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故宮跑”漸成常態 2017你為文化排了多久的隊?

  如果要用一個詞來形容2017年中國文化市場的繁榮,答案或許應該是“排隊”。這一年,不少博物館、劇場門前的隊伍變長了。從北京、上海的《大英博物館百物展》到故宮的《千里江山圖》特展,從柏林愛樂樂團在上海的演出到北京人藝的《窩頭會館》,類似“故宮跑”這樣的“排隊”,愈發成為一種常態。

  排隊漸成常態:有人排隊超4小時,有人淩晨就來

  今年3月,《大英博物館百物展》在國家博物館開展,展品從大英博物館800多萬件藏品中精選而出。展覽開展後便迎來了洶湧不斷的人流。中方策展人閆志曾透露,從安檢排隊到進入展廳,高峰期差不多需要三個小時。6月至10月間,該展轉移至上海博物館,同樣火爆。有報道稱,“十一”假日期間,最長排隊等候時間已超過四個小時。

  4月,剛剛修繕完工的上海百樂門免費開放。這幢始建於1932年的建築當年就曾被稱為“遠東第一樂府”。4月22日免費開放當天,排隊的上海市民幾乎將百樂門圍了個圈。

  到了6月,北京人藝的《茶館》開票當日也引發排隊購票潮。報道稱,有觀眾淩晨3點多就排隊買票,“6個小時12場演出門票就全部售罄”。而680元的最高票價到後來“一度被炒到了3000元”。

  7月的暑期天氣炎熱、驕陽似火,但敦煌莫高窟卻迎來了排隊看展的人流。當時就有遊客對媒體表示,排隊基本“要用上40分鐘”。敦煌研究院莫高窟開放管理委員會常務副主任李萍對媒體坦言,莫高窟7、8、9月向來是遊客高峰,一般接待量佔全年70%以上。但從今年開始,提前一個月網上銷售的6000張票開票後迅速售罄。

  9、10月間,《千里江山圖》全卷展出成了故宮最熱鬧的事。有媒體稱,9月15日,《千里江山圖》特展開幕當日一開門,前來參觀的觀眾紛紛以“衝刺跑”的形式入場。

  到了冬季,大家的熱情仍然不減。11月,由林兆華導演,劉恒編劇,何冰、宋丹丹、徐帆、濮存昕、楊立新等主演的《窩頭會館》在北京上演。開票不到6個小時,所有場次門票即告售罄。有關注該劇的人士向記者透露,“連人藝的舞美老師都拿著小馬扎淩晨排隊去了”。

  同月,匯聚了齊白石、傅抱石、李可染、徐悲鴻等20世紀中國美術史重要畫家的展覽,在中國美術館展出。當時參觀者排隊長度一度達幾百米。有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這樣的情況幾乎從開展那天就存在。記者獲悉,這場為期9天的展覽“接待觀眾13萬人”。

  他們為什麼去排隊?“好奇”“膜拜”“機會難得”

  曾兩次為了《千里江山圖》去故宮看展的郭旗告訴記者,自己第一次去看這幅畫純粹是出於“好奇”。“當時大家都在説這幅畫的‘傳奇’故事——王希孟年僅18歲便在宋徽宗的指導下完成這幅畫,完成後不久便英年早逝。説實話,我不是書畫愛好者,當時真是被這個‘傳奇’先吸引的。故宮的朋友告訴我,這畫不輕易拿出來見人,能看就去看看。這就又加重了我的好奇心。”

  “但真看到的時候完全被震驚了。”於是郭旗又去看了第二次。“第二次看就是帶著‘我沒看夠,再看一遍!’的心態去膜拜的。”

  她回憶,這次排隊大概排了有2個多小時。“總之是10點多進去的快下午1點看到的,餓得要命!但是好在第一次看了其他展區的畫,所以我去了就直奔中廳的《千里江山圖》,看畫的時間基本在7分鐘左右。”

  雖然從9月24日開始,故宮對陳列《千里江山圖》的午門正殿展廳實行發號分時參觀措施,減少了觀展者等待的時間,但進入《千里江山圖》展廳後仍免不了排隊。網上的一篇“《千里江山圖》觀展攻略”中這樣寫到,“每個人看《千里江山圖》的速度都特!別!慢!……隊伍行進速度是真正的龜速”。落在這批觀眾隊尾的攻略作者表示,自己在展廳中就“悲劇地排了一個半鐘頭”。後來有媒體統計,該展覽日均接待1.5萬—2萬名觀眾。

