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怪物島》畫風清奇吸引眼球 拉美匠心之作

  闔家歡喜劇冒險動畫《怪物島》自9月9日上映,是一部紮根于魔幻現實主義土壤的拉美動畫電影。

  魔幻現實主義發源於拉美,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中後期,這股思潮率先在文學創作中興起,而後滲透至電影領域。拉美寡頭政治的黑暗時期與古印第安文學、部落文明和民間傳説、巫術等本土文化相互雜糅,讓這片土地成為滋養魔幻佳作的福地。《國王和電影》、《南方》、《潘神的迷宮》等一系列魔幻現實主義佳片應運而生。

  地域文化在《怪物島》身上留下了深刻的烙印,如片中神秘的島嶼傳説、熱帶雨林奇觀和脫胎于當地神話中的怪物形象。

  拉美文化的獨特性,讓本片在氣質上有別於同類題材的動畫電影。

  除了氣質上的差異化,這還是一部用好萊塢敘事模式以及由金牌製作班底打造的闔家歡動畫,主人公盧卡斯借一場冒險來探尋自我,是典型的好萊塢動畫主題。

  怪物體表細緻的紋理和建築的顆粒細節又時刻讓人懷疑自己的在看的是一部拉美動畫,地域色彩與國際製作水準的雙重加持,帶來的是久違的新鮮觀感。

  魔幻現實主義對《怪物島》的影響是多方面的,它包括世界觀設定的想象力、奇詭的畫風與現實主義的人設三個方面,在美術設定等視覺層面體顯得尤為明顯。

  《怪物島》開場就給人留下了畫風清奇的直觀印象,人類所在的世界中,建築是傾斜的、錯亂的,配色暗淡且古樸。

  而怪物島“卡爾韋拉島”上的怪物村落建築卻十分工作、錯落有致,墻體色彩大都是對比色,充滿視覺衝擊力。

  人與怪的世界,從視覺上有著明確的區分,現實地域頗為魔幻,虛幻的世界卻充滿現實的影子。

  這種反差讓人混淆了真實與魔幻的界限,這恰好是魔幻現實主義的最大特色,一如加西亞馬爾克斯的《百年孤獨》,似真非真、虛虛實實,引人入勝。

  拉丁美洲悠久的部落文明為當地人留下了大量失落島嶼的傳説,包括智利復活節島上的巨人像、秘魯熱帶雨林中的馬丘比丘遺址,至今仍是世界未解之謎。

  這些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古老傳説成了《怪物島》的創作藍本,片中的“卡爾韋拉島”就是典型的産物,這座島嶼遠離人世界,鳥瞰視角下詭異的島嶼外形和常年雲霧繚繞的自然景觀讓人心馳神往,它既讓人想起金剛的故土骷髏島,但又能保持濃郁的拉美特色,比如怪物村落中的神廟、熱情洋溢的小鎮、充滿未知的雨林和古堡。

  “卡爾韋拉島”的設計理念圍繞印第安神話展開,神話中的原住民視薩滿巫術文化為信仰,視大自然為神靈,他們敬畏自然中的一草一木,這種對自然萬物的敬畏體現在怪物村落的居民身上,他們親切友好,熱情幫助盧卡斯一家。

  不同於好萊塢魔幻動畫的完全虛構和完全架空,《怪物島》的怪物世界紮根于現實,怪物小鎮的建築風格充滿想象力,但又能在現實中找到對照,小鎮門口的大門,形態和色彩都源自馬丘比丘遺址。

  紫色的墻體和綠色的門框,在拉美也並不少見,大量對比色的使用讓人仿佛置身於糖果般多彩的世界,包括充滿中世紀色彩的石柱和雕像,這種大膽的配色和建築設定,將小鎮的獨特氣質刻在了觀眾腦子裏。

  而人類城市又是另一副模樣,擁擠的街道、密集的建築群讓人透不過氣,這是墨西哥城等拉美特大型城市真實的景觀,繁華的高樓大廈旁就是破爛不堪的貧民窟,城市因貧富差距導致的景觀反差與怪物島上源自現實的建築設定交相輝映。從人間到怪物的領地,《怪物島》將魔幻現實主義的靈魂在畫風方面做到了極致。

  除了建築風格、自然景觀和配色都充滿本土特色之外,片中的怪物形象也在致敬經典怪物造型的基礎做了較好的本土化處理,如反派若卡特,他的臉型會讓人第一時間想到弗蘭肯斯坦。

  但他的服裝設計又是參照了古印第安巫師的袍子,設計師在上面點綴了很多超現實的元素,灰暗陰鬱的底色凸顯了若卡特瘋狂的內心,但他成為怪物之前的著裝又是典型的殖民地時期拉美地區的普通裝扮,淡黃色的襯衫體現了他瘋狂之前的友善,諸多小的細節都是匠心的體現。

  從世界觀構建,到建築、色彩、人物造型的呈現,《怪物島》將拉美獨特的地域風情以及魔幻現實主義的理念發揮得淋漓盡致,滲透到了影片的每一個細節當中,更難能可貴的是在彰顯地域特色的同時,還保證了好萊塢動畫電影應有的製作水準,將拉美的形式與好萊塢的故事有機結合在了一起。

  《怪物島》講述了一則獨特又令人熟悉的成長寓言,小男孩從毫不起眼的豆芽菜逐漸成長為頂天立地、打敗壞蛋的英雄,敘事引人入勝,既有屬於魔幻題材動畫電影的獵奇性和新鮮感,又不乏闔家歡的情節與笑料。長相獨特但心地善良的怪物形象更深深打動了觀眾。

關鍵詞: 魔幻;拉美;怪物島;動畫;現實主義;建築;世界;電影;充滿;好萊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