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蔣雯麗:不用社交網絡 讓我遠離外界困擾

  蔣雯麗今年很忙,早前在第七屆北京國際電影節做評委,之後又再度出演話劇,在《明年此時》中從20歲演到50歲,主演的電視劇《花兒與遠方》不久前剛剛收官……作為中國最理解“妻子”角色的演員,無論是《牽手》《金婚》,還是《中國式離婚》《守婚如玉》,蔣雯麗在熒屏上展現著各色家庭的悲歡離合。

  而坐在新京報記者面前的蔣雯麗,卻淡然地説著,“每個角色都是我對生活的理解和再創造,卻和生活無關。”生活中的她,沒有微博,很少玩微信,雖然隨著年齡的增長越來越理智,但也不忘愛幻想的本性,“我的心裏一直住著一個少女”。至於心態,“我一直不覺得自己太老(笑)”。

  1

  辭掉鐵飯碗 她成了一名北電學生

  蔣雯麗似乎天生就是個演員,儘管年少時的她不太合群,習慣在自己的想象世界裏自説自話,自娛自樂。但表演的習慣已經深入她生活的很多細節:她把家裏的桌子當成櫃臺,扮演售貨員售賣東西;她復習功課,會用粉筆把練習題寫在玻璃上,拿著棍子邊學著老師講課,邊幫助自己記憶。

  一心想離開小城鎮的她,高中畢業後,考取了安徽水利學校。雖然有表演基礎,也有舞蹈天賦,但畢業後的蔣雯麗卻沒能直接走上表演之路,而是被分配到自來水廠做了女工。日復一日地抄錄儀錶上的數字,她很快便厭惡了這份穩定的“鐵飯碗”。作為文藝骨幹,在一次工廠組織的演出中,舞臺總監看到正在排練的她,勸説道“你不如去試試考電影學院”。那是蔣雯麗第一次聽到,世界上還有專門學習表演的學校;而也正是在那一年,抱著“去首都看一看”的心態,蔣雯麗參加了北電的招生考試,“幾乎是從早晨考到了傍晚,我把我20年來讀過的書和美術作品,以及所有經歷的酸甜苦辣,在這一天中全部釋放了。”

  1988年,考上電影學院的蔣雯麗,辭掉了自來水廠的工作,獨自來到北京,成為了許晴、劉江(導演)的同學。

  2

  因為不自信 曾想過放棄做個演員

  成為北京電影學院表演係的一名學生後,蔣雯麗才發現自己其實只是個門外漢,且根本不夠自信,甚至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去面對。在不斷地自我懷疑中,她放不開,甚至開始覺得自己不適合做個演員。回憶那時,蔣雯麗説,感覺演員永遠都在等待,而不是主動有人來找你,“我最痛苦的時候,也曾經想過放棄,直到有一天,我忽然醒悟覺得自己是愛這份事業的,而不是為了成名。我只要有機會去享受過程就好了。”

  1989年,蔣雯麗憑藉其參演的首部電視劇《懸崖百合》獲得了飛天獎最佳女配角的提名;此後,她被陳凱歌導演選中出演電影《霸王別姬》,才二十齣頭的她在片中飾演小豆子的媽媽,這對一個大二學生來説壓力巨大。但在最終的成片中,短短七分鐘的鏡頭,蔣雯麗將一個卑微淒楚的“窯姐”完美詮釋;到她真正拿下飛天獎最佳女演員,已經是1999年,在這部與吳若甫、俞飛鴻合作出演的都市情感電視劇《牽手》中,她將那個平常婚姻裏最普通的妻子形象演繹得真實、感人。

  之後,蔣雯麗又相繼出演了《大宅門》《中國式離婚》等頗具影響力的電視劇作品,塑造了各個時代、眾多婚姻中的女性形象。

  3

  在角色面前 減肥增肥都是件小事

  在不久前播出的,以1952年到1964年新疆生活為背景的電視劇《花兒與遠方》中,為還原新疆建設兵團的生活全貌,攝製組輾轉于新疆與山東等地實地取景,擺在演員面前的挑戰,不僅是零下20℃的極寒天氣,還需要適應極為簡陋艱苦的拍攝環境。“夏戲冬拍”成了劇組的固定模式,身著薄薄戲服的蔣雯麗,就算凍得打哆嗦也依舊談笑自如,騎馬、開拖拉機、打槍……所有戲份都親自上陣,不用替身,她笑説開拖拉機就如同開車,自己不僅能熟練往前開,還學會了拐彎,獲封劇組裏的“拖拉機小能手”。