  現在回憶起到故宮排隊,郭旗覺得“太值得了”。“我真想每天都去排。一開始沒到那張畫前,我都不明白為什麼觀眾一個個屏息凝神,真的是趴在玻璃上一點點的看。急得我直跳腳!結果我到畫跟前的時候,我感覺我比他們還慢!畫面的栩栩如生,筆法的精細入微,真是想一點一點的看,又想看又怕被工作人員催,特別緊張。”

  另一位曾排隊買《窩頭會館》票的大學生告訴記者,自己就是衝著這部話劇的明星陣容去排隊的。雖然最終並未成功買到話劇票,還有點“小失望”,但他直言,如果這樣的劇再上演,自己還是會去排隊。

  曾在11月在中國美術館門前排隊看展的劉女士告訴記者,自己當時大概排隊40多分鐘才進入展廳。被問及為什麼會排隊觀展,她坦言,這次展覽中的很多名家作品都很少見,甚至有的作品是首次展出,“機會難得,下次能看到還不知是什麼時候”。

  排隊正是“人們對高品質文化産品需求的反映”

  不過這樣的場景即便是在幾年前還頗為罕見。以北京故宮的《千里江山圖》特展為例。不少報道指,1949年以後《千里江山圖》僅公開展出過五次。“在上世紀50年代和80年代,《千里江山圖》曾公開展出過兩次。2009年,曾有過一次短暫露面,但僅展示了局部。一直到2013年,故宮才再一次全卷展出。”

  但此前觀眾對這幅畫的熱情並未引起如此“壯觀的”排隊現象。曾有人向媒體回憶,2009年和2013年,《千里江山圖》先後兩次在武英殿展出。“除了不知情‘闖入’的遊客走馬觀花、喧嘩而過,特意來觀展的人依然不多。”一位曾在故宮實習過的朋友也告訴記者,自己甚至對那幾年故宮的展覽都“沒啥記憶了”。

  明顯的變化發生在兩年前。當時正值故宮博物院建院90週年,《清明上河圖》等藏品在“石渠寶笈特展”展出,“故宮跑”在那時應運而生。到了今年,排隊在文化領域已漸成常態。

  “千里江山——歷代青綠山水畫特展”特展策展人、故宮博物院副研究員王中旭曾對媒體表示,自己對《千里江山圖》的火爆人氣並不感到意外。他認為,觀眾排隊正是“人們對高品質文化産品需求的反映”。

  文化機構在努力:“不是一代人能完成的,得經過幾代人的努力”

  一方面是大眾的文化需求正在爆發,另一方面高品質的文化産品卻顯得匱乏。

  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日前撰文指出,這類文化現象説明越來越多的博物館借助展覽“讓文物活起來”,證明了廣大民眾旺盛的精神文化需求,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但是能引發如上述觀展熱潮的還是少數,一些博物館門庭冷落、人氣不佳。優質博物館和高質量展覽集中于某些城市,文化供給東西部之間、城鄉之間還存在極大不平衡。”

  同時也有戲劇工作者撰文寫道,真希望某一天《窩頭會館》這種好戲能應觀眾要求演它幾個月,或者市面上能多幾部旗鼓相當的好戲可選,或者不拿明星打招牌的戲也能讓觀眾憋著勁兒搶票,那才有點兒意思。“到那個時候,好戲看不過來,怎麼買票更公平根本不值得討論,討論的是哪個戲先看哪個戲後看,那該多好。”

  不過,以故宮為代表的文化機構正在不斷努力。面對觀眾對高品質文化産品需求,單霽翔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給出的答案是“盡可能地擴大開放”,“盡可能辦更多、更好的展覽”。即便如此,他仍然認為,故宮文化資源的呈現、文化能量的釋放還遠遠不夠。“我們的藏品展覽目前只增長了一倍,從過去的七八千件到一萬七八千件這樣的水平,只展出1%左右”。“這些努力還要持續,不是一代人能完成的,得經過幾代人的努力。”他説。(記者 宋宇晟)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