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寫下“情不知何起”的湯顯祖,為何墓葬400年難尋?

  寫下“良辰美景奈何天”的湯顯祖,為何其墓葬400年難尋蹤跡?

  “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則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剛剛過完七夕佳節的你,是否知道這些與愛情相關的詞句出自我國明代戲劇大師湯顯祖的筆下?

  28日,湯顯祖故里江西撫州宣佈發現湯顯祖家族墓園的所在地,而在此之前,人們都以為這一墓園因時代變遷已難尋蹤跡了。經過3個月的搶救性考古工作,考古人員發現了明清時期墓葬42座,出土墓誌銘6方,基本確定了湯公墓就是墓園中的4號墓。

  怎麼又來一個湯公墓?公園裏的只是衣冠冢

  消息一齣,一些撫州市民卻很納悶:現在撫州市人民公園內的湯顯祖墓又是怎麼回事?平常路過公園時,還能看見有人在那舉辦紀念活動。對此,撫州市湯顯祖國際研究中心主任吳鳳雛解釋説,公園裏的湯公墓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立的衣冠冢,而考古新發現的湯公墓是400年前的原墓。形成目前情況,有其歷史緣由。

  據史料記載,湯顯祖墓自1616年下葬至1966年在“文革”時期搗毀,時長跨越350年,期間歷經多次毀建。第一次是明末清初(1645年)毀於戰火,到康熙庚午年(1690年)復建;第二次是太平天國(1858年)毀於戰火,到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復建,間隔45年;第三次是修繕(1957年),是在第二次重修的基礎上進行的;最後是1966年夏天,紅衛兵將其徹底搗毀。

  據吳鳳雛介紹,1982年10月,國家文化部、中國戲劇家協會、江西省文化廳和中國劇協江西分會在南昌和撫州召開紀念湯顯祖逝世366週年大會。為了讓參會人員能夠到湯墓去拜謁這位戲劇大師,活動組委會決定由撫州市政府負責修復湯墓。當時考慮到人民公園環境較好,面積較大,便於瞻仰憑吊,決定將墓遷往此處。

  但湯公墓的原址還是在文昌裏一帶。湯顯祖曾自述先祖“時經喪亂,流離伏匿”,延續下來“不亦難乎”,于明朝永樂年間選定臨川城東門外文昌裏繁衍生息。文昌裏位於臨川區文昌橋東頭,形成于清代,面積約65公頃,是撫州較為完整的歷史街區,被稱為撫州“歷史檔案館”和“老城博物館”。

  湯公墓本體是否發掘?國家文物局説“不”

  據文獻記載,自湯顯祖父親承塘公捐資買靈芝園葬伯清(湯顯祖天祖)、子高公(湯顯祖高祖)以來,靈芝園就成為湯顯祖家族主要成員的埋葬地。而靈芝園就在文昌裏一帶,那為何湯公墓400年難尋蹤跡?

  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長徐長青告訴記者,根據光緒二十三年版《文昌湯氏宗譜》收錄清康熙二十九年《祖基復原記》記載,明末清初因戰亂的原因湯家失去了對靈芝園的控制權,直至康熙己巳(1689年)才收回,隨後才對靈芝園進行了復原。而同治九年版《臨川縣誌》載:“進士湯顯祖墓在港東廂靈芝山”及光緒二十三年版《文昌湯氏宗譜》:“……又娶付氏,子開遠、開先,公妣俱葬靈芝園”,均表明湯顯祖葬于靈芝園。

  湯公墓原址的上方是一棟廢棄的上世紀50年代建設的制冰廠。2016年恰逢中英兩國共同紀念湯顯祖和莎士比亞逝世400週年,撫州市啟動文昌裏歷史文化街區改造工程。在拆除這座制冰廠時,工作人員意外發現了“湯臨川玉茗先生墓”、“玉茗公墓”字樣的壓棺石,隨即叫停施工,並逐級上報相關部門。

  國家文物局於今年4月21日批復考古工作方案,並於5月份啟動考古調查、勘探與試掘工作。但國家文物局在批復時明確,此次發掘對象為墓園內相關建築和附屬遺跡,不能涉及湯顯祖墓葬本體。

  記者在現場看到,40座明代墓葬中,除自然垮塌和因盜掘局部損毀的墓葬外,唯有4號墓遭到早期人為全面的破壞,這與湯顯祖墓在“文革”時期遭到毀滅性破壞的事實相符。而考古工作者僅在碎磚片中清理出了近百隻青花碗,這些碗原本是放在墓葬券頂之上的。

  找到湯公墓有何意義?出土少見“兩絕碑”

  專家認為,湯公墓的發現對考古學、湯先祖文化以及明史研究具有重要意義。徐長青告訴記者,湯顯祖家族墓園、墓園建築和墓群共同構成了這次考古發掘的重要收穫。考古人員已基本明晰了湯顯祖家族成員墓葬的分佈規律和特點,通過對出土的6方墓誌銘的釋讀,獲得了一些修正固有認識的新材料。

  其一,確認了墓主人的身份、名字、準確的生卒紀年及所屬家族分支的脈絡,是了解他們的生平和在家族譜係中所處位置的重要依據;其二,根據酉塘公與祖母魏夫人墓誌銘所書,尚質、尚賢二子均出自魏氏,糾正了族譜記載的此二子分別為李氏與魏氏所生的謬誤;其三,銘文中所記生活中的許多細節,是分析當時社會制度和意識形態的珍貴資料;其四,銘文中所蘊含的書法、美術、文學、文字等價值,勢必受到相關學術界的關注和重視。

  中國明史學會副會長、北京大學明清研究中心研究員毛佩琦認為,關於湯顯祖的文獻記載雖然豐富,但欠缺地下實物的佐證。通過地下實物資料,人們可以更清楚地了解湯顯祖當時生活的狀態、家族繁衍的過程、湯顯祖與家族成員的關係等等。

  吳鳳雛説,在出土的墓誌銘中有一塊是湯顯祖親自撰文並書丹的“兩絕碑”,這在名人墓葬中較少發現。這塊“兩絕碑”是屬於湯顯祖祖母魏夫人的。碑文上説,祖母與顯祖關係親密,在諸孫中最愛顯祖,能讀書,十四歲為諸生,尚為護視臥起,弱而冠,中庚午鄉舉。

  毛佩琦表示,湯氏家族墓園位置的確定對明史研究同樣很有意義。明代歷史雖然大,但最終要落到具體的鄉村、家族和人物身上。研究湯氏家族墓園,能了解這個家族的耕讀文化,以及湯顯祖是如何從世家中走出來成為文學巨匠的,並通過這些分析明代教育、文化、農業等多方面社會發展信息。(記者袁慧晶 朱昊晨 劉茜)

關鍵詞: