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評論:旅行青蛙其實正是孤獨的“空巢青年”

  《旅行青蛙》在中國社交網絡的流行,也在於那種低慾望、佛係、一個人生活、又能怡然自樂的年輕人越來越多了。

  最近,一款名為《旅行青蛙》的遊戲刷爆朋友圈。在遊戲中,只有庭院和房子兩個場景,玩家除了收割三葉草、為青蛙準備便當外,幾乎不需要花費任何時間和金錢,與青蛙唯一的交流也只來自它出門旅行寄回來的照片。

  然而,就是這樣一款堪稱佛係的遊戲,在1月21日登上了APP Store免費遊戲榜第一名。

  雖然沒有漢化版本,但《旅行青蛙》的玩法簡單,非常容易上手。從遊戲形式上,《旅行青蛙》並沒什麼突破,它的前身有點像是千禧一代童年時期的玩具“電子寵物”。但青蛙和電子寵物在“養成方式上”卻有一個根本性的改變。

  電子寵物的養成模式是,你要不停地照顧它的各種吃喝拉撒。這其實是許多遊戲的根本特徵,“打怪升級”,養一隻電子寵物就像闖關。

  但《旅行青蛙》不同,它是徹徹底底的“性冷淡風”,你除了給青蛙買買東西、收拾收拾行李外,不能干涉它的任何舉動,也不能跟它交流。它更像是一個獨立的個體,有自己的想法、安排和旅行。

  任何養成遊戲都有一個本質性的共同特徵,寵物寄託著玩家的情感,寵物與玩家的關係是現實社會關係的某種投射。即便“性冷淡風”的《旅行青蛙》也是如此。

  眼下的日本,被日本戰略學家大前研一稱之為“低慾望”的一代人,喪失物欲和成功欲,不結婚不生育,宅,不社交,一個人過著無欲無求的小確幸日子。

  因此,《旅行青蛙》出自日本遊戲公司也就不奇怪了,這只“一個人”生活,“一個人”吃飯、看書、睡覺,“一個人”旅行,不怎麼與其他人互動的青蛙,其實就是年輕人自我形象的一種投射,是年輕人的數字化化身:低慾望,但又怡然自樂。

  中國這幾年流行的幾波青年亞文化,無論是“小確幸”“喪文化”“佛係”,其源頭都是日本。

  不少人注意到,如今中國年輕人呈現出與日本年輕人某種相似的精神和情感狀態。《旅行青蛙》在中國網絡的流行,也在於那種低慾望、佛係、一個人生活、又能怡然自樂的年輕人越來越多了。

  不必諱言,高速發展的中國也帶來轉型的陣痛,面對著高居不下的房價、難以跨越的階層流動、複雜的人際交往,不少年輕人放棄了抗爭。他們只能訴諸個人心理,儘量調節情緒,讓自己更快樂起來。

  但這怡然自樂中,卻又不時流露出某種苦澀的味道,那種味道是孤獨。

  不少人在社交網絡上留言:“我家蛙子不出門,揹包都整理好了,看了一下午書,一點動靜都沒有。老媽不需要你上清華北大,快出去浪啊!”“沒有小朋友跟你玩嗎,不要這麼自閉,多認識些朋友有好處。”

  這呼號,更像是對自己説的。不少一個人生活的年輕人,還有另外一個身份,叫“空巢青年”。

  他們背井離鄉來到大城市打拼;他們孤身一人,沒有太多朋友,也沒有什麼業餘娛樂;而生活的諸多不順意,最終讓他們産生了一種精神上的空巢感和無歸屬感,他們與人群背離,在城市的繁華之外找到暫時的精神撫慰。

  面對真實的孤獨,勸誡常常顯得空洞,而真實的慰藉又難以獲得;好在還有一隻孤獨的青蛙,孤獨地面朝大海,那渺小的背影好像告訴著你: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這種共鳴,足矣。

關鍵詞: 青蛙;空巢;旅行;一個;其實;青年;年輕人;遊戲;佛係;孤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