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眷村熱”正流行 你知道台灣也有部隊大院嗎?

  眷村就是當年蔣介石遷臺時,安置軍眷的地方。現在全台灣的眷村幾乎都拆光了。

  由於台灣正在“眷村熱”,很多電視劇和舞臺劇在大陸也看得到,相關的書籍大陸也有出版,所以,現在很多大陸朋友都知道什麼是“眷村”了。

  有些大陸朋友以為“眷村”有點像是“部隊大院”,這次大家猜對了,還真的很類似,都是為了安置軍眷而設的地方。但“眷村”比較不同的是,多了“隔離”的作用──怕當時“排外”的本省人和這些外省軍眷起衝突。

  台灣的眷村是在蔣介石一逃到台灣時就開始建造(或者分配到原有的日軍宿舍)。一開始都極破,後來就逐漸建設,一直建設到70年代前。總之,全台灣只要有軍隊駐紮的地方,附近應該都有眷村。

  我是一齣生就給我爺爺奶奶帶大的,算是外省第三代,我被帶到九歲讀小學三年級才回到台北爸媽家,也就是説,1976年到1984年,我一直都住在南台灣的高雄縣岡山鎮。那邊有空軍官校,包括空軍機械學校、空軍通訊學校等,反正就是一個空軍基地,所以在那兒的眷村都是給空軍軍眷住的,其中就有我爺爺奶奶和我二叔一家人。

  我住的那個眷村,叫“醒村”。醒村之中還能細分,我爺奶的地址是新生甲村14號。爺爺是軍官,分配到的住宅前後都有院子,加起來應該有二百多平米。當然我們現在感覺地方挺寬綽的了,但在當時,只是覺得一般而己,因為眷戶都是這樣的,而且還有更大的,某家後院還有個半球形的防空壕。前院還種一排大王椰子,神氣極了,想必官階更大吧?

  我家也有種樹,種的全部是果樹,有芒果、楊桃、無花果、番石榴、桂圓,還有桂花樹加上辣椒、各式菜類及一堆我叫不出名來的花花草草,後來爺爺走了,這些果樹的果子掉了一地,都壞了臭了,奶奶一個人也無力去撿,只好砍了,砍的時候真是無奈。這些果樹主要都是我爺爺種的,有一些似乎是日本人留下來的。這個住宅以前是日本人住的,我還記得小的時候地板都是木制的,踩了會軋軋作響,下面都是空的。後來翻修了,灌了水泥,才變成實心的。家家戶戶沒有不翻修的,不過不管怎麼翻修,眷村的氣味都是不會變的。

  我甚至不清楚台灣還有別的眷村,長大之後,才知道有很多黑道也是眷村出來的,我是很訝異的,因為我一直覺得眷村是很純樸的,我們村子就沒有出過黑道,倒是出了一些名人,例如原唱《冬天裏的一把火》的高淩風(原唱真的不是費翔),他本名姓葛,奶奶告訴我,當高淩風小的時候,她還帶過他幾天呢,不知道高大叔還記不記得給他把屎把尿的王奶奶?還有火遍全大陸的《星星知我心》,那位苦情媽媽吳靜嫻,她也是岡山出來的,她還是我爸爸的小學同學呢。

  在眷村,我讀的小學叫“兆湘國小”,之所以叫“兆湘”是紀念一位叫“王兆湘”的烈士。之前這個小學叫做“子弟小學”,是專門給日本人的小孩讀的。我的老師就住在我家的斜對面,奶奶常帶我去她家,她們閒聊,我就在那兒傻待著。

  眷村裏的鄰里關係是不錯,但老實説,我經歷過的也沒有像人家説的那麼好,“鄰居小孩都可以直接跑到別人家裏拿飯吃”,沒有這樣的。一般平常還是大門深鎖,大媽大嬸有事出門遇到會瞎貧好久倒是真的。平常送些菜,照顧小孩的都是常事。我爺爺還任了好幾屆的鄰長呢。

  2009年,我兒時的眷村拆除了。在拆除前,很多人都已經搬到各自的兒女家,還住在那兒的人就搬到了高樓大廈,那邊冷冰冰的,一點人情味都沒有。在拆除之前,我曾回到人去樓空的醒村去看,已經是荒草漫徑破壁殘垣,很令人不能相信這是真的。聽説之後要蓋工業用地,不管是什麼用途吧,我都不忍心再過去看了。

  【作者簡介】

  到尾,70後的川籍台灣人,2008年赴京。資深媒體人,做過電臺DJ,幹過《FHM男人幫》主編和《男人裝》資深編輯,還出過兩本書《遇見台灣》和《台灣的臺》。

關鍵詞: 眷村;部隊大院;空軍軍;眷村熱;星星知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