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配音王子”童自榮:一生只做一件事

  有這樣一個聲音,它曾塑造了《佐羅》裏俠骨柔情的俠客佐羅、《少林寺》裏匡扶正義的小和尚覺遠、《玩具總動員》裏幽默搞笑的牛仔、《西遊記之大聖歸來》裏陰森恐怖的大反派混沌……這個聲音華麗瀟灑,卻熱衷於躲在幕後,用激情為一代中國影迷帶去眾多經典人物形象。這個聲音來自於配音藝術家童自榮。

  最近,童自榮的新書《讓我躲在幕後》在上海舉辦簽售會。當童自榮大步從休息室裏走出來時,展臺底下的書迷影迷們瞬間爆發出熱烈的、自發的歡呼聲。雖然頭髮早已花白,臉上也添上了褶子,但當天,童自榮的精神狀態很好,説話依然高亢瀟灑,清脆華麗。

  用聲音詮釋角色

  熟悉配音行業的觀眾們都知道,從上譯廠裏走出來的童自榮有一個別稱:“配音王子”,當然這不僅是因為他的聲音高貴如王子,事實上,他也曾在多部電影中為紳士、王子等人物形象配音,廣受好評。

  1944年出生於上海一戶普通人家的童自榮自小就喜愛看電影,時間久了,他對那些電影幕後的配音工作起了濃厚的興趣。配音這件事在彼時童自榮的心中如同一塊遮著布的磁鐵,神秘而富有吸引力。

  童自榮高中畢業時先考了上海戲劇學院表演係,以期待能離配音近一點。“考大學時,家裏人都反對我從事藝術行業,我祖父一口咬定我的能力不適合在這個圈子裏生存。”童自榮向記者回憶道,“他對我的性格判斷無誤,我確實不活躍、放不開,在公眾場合有些害羞,但他們阻止不了我,因為他們都不知道,其實我真正想做的不是演戲,而是在棚裏,用聲音詮釋角色。”

  大學四年,童自榮一直在等待機會。1972年,面臨畢業分配的童自榮等來了這個機會——熟知童自榮夢想的表演課老師將童自榮的意願傳達給了當時上譯廠的廠長陳敘一。

  之後的五年,童自榮在各個電影裏跑著龍套。“換作別人或許會氣餒,但是對於我而言,能踏進上譯廠,成為配音演員是我畢生最大的夢想,現在夢想成真了,我又豈會放棄。”

  不氣餒、不放棄,童自榮以一種常人無法想象的用功堅持著。每天早晨7點半,童自榮都會提早半小時進廠,開始一天的準備工作。他習慣於躲在角落裏,或窩在椅子裏,或踱著步,一遍又一遍地背著臺詞,醞釀感情,即便這一整天,他只有一句臺詞。

  一生只做配音一件事

  這些努力被老廠長看在眼裏,直到有一天他終於給了童自榮第一個主要角色——美國電影《未來世界》中的男主角記者查克。至此,童自榮開始了配主角的配音生涯。

  1979年底,童自榮遇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角色佐羅——在其後很多年,童自榮與佐羅一直密不可分。外界提起佐羅,一定會想起童自榮的聲音。

  《佐羅》在中國一炮而紅,這其中用聲音重塑人物形象的配音演員功不可沒。

  外界不知道的是,在為《佐羅》配音的過程中還曾有過這樣一個小插曲:《佐羅》的臺詞全錄完後,演員組曾一起參與鑒定,聽完全部臺詞後,在場的工作人員居然誰也沒有發聲,童自榮暗自以為過關了,誰料老廠長突然開了口,他説道:“‘佐羅’可以配得更好。”此話一齣,童自榮便知道那意味著要補錄臺詞了。所以,之後觀眾所聽的版本已是修改後的版本了。“但老廠長確實指出了我之前考慮不週的地方,他告訴我:‘要放鬆。’”童自榮這樣説道。

  其後,童自榮為多部國內外優秀影片配音,他的聲音雖極具特色,但童自榮總會通過自己的方式詮釋出不同的人物形象。

  幾十年來,童自榮俘獲了無數影迷的心,也獲得了業界的認可——2005年,曾獲中國電影百年優秀電影藝術家稱號;2015年,曾獲得漢密爾頓幕後英雄突出貢獻大獎。

  他的這一生可謂只做了一件事——配音。

  對話:藝術要靠時間慢慢打磨

  廣州日報:未來您還有什麼工作動向或未了心願?

  童自榮:我最近正在策劃組織一台慶祝上譯廠60週年大慶的晚會,這臺晚會將完全由我們上譯廠的員工舉辦完成,一方面希望能慶祝上譯廠生日,另一方面也想擴大配音行業的影響力,為配音再做一點事。

  廣州日報:那您覺得未來配音演員應該如何發展呢?

  童自榮:這些年配音行業似乎有一點回暖跡象,但是配音行業目前的窘境還未完全打破,所以我覺得未來配音演員在傳承過去優良傳統、精神的同時,也應該與時俱進,可能以後配音演員將不只在幕後,會同樣需要在臺上展現才能。

  廣州日報:您如何看待時下許多譯製片是速食産品的現象呢?

  童自榮:這個現象是許多老一代配音演員都在傷腦筋的問題,如果這個現象改變不了,譯製片的質量上不去,那麼譯製片就不可能再造輝煌成為經典。藝術不能靠機靈,是需要時間慢慢打磨,用充分的準備保證質量的。希望未來市場成熟後,或許能改變這個現狀。

  記者手記:有著俠義之心的“書獃子”

  記者與童自榮見過兩面,這位用聲音工作的配音藝術家確實如坊間所言,算不得善談之人,只偶爾談起配音或是老廠長的時候,回憶裏的細節才算得上具體。

  童自榮將自己更多的心思都放在了工作上——因為沉迷于背臺詞,童自榮曾經騎著自行車被卡車撞飛;為了下午配音時嗓子不充血,寧願不吃午飯……

  “我整日恍恍惚惚活在角色裏,卻因此苦了我太太。”童自榮説除了老廠長,他最感激的便是自己的枕邊人,“我有時自己也難以想象,這過去的一天又一天,她既要工作,又要打理家務,還要帶著兩個孩子,她的生活該是多麼辛苦,但她卻從來沒有向我抱怨過一次。”對於童自榮太太而言,丈夫在配音事業上能有所作為就是對她的付出最好回報,畢竟她大約是這世上最能理解童自榮這份癡心的人了吧。

  上譯廠另一位配音藝術家蘇秀評價年輕時的童自榮就是一個“不大與人交往,活在電影角色裏,更不會審時度勢的書獃子”。但有意思的是,童自榮卻在採訪中自喻自己內心深處還是有一股銳氣和鋒芒,他好打抱不平,平生最鄙視明哲保身,“所以為‘佐羅’配音時,我特別能理解佐羅的嚮往與追求,理解他的俠義之心,可以説,我就是‘佐羅’。”(記者 李曉璐)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