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暌違五年劉震雲再出新作:我的寫作剛剛開始

  暌違5年,繼長篇小説《我不是潘金蓮》之後,劉震雲推出新作《吃瓜時代的兒女們》。11月1日,這位當代知名作家在北京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我感覺我的寫作剛剛開始”。

  從早期作品《一地雞毛》起,劉震雲就著力寫一個人與身邊那幾個人之間千絲萬縷的聯絡,從一個人牽扯出另一個人,故事由此蔓延開來。如《一句頂一萬句》中從楊百順牽扯出剃頭的老裴、喊喪的羅長禮、教書的老汪等一眾草民;《我不是潘金蓮》中由李雪蓮牽扯出王公道、董憲法、荀正義、史為民、蔡富邦等一眾官員。

  而《吃瓜時代的兒女們》書寫的卻是四個素不相識的人,農村姑娘牛小麗、副省長李安邦、縣公路局長楊開拓、市環保局副局長馬忠誠,四人不在同一個地方,更不是同一個階層;但他們之間,卻發生了極為可笑和生死攸關的聯絡。

  “對一個作家而言,上一部作品與下一部作品的巨大差異是個幸福的元素,這一次的創作有別於我此前的寫作,讓我覺得自己的寫作才剛剛開始。”劉震雲坦言,“這次的故事像大海一樣,看起來波瀾不驚,但下面的渦流和潛流是我以前小説裏面所不那麼重點呈現的,呈現的效果是藏在幽默背後的另一重幽默,這就比以前的小説更幽默。”

  “吃瓜”是網絡用語,人們往往用“吃瓜群眾”來形容圍觀看熱鬧的人。劉震雲對這個網絡用語的理解是:“大概是看在眼裏,甜在心裏吧。大家愛看熱鬧,是因為生活中不缺戲看。戲劇已經沒落了,但驚心動魄的大戲,一幕幕搬到了生活中。從這個意義上説,這是‘吃瓜’的最好的時代。”

  劉震雲表示,此番新作中的主角是吃瓜群眾,但吃瓜群眾並沒有出場。他們既參與了故事的發展,也將參與閱讀,也就是這本書的讀者。“是的,我沒有寫我要表現的人,我寫的人不是我要表現的,這個聽上去有點不合邏輯,但這部作品恰恰如此。”

  “我的寫作剛剛開始。這話不是虛偽,僅僅是對於寫作,我剛剛咂摸出一些新的滋味。”面對“如何看待現在的自己”這個問題,一貫以“繞”著稱的劉震雲給出了簡潔的回答。

  對於此番新作的得意之處,劉震雲認為更在於在語言上近乎極致的錘煉。他説:“簡潔本身沒有價值,能把簡潔寫得比複雜還要豐富,就算在語言上有些心得了,也就是平常説的話裏有話,弦外之音。”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