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去了就很不一樣”——台灣藝人東明相的大陸之旅

  台灣演員、畫家東明相與人交談時特別認真地注視對方,自幼患聽力障礙的他更渴望與人溝通。當他去新疆旅遊時,旅行團裏北京、天津、廣東、山西、上海、四川、香港的南腔北調讓他足足用了三天時間才慢慢聽懂大家在説什麼。

  理解以後,他説:“雖然大家口音不同,但其實人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很像。”

  “跟著一群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一起旅行,還真是我的第一次。我們從不同城市來到新疆,因為不同的成長背景説著南腔北調,正是這趟旅程精彩之處,與同行旅人的交流和異地風景同樣迷人。”東明相説。

  生於高雄的東明相在一歲左右時,因注射預防針引起發燒而聽力受損。但小學老師並沒有特殊對待他,讓他與普通學生一起上課,使得他可以靠助聽器與學習説話走入社會。2007年他在電影《練習曲》中飾演了一位有聽力障礙的年輕人,騎著腳踏車、背著吉他環遊台灣。

  上海導遊大雄因為這部電影認識了台灣的美麗,從而來到寶島旅行,並與東明相成為好友。又因為大雄的影響,東明相對大陸的壯美山河産生了嚮往。

  2017年夏天,東明相參加了台灣《旅讀中國》雜誌與海峽兩岸旅遊交流協會舉辦的“美麗中華創意遊”活動,到大雄推薦多次的新疆旅遊。

  “那時我遇到了創作的瓶頸,感覺心裏被掏空,希望通過這次旅行為自己尋找新的方向。”東明相説。

  神秘的絲綢之路、荒無人煙的沙漠、廣闊的草原、巍峨的雪山、碧綠的湖水、遍地的牛羊……新疆的一切都讓東明相感到超乎想象。手抓飯、烤、拉麵以及20多種口味的葡萄幹他都嘗了個遍,激動時還從路邊抓起一塊冰放進嘴裏。

  “不可思議的是,怎麼會有城市一天之內溫度從10度升到48度,那裏的人還生活得很好。”這讓他聯想到《西遊記》裏的鐵扇公主和火焰山並不是憑空想象的。

  北疆山村中燒木柴、在河裏打水的原始生活勾起了東明相單純快樂的童年回憶。“那種沒有被破壞的原始生活,我很嚮往。”

  在被譽為“大西洋最後一滴眼淚”的賽裏木湖畔,一個哈薩克族小弟弟大聲問東明相:“你是誰?”他回答:“我是台灣哥哥呀!”小弟弟又問其他人同樣的問題。“這簡單的三個字,在我心裏回蕩很久,原來我們活在這世界裏,一直習慣了叫對方的姓名,早已忘了自己是誰這個本質的問題。”

  這次旅行讓東明相渴望在創作中表達“我是誰”的思考。

  與東明相一同旅行的有來自山西的兩對夫婦和一位大哥,得知他是獨自一人參團後,便常常邀請他一起用餐,給他很多照顧,買水果也不忘給他留一份。最後臨別時還再三叮囑東明相去山西找他們。

  “結交新朋友是旅程中美好的回憶之一。”東明相在攝像機中留下了大陸朋友們用不同口音對他説:“阿東加油!”

  旅行結交的一對山西夫婦3月將來台灣,東明相已經準備好帶他們品嘗各種美食。

  “以往去大陸,大多是因為工作的需求,工作結束後,我會儘量把回程往後延幾天,讓自己多一些時間去好好認識腳下的城市。”東明相説。

  除了新疆,東明相還去過武漢、大連、西藏等地旅遊。武漢的黃鶴樓讓他意識到小學課本裏李白的詩所描繪的景色就在面前。

  “在大陸朋友身上,我聽到許多在台灣沒有聽過的故事,對我有很深的觸動,當中,最讓我感興趣的是人文和歷史的變遷。”東明相説:“大陸還有太多地方我都想親眼一見,像長白山、哈爾濱、南京、青島、杭州等等。不去不知道,去了就很不一樣。”(記者喻菲 李凱 祁星)

關鍵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