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音樂治療師準入門檻博弈:靠參加短期培訓不行

  2017年年底,劉明明參加了在上海復旦大學召開的中國音樂治療學會的年會,這是她第一次作為理事會成員參加這個成立於上世紀90年代的學會的活動。

  這個學會中除了像劉明明這樣音樂治療專業科班出身的人,還有很多其他專業的人士。“音樂治療本身是一個交叉學科,很多對這個學科感興趣的人,包括有醫學或者心理學背景,甚至看起來毫不相干的專業背景的人,都來加入學會,對這門學科是有支撐作用的。”劉明明説。

  靠參加短期培訓不能成為音樂治療師

  “音樂治療是一個真正具有技術性、專業性的學科,靠參加短期培訓不能成為音樂治療師。”劉明明説,在北美,到現在為止,音樂治療師的教學和培養方式只有全日制高校教育一種。

  令人尷尬的是,人們對音樂治療的需求旺盛,而像中央音樂學院音樂治療中心這樣的專業教學機構從成立至今10餘年,畢業的學生滿打滿算也就百餘人,與社會需要反差太大。所以,很多地方開始出現音樂治療的培訓機構,質量良莠不齊。而一些參加培訓的人只是為了“拿一個證”。

  因此,這次會議理事會討論的焦點集中在專業培訓、資格認證的行業準入標準問題上。

  音樂治療師需要全面的專業訓練

  劉明明在美國的訪問學習經歷對她影響很深。“這門學科的發展就是從美國起步的,有成功的例子也有失敗的例子,而且它已經走出了跟科學相結合的一條道路,有大量的研究證據,形成了一個較為成熟的話語體系。”劉明明認為,脫離科學研究的實證基礎談音樂與治療是牽強了。

  “從我們音樂治療教育者的角度講,向大眾介紹普及音樂治療做得的確不夠,而社會上存在的一些誤導聲音,甚至比我們還強。”正因如此,劉明明接受了中國音樂治療學會的邀請,參與制定行業標準。

  美國有一個美國音樂治療學會,同樣是感興趣的各方人士都可以加入。會員分“專業會員”和“非專業會員”兩種,專業會員指音樂治療師,非專業會員是對音樂治療感興趣的人,“他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專業背景,他們的職業、工作崗位就是他們的社會身份,他們並不需要成為音樂治療師,但是願意來了解學習音樂治療,從他們的角度為音樂治療提供一些支持,也許是經費上,也許是其他資源。比如你是一個特教的老師,你可以了解和學習一部分音樂治療方法,用到特教領域裏,但並不等於你需要成為音樂治療師。”劉明明認為,如果想要成為音樂治療師,就需要具備學科要求的全面專業訓練,包括要學專業課程,在音樂技能、音樂治療技術上完成訓練,包括臨床實習。

  音樂治療不等於音樂、心理學和醫學的簡單拼貼

  目前,中央音樂學院音樂治療中心的課程結構中,“音樂的技術、理論是必不可少的;心理學的內容包括普通心理學、發展心理學、異常心理學等;醫學知識涉及基礎的生理解剖,還有音樂治療的部分。音樂治療不等於音樂+心理學+醫學這幾個學科的簡單拼貼。”劉明明強調。

  “從這個學科創立之初,就是一個多學科合作的成果,而且有科學研究來證明它的有效性。”劉明明解釋,音樂從一開始就伴隨著人類的發展,音樂家、醫生、神經科學家、人類學家、社會學家,都從自己的角度去研究音樂對於人的意義到底是什麼。而不同的專業背景,做研究和認識事物的視角會有所不同。

  除了理論學習,音樂治療還是一門實踐性很強的學科,中央音樂學院音樂治療中心給學生提供了很多見習機會。學生就讀期間,每週都要去一個地方,“我們叫做臨床實踐課,最後畢業時還要有半年的脫産實習”。因為這是一個實踐性很強的學科,所以需要老師們有實踐經驗,“否則就變成紙上談兵了”。

  儘管象牙塔外的學科發展不盡如人意,但象牙塔內的變化讓劉明明感到欣喜。

  據劉明明介紹,中央音樂學院也開始重視音樂治療這一學科的前景和潛力,音樂治療中心每年5名本科生的招生名額在2018年增加到了12名;學制也由之前的5年制調整為4年,在本科階段為學生畢業後的進一步深造節省了時間。

  與此同時,劉明明對生源有了新的期待。之前的考生多是“文藝生、音樂生”,而“現在90後、00後的孩子跟80後大不一樣了,他們有很好的文化素質,同時從小學習了某一種或某幾種音樂技能,卻未必是為了高考選擇音樂相關專業,只是出於喜歡音樂。我們想要這樣的學生”。

  “音樂治療這個學科需要邏輯清晰,需要與人溝通的能力強。對於學生,我們期待他們有好的音樂技術,也要有好的學習能力,還要有很好的交流溝通能力,這是這個學科對考生的一個非常具體又非常必要的期待”。

  在過去的這些年,儘管受到大的就業形勢的影響,音樂治療專業的本科畢業生多選擇讀研或者留學,“碩士生畢業後相對留在北京工作的多一些,比如博愛醫院的孤獨症中心,前後有我們兩三位碩士畢業生在那裏工作,北京安定醫院的心理科也有我們的碩士畢業生,還有一些學生是到大學當老師。近一兩年,我們的本科畢業生也在一些臨床機構找到就業的機會,這對我們來説是挺令人鼓舞的,學生能夠在本專業崗位就業,這是一個好的趨勢。”劉明明説。

  同時,劉明明也提醒,每個人都可以不同程度地把音樂應用到自己的生活裏,如果僅僅是為了自我調適,即使不學音樂治療,也是可以做到的。討論音樂治療師的準入標準,是因為音樂治療已經是一個專有概念了,所以它有自己的一些條條框框,但是在這個具體概念之外,音樂是屬於全人類的,所有人都有權利、有能力、有條件使用音樂,去豐富、美化自己的生活。

關鍵詞: 音樂;治療;治療師;劉明明;專業;學科;一個;培訓;我們;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