一個大寫的“服”。誰説中生代女演員沒市場、少魅力,只是缺少適合她們的舞臺。正如梅婷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到了這個年齡吧,都是有一定的經歷,有一定的積累。所以,好看不光是表層的東西,而是很立體的很豐富的。對於我來説,現在是最好的時光,家庭也好,閱歷也好,對表演的理解也好,都比以前要好。當然,我還得更進步,所以我不會放棄工作的。”

  配音比演戲還累

  伴隨著《聲臨其境》的熱播,觀眾見識到了一撥又一撥被業界認可卻被市場低估的老戲骨、中生代或是非流量型的年輕演員。從前面幾期的趙立新、朱亞文、郭京飛、尹正、王洛勇再到最近一期的梅婷,他們都用聲音和表演的魅力刷新了觀眾的認知。在《聲臨其境》之前,提到梅婷觀眾會想到《不要和陌生人説話》、《父母愛情》以及最近的《瑯琊榜2》;在《聲臨其境》中,梅婷上一秒還是《飛屋環遊記》中童心滿滿的小女孩,下一秒就“跪地脫鞋”重現了《唐山大地震》的片段, “旱地拔蔥”(完全沒有任何情感鋪墊)地把一個愧疚自責32年的滄桑母親演進了觀眾內心。在短短3分鐘的時間裏,生動詮釋了“實力爆表”四個字,有評價説,“這哪是配音,根本就是在演戲!”

  再次回想起這兩段得到觀眾肯定和讚嘆的配音,梅婷總結説,“因為我沒有配過任何其他人的聲音,我只是配我自己演過的戲,我都覺得每次都要累暈在配音間裏了。我給自己配音的時候,每次都在想,為什麼我在現場的時候沒有戴好麥,為什麼我不等現場環境好了再拍,因為每次配音很費勁,很難還原現場那種感覺。所以,配音對我來説是件挺難的事情,我覺得配音比演戲還累。”

  為了在《聲臨其境》中能夠配好這兩個角色,梅婷反復練習對聲音的控制,模倣人物情感。“因為徐帆老師的這一段是《唐山大地震》接近尾聲的一個片段,她前面有很多的積澱到了,後來她的情緒是非常翻江倒海的,但其實她的表演又要克制住。我在聽她這段的時候,聽一次哭一次。我也不敢太多練,因為她這個情感太折磨人了。後來我就開始練怎麼把它控制住,因為徐帆老師的控制力非常強,其實完全是在模倣她。雖然説從聲音上我肯定模倣不了,因為徐帆老師的聲音還是比較亮,她原來唱戲出身,我的嗓子有點啞。但是我在情緒上是完完全全地模倣她,向她靠攏,用真情去配。”

  瞬間的呈現都是多年的積澱

  “《聲臨其境》第一期我就看了,當時就被驚著了。我以為這是一檔娛樂節目,結果看到趙立新老師出來,我心想這誰還敢去啊。”但梅婷還是來了,而且一來還PK掉了同期的柳雲龍、李光潔和張博,獲得了周冠軍。“我一直覺得聲音塑造氣息,是我的一個弱項。所以我看到這麼強的一個節目來找我,那我真的是抱著學習和鍛鍊的態度去的,非常誠心誠意。還有一個原因是,《聲臨其境》這個節目真的讓很多人看到了很多小眾的演員,舞臺上的實力派。不同於其他娛樂節目,它的專業性非常強,它讓更多金子能放射光芒。”

  梅婷對這些“發光的金子”如數家珍,評價頗高,“第一期肯定是趙立新老師,被多國語言給驚著了;後來我在拍戲期間,突然在網上看到韓雪的海綿寶寶,我也驚著了,聽了她這段我是不敢去了;之後就是尹正的《家有喜事》,因為我和張國榮合作過,我對他的感情也比較特殊,我就想看看尹正配得怎麼樣,也把我驚著了,太棒了,印象很深刻;我是郭德綱的粉絲、‘鋼絲’,他配的《西遊記》也是沒誰了。我覺得每位老師都特別精彩。還有郭京飛老師真的特別適合上綜藝,我建議第二季還找他,他配葛優、馮遠征都太像了。所以,他們能有今天,包括郭濤老師的那麼多年舞臺劇的積累,都是扎紮實實的非常牛的演員。大家看到的這種電視上的一瞬間的呈現,也是因為他們有那麼多年的積澱。”

  很多觀眾期待在第二季中再次看到梅婷,梅婷本人卻連連擺手説:“第二季要是還請我,我會用郭京飛花式配《還珠格格》裏的那句話,‘這個節目,我再也不會來了。’大家還是饒了我吧,讓我好好拍戲吧,這個節目太難了。但如果有第二季,我肯定會非常關注,我還想推薦張一山來,他是我喜歡的年輕演員,他的塑造力很強。”

  這個年齡是最好的時光

  2017年年初,北京晨報記者曾經在北京的某咖啡館面對面採訪過梅婷,當時的她正在拍攝《瑯琊榜2》,生完二胎後的微胖尚未完全消除,親力親為帶娃和重新拾起工作的疲累全寫在臉上。雖然當時採訪的由頭是梅婷憑藉《父母愛情》獲得了中國電視劇導演協會頒出的“2014年最佳女主角”,但在聊天過程中,梅婷會不時流露出最近幾年中生代女演員遇不到好本子、演不了大女主的困惑,而像他們這撥演員又是不願意隨便接戲的人……那句她慨嘆的“其實市場挺殘酷的”至今讓記者印象深刻。

  而在《聲臨其境》中,梅婷的表現讓人感受到的是中年女演員的美麗和魅力以及那份淡定從容。“到了這個年齡吧,都是有一定的經歷,有一定的積累。所以,好看不光是表層的東西,而是很立體的很豐富的。對於我來説,現在是最好的時光,家庭也好,閱歷也好,對表演的理解也好,都比以前要好。當然,我還得更進步,所以我不會放棄工作的。哪怕在陪伴孩子的時候,比如説這次配《飛屋環遊記》,綵排的時候狄菲菲老師(節目的配音導演)跟我説,你把聲帶壓扁一些,她説得非常專業,我不知道應該怎麼把聲帶給壓扁一些。或者説我就算能明白,但是我從技術上可能一下子做不到,因為這確實是一個很專業的工種,不是説誰拿上來都能行的。但是,我就在想平常給孩子講故事的時候,我是怎麼樣的。有的時候我跟他們一起做遊戲的時候,我的聲音會自然而然變成什麼樣,這就是在生活當中的積累。孩子對我的工作也是很有效、很有用的。”對於如何家庭孩子和工作事業兼顧的問題,梅婷的答案要比很多明星來得更加直白,“我想工作和生活確實是很難取捨,我希望不工作的時候多陪孩子,不陪孩子去工作的時候專注工作,這樣就不浪費時間,也不會愧對於我的孩子,也不會愧對於我的工作和喜歡我的觀眾吧。”(記者 馮遐)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