  事實上,在角色面前,蔣雯麗從來沒有過偶像包袱,就像她自己説的,總是能“豁得出去”。她曾為了角色連續七天沒吃飯,也曾為電影《立春》裏的王彩玲,僅用三個月增肥30斤。“我當時不知道這樣做是對身體傷害極大的,但不知者無罪。”拍完《立春》後她又投入到電視劇《金婚》的拍攝中,“你可以看出來剛開頭的時候我很胖,然後拍著拍著就瘦了。”

  拍戲無數,蔣雯麗深知每個作品都有自己的遺憾,“我很少看自己的作品,因為一看就會開始挑剔自己,索性就不看了,讓遺憾留在以後去彌補吧。”

  生活家

  我就是“吃貨一枚”

  “每個角色都是我對生活的理解和再創造,卻和生活無關。”問及不拍戲時都幹嗎?蔣雯麗淡然地給出五個字,“就過日子唄。”回歸到生活中的她沒有圈中人的條條框框,會寫字讀書,也會去菜市場買菜做飯,“網上的消息我一般不看,我沒有微博,很少玩微信,也不知道外界所討論的或是評價的‘蔣雯麗’是怎樣的,所以根本沒有受輿論或是外界的困擾。”

  她笑言自己還是一枚“吃貨”,甚至將一天中最幸福的時刻歸屬於品嘗美食,“每次我都是到了戲裏才開始減肥,不拍戲就可以放鬆一下,我比較愛吃,一吃就覺得很美好。”

  電影夢

  顧長衛鼓勵我再做導演

  1993年,蔣雯麗與顧長衛因戲結緣。如今,就算到了生活中,倆人最大的話題依然離不開電影。“他第一次做導演拍《孔雀》時,我在劇組待了一段時間,我會從演員的角度和他溝通,也覺得做導演真的很不容易。而當我自己當了導演的時候,他又會幫我提意見,有時候聽他説完感覺我的電影好像白拍了。”她説倆人閒暇之餘最愛一起去看電影,但也會因為喜好不同有意見不統一的時候,“看電影是種享受,看完我們就會討論。他很支持我再去創作一部作品,但之後要拍什麼我還在思考中,等我拍的時候再和大家説吧。”

  新鮮問答

  “我一直不覺得自己老”

  新京報:這幾年作品不多,如今選劇本的標準是什麼?

  蔣雯麗:標準就是自己喜歡與否,是發自內心覺得好的,是能夠打動我的。不會刻意側重哪種題材,故事好看、人物有意思,我一口氣能看完它的,基本上都會接演。

  新京報:拍了這麼多年的戲,最大的轉變是?

  蔣雯麗:除了不斷地學習,我幾乎沒什麼太大的轉變。雖説佛學講要“去執”,但一直以來我都是個挺執著的人,可能因為我是A型血(笑),做事特別認真。你交給我一件事,我不把它弄好就覺得特別對不起別人,心裏也不舒服。

  新京報:現階段在表演上還有對得獎的期待嗎?

  蔣雯麗:所有東西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唯一能做的就是盡我的努力。電影也好、電視劇也好,都是儘自己的所能,把它完成好。至於最後的結果不是我能把握的。我現在都不想這些問題,想,只會給自己增添煩惱。

  新京報:未來,會反對自己的孩子進娛樂圈嗎?

  蔣雯麗:順其自然,如果他們想我也不會反對。

  新京報:現在大概是一種怎樣的生活狀態?想和年輕演員説些什麼?

  蔣雯麗:我一直不覺得自己太老(笑),我心裏住著一個少女。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反正我是個愛幻想的人,永遠對美好的東西有憧憬。大概很難看出來,我也比較難分清楚自己性格反差大不大,但你經常看我的電影作品就會知道,我是個愛幻想的人(笑)。(記者 周慧曉婉)

關鍵詞: 蔣雯麗;社交網絡;金婚;立春;中國式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