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小學生早上推遲上學:幾家歡樂幾家愁

  “小學生比上班族還辛苦!”是不少家長的共同心聲。近來,浙江省教育廳出臺指導意見,表示各地各小學可根據年段、季節等因素靈活調整上學時間。據了解,全省範圍指導實施推遲上學,這在全國尚屬首例。

  在升學壓力下,孩子們每天早早地就要起床去上學,放學回來又有大量作業,小小年紀就睡眠不足,讓人心疼。此次浙江出了新招,將在全省範圍有針對性地推行“推遲小學生到校時間”,引來不少家長點讚歡喜,也引發一些家長的隱憂。

  約一半學生睡眠不到9小時

  《義務教育學校管理標準》明確規定“家校配合保證小學生每天10小時睡眠時間”。而有的家長表示:“孩子每天只睡了8小時,有時8小時都沒有。嚴重睡眠不足,影響身體。”也有家長説:“每次看到小小的身影背著沉甸甸的書包起早貪黑,就莫名的心疼。”

  舟山一位家長説,“回想兒子讀小學的時候,規定早上7點到校,自己每天早上5點45分起床,準備好早餐,6點20分把小傢伙叫起來。這樣堅持了小學六年,儘管孩子一天都沒有遲到過,但我很納悶,這麼早到校究竟有什麼意義?”

  根據2016年浙江省中小學教育質量綜合評價監測結果顯示,睡眠是學生發展指數中較低的一項,在被調查的四年級學生中,只有54.1%的學生每天睡眠時間9小時及以上。兒童睡眠不足,直接影響身體生長髮育,還會影響他們的情緒,對心理上的發育也有影響。

  另外,由於上學時間早,很多學生無法在家好好享用早餐,尤其是家離學校較遠的學生,早餐往往都是在攤點上甚至是在路上匆忙解決的,早餐的量和營養攝入都不能保證。這不僅僅是在浙江,也是全國小學生中普遍存在的現象。

  各地試點“讓孩子多睡一會”

  此前,寧波市、杭州市拱墅區、衢州的江山市等多地在小學實施早上“推遲上學”改革,受到學生、家長、教師和社會各方的普遍歡迎和好評。

  2017年9月,杭州拱墅區大關苑一小、長陽小學、和睦小學、新華實驗小學和杭州福山外國語小學均開始試點推遲到8點半上學。

  多所學校校長表示,連月來的試點進展比較順利,大多數家長很支持。在學校門口幾乎看不到拎著早飯的孩子,孩子們上午上課也比較有精神。

  一位學生家長説:“更多的睡眠時間就是給祖國的花朵施肥。”還有學生家長開心地反饋:“早上時間寬鬆了,可以和孩子簡短地交流,家庭的溝通氛圍也變好了。”

  杭州市拱墅區教育局局長趙群筠説:“上個學期開學時,最受關注的就是拱墅區的五所試點小學,推遲上學半小時。試行三個月後,幾所學校的家長很認可,去年12月推遲上學在拱墅區全面鋪開。有個孩子推遲上學後,滿足地説‘媽媽,我今天終於睡醒了!'”

  除了浙江,全國各地也有個別學校在進行推遲上學時間試點。比如南京師範大學附屬小學從2017年開始,實施學生到校時間推遲20分鐘,也是為了讓孩子能多睡一會兒,定心吃頓早餐。

  在浙江之後,黑龍江也很快響應,甚至將覆蓋面鋪得更廣,涵蓋了初高中:從3月1日新學期開學起,全省小學生、初中生早晨到校時間由目前早7:10後不同時間,推遲到全省統一早8:00;高中生由目前早6:30後不同時間推遲到全省統一早7:30。

  上學推遲就能睡飽嗎?

  從現階段看,延遲上學時間可能會成一大趨勢。但在實踐中,這是否真能有效增加學生的睡眠時間,不少人也表達了擔憂。

  “學生睡覺時間實際是由作業時間決定的。”一位教育界的業內人士説,現在放學後的時間,也被作業填滿。這些功課佔用的時間越來越長,學生休息、自由掌握的時間越來越少,睡眠時間自然會不足,這會形成一個惡性循環,週而复始。

  這位人士表示,推遲上學的改革固然好,但如果不和其他改革同步推進,恐怕無法從根本保障孩子充足的休息。

  還有一些家長也擔心,學生上學可以推遲,但負責接送孩子的家長上班時間並未調整。其中的時間真空,恐怕又會催生出各類“早托班”。

  針對這種顧慮,浙江要求,在實施改革前,學校需全面了解每位家長對推遲送孩子上學的接受情況,重點梳理部分家庭有特殊原因、不能推遲上學的學生情況。對確需早到的部分學生,學校應開通綠色通道,允許其適當提早到校,消除學生及家長顧慮。

  業內人士表示:“延遲上學時間也好,減少學生作業也罷,説到底,都是在探索一種給孩子減負的途徑。但減負絕非學校一家之責,如何推進素質教育,讓孩子更好地學習和快樂地成長,值得全社會繼續探索和完善。”

關鍵詞: 時間;上學;學生;推遲;家長;孩子;小學生;早上;睡眠;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