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南京大屠殺倖存者佘子清:14年義務講解不停歇

  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有這樣一位老人,他叫佘子清,是南京大屠殺的倖存者之一。十幾年來,佘子清一直擔任館內的志願講解員,為來自世界各地的參觀者講述當年侵華日軍的暴行。有時講到義憤之處,他還會展示頭上被日軍用槍托砸出的傷疤。

  80年前,日軍攻陷南京,佘子清的母親被日軍殘忍殺害,當時尚年幼的他跟隨兄姐逃到美國大使館,得以倖存。回憶起當年,佘子清難掩哀傷,“當時都流傳日本人只殺中年男人,所以我父親先一步逃難,母親和很多鄰居家的婦女都選擇留下來守家。誰都沒想到日本兵真的殺人不眨眼,姦淫擄掠,壞事做盡。”

  抗戰勝利後,佘子清做起了報童,貼補家用。1950年,佘子清的哥哥奔赴抗美援朝戰場。佘子清作為軍屬,則被安排到鐵路系統工作,成為一名鐵路職工。1958年,又被調到南京鐵路局做機車調度員,直到1994年才正式退休。

  2004年3月1日,作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正式免費向公眾開放。佘子清與另外3位南京大屠殺倖存者一起在紀念館當起了志願講解員。

  為了讓參觀者對南京大屠殺有更深刻的了解,佘子清到紀念館的“銅版路”邊做起了志願者。這條“銅版路”鑄有南京大屠殺倖存者和當年中國參與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審判成員等222位歷史證人的腳印,佘子清的腳印也在其中。

  不同於其他講解員,佘子清作為那場浩劫的見證者與倖存者,他本人就是鐵一般的證據。而他結合親身經歷所進行的講解,對於廣大參觀者尤其是青少年更是具有深刻的教育意義。

  每當有日本民間的友好人士參觀紀念館,佘子清也會積極為他們作義務講解,試圖向日本友人還原那段真實的歷史,“希望通過自己的講解,讓日本民眾尤其是青年學生更好地了解那一段歷史的真相。”

  除了週一閉館,佘子清每個工作日都會前往紀念館,風雨無阻。這份義工一幹就是14年,截至目前,佘子清累計講解時間已超過4000小時,而他也成為館內年齡最大的一名義工。

  然而,讓佘子清非常難過的是,這些年倖存者不斷離世。當年一起到紀念館做講解的4位倖存者,除佘子清外,其餘3人都已離開了人世。考慮到佘子清年事已高,紀念館只安排他每週五來一次。每到這一天,佘子清都會早早起床,而他的老伴也會陪他一同前往。佘子清常説:“我會一直堅持做志願講解員,只要一息尚存,就要堅持把這段歷史講給世人,因為這段歷史,不能忘記!”

  “作為倖存者的後代,孩子們有責任把這段歷史更好地傳承下去。”佘子清這樣對記者説。2016年,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志願服務隊更名為紫金草學雷鋒志願服務隊。讓他感到欣慰的是,隊裏有很多志願者都是南京大屠殺倖存者的後代,他們將繼續向世人講述祖輩們在那場浩劫中的苦難遭遇,繼續傳承歷史記憶,傳播和平理念。(史一棋 蘇日樂格)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