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微電影如何書寫大文章?

  影片擴容、佳作頻出、類型多樣,正在雲南省臨滄市舉辦的第五屆亞洲微電影藝術節上,來自全國各地的4360部微電影作品競相角逐“金海棠獎”。

  網絡視聽時代,時長、製作、投入都很“微”,如何才能保障影片品質?小小的微電影如何書寫大文章?

  數量擴容折射行業利好

  近年來,微電影這一新興影視藝術形態發展勢頭強勁,各類型優秀微電影作品不斷涌現。自2013年亞洲微電影藝術節落戶臨滄以來,累計徵集到14000多部參賽作品,吸引了來自30多個國家的影視藝術家參與。

  中央新影集團微電影發展中心主任鄭子介紹,今年“金海棠獎”評委會共收到4360部參評作品,比上屆增加了1000多部,經過初評、中評和總評,最終評選出40部最佳微電影作品。

  業內人士指出,互聯網視頻平臺對內容的渴求日益增長,影視技術更新使得視頻製作門檻越來越低,受眾碎片化信息接收方式逐漸形成,我國微電影事業呈現出新的發展活力。

  “網絡視聽時代,受眾獲取信息的渠道更加通暢,付費點播的消費習慣正在養成,微電影傳播力和商業價值明顯增強。”來自上海的微電影人關晨説。

  微電影數量擴容,“金海棠獎”評委會對參評影片的品質要求卻不減。據介紹,本屆亞洲微電影“金海棠獎”最佳作品佔全部參賽作品的0.9%,而優秀作品獲獎率也只達到1.81%。

  公益片搶眼傳播社會正能量

  本屆“金海棠獎”參評作品題材廣泛,其中公益微電影佳作頻出。小小的微電影成為展現時代發展進步、傳播文明風尚、傳遞社會正能量的大舞臺。

  鄭子介紹,全國政法系統積極參與本屆藝術節,輸送了《訴訟E時代》《跨境追擊》等2800多部彰顯社會公平正義、反映社會和諧進步的“平安中國”系列微電影作品;而展現文化薪火相傳的“大國工匠”系列微電影也頗具熱度,累計徵集到《陽光下的舞蹈》等800多部參評作品。

  此外,以勞動模範先進事跡、鄉村教師感人故事為題材創作的微電影備受矚目。其中,由青年導演梁強執導的公益微電影《一切為了孩子》,講述了鄉村教師王勇三十年如一日擺渡接送學生的真實事跡,展現出鄉村教師堅守基層、無私奉獻的精神。

  來自深圳市東湖中學的賀思曼是本屆藝術節上年齡最小的導演,他執導的微電影作品《迷網》聚焦處在青春期的中學生群體,講述了沉迷網絡遊戲的學生最終克服誘惑重拾健康生活的故事。

  賀思曼説,影片由學校師生本色出演,希望對青少年成長有所啟發。“中學生正處在性格完型期,不能因為眼前的一點誘惑而被蒙蔽了雙眼,要看清長遠的未來,把握住自己的人生走向”。

  精品引領講好中國故事

  “中國地大物博,是微電影創作的靈感富礦。”鄭子呼籲,未來廣大微電影創作者應借助微電影這一傳播載體,努力講好中國故事,傳播中國價值。

  本屆藝術節上,多部以“第一書記”命名的微電影作品表現亮眼。這些作品講述了紮根貧困鄉村的第一書記們依靠村黨組織,帶領村兩委成員和基層群眾,凝心聚力脫貧攻堅的動人故事。

  參與“第一書記”系列微電影創作的關晨表示,微電影作品呈現出“時間集中”“感受集中”的特點,創作過程中要強化故事性,在有限的時間內將核心主旨“打在點上”。未來將繼續強化精品意識,創作更多反映中國社會發展進步的作品。

  東北師範大學傳媒科學學院副院長敖柏説,目前微電影傳播渠道仍主要集中在互聯網平臺上,優秀的微電影作品應該自帶“網感”,微電影人應該認識到市場與內容的關係,盡可能尋找全新的視角和相對輕鬆的表意形式。

  他説,微電影人要講好中國故事,需要打破枯燥的説教式錶意形態,不斷觸摸時代變遷、社會發展的脈搏,在多元化的生活現實中捕捉生動鮮活的故事。

  此外,業內人士指出,未來我國微電影産業發展還需強化版權意識,尋求恰到好處的發行和放映模式。同時,通過“拓展影片時長打造網絡大電影”“拓展影片系列打造網劇”等方式,進一步延伸産業鏈條,提升微電影商業附加值。(記者許萬虎、唐顥宸)

關鍵詞: 金海棠;微;電影;中國;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