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王千源“演什麼像什麼”? 早年艱辛磨礪了他

  王千源為什麼能“演什麼像什麼”? 

  王千源沒有讓迷妹們“舔屏”的顏;私生活似乎也循規蹈矩“乏善可陳”。他似乎只在電影裏“怒刷存在感”。

  早年艱辛磨礪了王千源

  9月16日晚,第31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揭曉。備受關注的最佳男、女主角由鄧超、范冰冰分別獲得。這天,新聞的焦點幾乎是剛被求婚的新晉“影后”范冰冰,但同樣值得給予注目的,還有兩位最佳男配角——王千源和于和偉。而相比前兩個月剛憑藉《軍師聯盟》裏的“曹操”一角大火的于和偉,王千源卻顯得更加低調。

  因為跟當紅組合TFBOYS中王源和易烊千璽幾個字重合,王千源的名字很容易被記住。不過,王千源可不需要靠TFBOYS的名聲加持,他本身就是東京電影節最佳男主角,曾憑藉電影《鋼的琴》獲東京國際電影節最佳男演員,又憑藉《解救吾先生》《繡春刀》等電影多次獲得獎項提名。這次獲得金雞最佳男配,算是對他電影生涯的又一次肯定。但對很多觀眾而言,王千源拿不拿金雞“影帝”已經並不重要,他的演技早已征服觀眾。

  這些年來,王千源基本跟緋聞絕緣,每一次出場,都是攜作品而來。這在爭流量、小鮮肉充斥市場、靠緋聞炒人氣的當下娛樂圈,簡直算是一股清流——或許他根本不覺得自己屬於“娛樂圈”。關鍵他還演什麼像什麼。在《解救吾先生》這部戲,他只是一個配角,主角是警察和吾先生,結果他一個人撐足了場子,倒顯得演警察的劉燁跟飾演吾先生的劉德華黯淡了許多。

  事實上,王千源的星途並不順暢。劉燁是他學弟,卻早已成名。中戲剛畢業的時候,王千源被分配到了北京兒童藝術學院演兒童劇,平時就演演大樹,扮扮石頭。為了補貼生活,他還和同學開起了小飯館,賣盒飯。那會兒,劉燁他們回母校都會意氣風發地和傳達室大爺打招呼。王千源回去,就臊眉耷眼地騎著自行車,傳達室大爺問他幹嗎的?他説,送盒飯。也許是早年艱苦的經歷磨練了他的性格,也讓他格外珍惜來之不易的演出機會。

  演好死刑犯不容易

  演《解救吾先生》的時候,王千源特地到監獄裏體驗生活,閱讀了大量關於反社會人格的書籍,還看了罪犯原型被槍斃前5個小時的視頻錄像。為了保持狀態,他在片場刻意不和劉德華多説話,營造綁匪和人質之間的距離感。為了培養角色情緒,他堅持三個月時間不回家,始終將自己關閉在房間裏,感受被社會拋棄的“邊緣人”心態。

  正因為他如此用心,我們才會在《解救吾先生》裏,看到一個憤怒、浪蕩、暴躁、殘忍的亡命之徒。可他面對愛人又是那麼真實,面對母親的情緒又是那麼自然,讓人同情。這炸裂的演技背後,是王千源面對鏡頭百分之一百二的付出和對表演的真誠。

  其實,真正讓王千源嶄露頭角的《鋼的琴》中。這部從一個底層中年男人的家庭變化折射東北興衰的電影,讓王千源拒絕了後來大熱的《潛伏》。在《朗讀者》中,他回憶了當時回絕《潛伏》導演姜偉的一番話,他説:“我是東北長大的,我看過工人們繁榮的時候,也看到了工人們落寞的時候,哪怕我拍完這部劇它不放映,我自己留下來,珍藏一輩子,我也覺得值了。”

  聽完這番話,你會覺得王千源不僅僅是一個站在舞臺上向觀眾傳達編劇與導演意圖的演員,他還有情懷,有思想,他對這個時代有其自己的思考。這樣的眼界與境界,也決定了王千源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演員——又或許,演員本就該如此?

  看王千源的戲,再聯想到眼下那些靠鏡像、摳圖完成的作品,“流量”們做幾個完全稱不上“表演”的表情,就能收穫腦殘粉的掌聲與鈔票。錢來得太容易。

  甚至一些在觀眾印象中可以稱之為“戲骨”的演員,也敵不過名利場的誘惑和“摧殘”,一部又一部相似的作品、雷同的角色、毫無分辨率的表演,不僅讓觀眾審美疲勞,也不斷收窄著自己的戲路。

  這更顯得王千源“挑剔”作品的樸實和難得。説白了,好演員塑造角色,不是“像什麼演什麼”,而應該是“演什麼像什麼”。王千源沒有讓迷妹們“舔屏”的顏;私生活似乎也循規蹈矩“乏善可陳”。他似乎只在電影裏“怒刷存在感”。只想説,就這樣下去吧!千萬別改變,否則“戲骨”這倆字兒,都快成貶義詞了。

  □二號少女(媒體人)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