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記者手記:巴西蛇島探秘

  這裡是一座沒有哺乳動物、沒有淡水、沒有長期生活鳥類的島嶼;在這裡邁出每一步都需慎之又慎,因為這裡生活著幾千條毒蛇。在被稱為巴西蛇島的大凱馬達島,記者與生物學家開始了一場探險之旅。

  “沒錯,島上所有的蛇都是有毒的”,巴西布坦坦蛇研究所生物學家卡琳娜班奇對新華社記者説,“它們是島嶼矛頭蝮蛇,所以這裡被稱作全球最危險的地區之一。”

  大凱馬達島距離巴西聖保羅州南部海岸35公里左右,面積0.43萬平方公里,1984年被巴西聯邦政府確立為自然保護區,未經許可任何人不能登島。日前,在獲巴西聯邦政府下屬的奇科門德斯基金會批准後,新華社記者與巴西布坦坦蛇研究所生物學家們一起登島。

  登陸並非易事,雖然距離海岸只有35公里,但要等到風平浪靜的日子才能出海。由於大凱馬達島沒有沙灘,只能用小船把登陸人員送到岩石邊,然後踩著岩石上的貝類屍體攀爬上去。

  由於人跡罕至,島上並沒有路,此前研究人員踩出來的小路也很快被茂密的植物覆蓋。為避免與毒蛇不期而遇,奇科門德斯基金會的專家負責帶路,他們循著以往標記帶領大家前行,很多地方早已被樹的枝枝蔓蔓擋住,需要借助砍刀重新開路。

  探索了近一小時後,一行人並未發現一條蛇。班奇解釋説,蛇一般喜好潮濕,最近幾天比較乾旱,就很難見到它們。果然,到了相對潮濕的地區,班奇就在低矮的樹枝上發現一條小蛇,蛇的顏色與樹枝非常相近,只有經驗豐富的研究人員才能識別。

  在登島前,布坦坦蛇研究所博物館館長朱塞佩波爾托就向記者介紹,大凱馬達島上的矛頭蝮蛇與大陸上的不同,它們以鳥類為食,因此白天出沒,總待在樹上;而大陸上的矛頭蝮蛇通常都是夜間出沒,在地面活動,捕食嚙齒類動物。

  波爾托説,正因為島嶼矛頭蝮蛇的食物是飛鳥,毒性必須非常大,才能讓鳥類受攻擊後很快中毒下落,否則鳥飛遠了,它們就該餓肚子了。

  別看是劇毒的蛇,研究人員抓捕時卻毫不緊張,動作麻利。發現蛇後,班奇迅速用大夾子將蛇抓到,並根據粗細選擇相應的透明管子,將蛇引入管內,留下半截身體在管外。

  “抓到蛇後,我們首先要看是否有此前植入的芯片,芯片相當於它們的‘身份證’,記錄著上一次的所有數據。無論有無芯片,我們都要給蛇量身長、測體溫、稱體重,記錄發現的時間、地點,然後會取樣一小塊皮膚帶回實驗室進行DNA分析,雄性的會採集一些精液,雌性的會摸一下腹部看是否懷孕,”班奇一邊和助手測量、記錄,一邊給記者解釋程序。

  對於此前被植入芯片的蛇,專家們會對比新舊數據,而新捕獲的蛇則被植入芯片。研究完畢後,他們將蛇放入袋子中,再把袋子拿到發現它的地方放生。

  在接下來的兩小時中,一行人總共又發現了6條蛇,有的盤踞在樹榦上,有的躲在岩石後,對於毫無經驗的記者來説,不要説發現它們,就是專家指給我們看時都要定睛許久才能找到,而專家們通常在一條蛇的測量還沒結束時就發現了另外一條。

  此次被發現的7條蛇中只有一條此前被植入過芯片,班奇説:“這是好事,因為這樣我們才有機會研究更多的蛇。布坦坦蛇研究所在大凱馬達島上進行過蛇繁殖、進化等多個項目的研究,但總體上説,對蛇類各種信息掌握得還非常少。”

  對於蛇類的研究最終還要服務於人類。布坦坦蛇研究所主要通過採集蛇的血清,製造攻克毒物的藥品。目前,布坦坦每年生産近2億劑疫苗和100萬支抗蛇毒血清,能拯救巴西80%被毒蛇咬傷的人。毒液中的一些分子還可幫助降低血壓,用於製造緩解心絞痛的藥物。(記者趙焱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