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大年初一話拜年:千年民俗的新形式

  網購年貨,自主選座,叫上一份外賣,“輕裝”出門,坐上飛馳的高鐵,連上WIFI,下單除夕年夜飯,搶紅包,網上拜年……這不是劇情,這是現實,發生於2018年初的中國社會。

  時代巨變,人們迎接、度過中國古老節日——春節的方式也在不斷嬗變。2018年2月13日起,中新網推出系列策劃《春節十景》,力圖通過你我之於春節的點滴變化,勾勒中國社會圖景的巨幅變遷。

  “一元復始,萬象更新。”對於全球華人來説,拜年——這項延續千年的傳統習俗,至今仍然是農曆大年初一不可或缺的一件大事。只是,隨著時代變遷和社會發展,而今拜年的形式更趨多元,與之一道,拜年本身也變得更為便捷。

  沿襲千年的拜年習俗

  “序長幼拜尊屬戚族,近者往來相賀”,謂之“拜年”。古時拜年,一般是晚輩對自家長輩行下跪、磕頭或鞠躬拜年,然後到本村長輩、親戚、鄰居家拜年。路上,拜年人見面,都拱手互致問候,講“恭喜發財”、“萬事如意”等吉祥話。

  在江西遂川,這樣的拜年習俗基本沿襲至今。郭先生給記者描繪了當地拜年的景象。

  正月初一黎明,全家老幼早起,穿上新衣服,家家戶戶鳴放長鞭炮,爭先“開財門”。然後開門選擇“大利”方向,走出百步迎“喜神”,謂之“出行”。迎喜神後,闔家歡聚開餐。早飯後,便開始依照傳統方式拜年。“只是現在不用磕頭跪拜,作揖即可。”

  拜年的順序也有講究。一般來説,初一在父族親屬,初二在母族親屬,初三初四以後就是一般親友了。拜年時家家戶戶不閉門,在正廳準備食物飲品招待拜年客,若來者帶了小孩,則主人須給孩子“壓歲錢”。

  拜年越來越便捷

  不過,對於不少年輕人來説,這些只是傳統的拜年項目,更多的拜年信息來自手機。

  比走親戚拜年更早,拜年的信息往往從春節前就開始了。信息的載體也不斷變化——從以前的短信拜年,發展到現在微信拜年。

  小曼告訴記者,現在拜年時除了説幾句吉祥話,很多朋友還會在利用手機發送紅包。“最近幾年,朋友之間的拜年就都是在‘紅包大戰’中度過的。”

  這樣的拜年方式自然比古時簡便不少。過去,親友投箋互拜需要差人登門問候,家裏的小輩按照單子登門去拜年。

  明末清初文學家褚人獲《堅瓠集》記載,“元旦拜年,明末清初用古簡,有稱呼。康熙中則易紅單,書某人拜賀”。

  梁實秋也曾在文章中抱怨當年拜年之麻煩。按他的形容是,“硬著頭皮穿上馬褂緞靴,跨上轎車,按照單子登門去拜年。”

  而如今的拜年則多是乘車出行,遠途拜年也因高鐵開通而不再困難。劉女士告訴記者,自己和丈夫老家在不同城市,往常“只能在一家待著”。隨著出行越來越便捷,今年春節她要準備“年三十、初一在他(丈夫)家過,大年初二就到我家,給我爸媽拜年。”

  不回家也要拜年

  對於過年難以回家的人來説,技術的發展讓他們和家人的距離並沒有這麼遠。

  因為農曆新年時並不放假,在美國留學的馬帥已經三、四年沒有回家過年了。他告訴記者,往年過年時,自己都會約上幾個朋友一起聚聚。

  “因為有時差,國內過年時正是我們這上午。大家就起早去一個同學家裏包餃子、看春晚直播。到了零點大家就各自給家裏視頻,中午正好一起吃餃子,互相拜年。”馬帥説。

  除了視頻拜年,在國外工作的天浩每年還會把自己購買的“年貨”快遞寄回家。雖然身在海外,但他還是沿襲著買年貨的習慣。“過年前都會買些好吃的、好玩的,寄回家裏。”

  他覺得,自己不能回家,買年貨也算是“一份心意”。“其實每年都會回憶起過去小時候過年的場景。媽媽帶著我去買年貨、大年初一拜年……”

  “年俗不會消失,它們只會以新的形式去煥發光彩。”幾日前在全球播映的Discovery紀錄片《華人新福年》中這樣説到。(應受訪者要求,部分部分人物為化名)

關鍵詞: 大年初一;出行;春晚;民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